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七十九章 滾蛋

第兩千兩百七十九章 滾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我也只是路過那裡,不曾想碰到了這樣的事,當時我的修為只有虛王三層境,神仙打架,我只能遠遠地看著,所以將一切都看在眼中。」楊開補充道。

「什麼?你當時是虛王三層境?」高山流水聞言愣了一會兒,才像是意識到什麼,驚聲喝道。

若楊開所說不假,兩年前他不過虛王三層境,可兩年後的今日他已是道源兩層境,幾乎就是一年一個小境界,這等晉陞成長的速度,簡直太恐怖了。

照這個速度成長下去,明年豈不是道源三層境,後年豈不是帝尊了?

當然,道源境突破帝尊境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可給楊開十年二十年他總可以做到吧?更何況,高山流水還聽聞這小子在四季之地中吞服過一粒太妙丹,晉陞帝尊境的幾率比一般人要高出很多很多。

一想起自己兩人苦苦追尋大半生,也摸不到帝位的門檻,這小子卻在年紀輕輕就有晉陞突破的希望,二老心中都不是滋味了,各種酸甜苦辣湧上心頭,百感交集。

「所以說……」楊開一攤手,「寧遠城之死,與我無關。」

寧遠術皺著眉頭,也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他所言,沉默片刻後,才忽然驚醒道:「那我大哥的東西呢?聽說你之前曾經使用過我飛聖宮的一棟樓船秘寶,那秘寶在何處?還有……我大哥在那拍賣大會上還拍得一隻火系器靈,那器靈又在哪?」

「少宮主說什麼呢,我聽不懂。」楊開斜睨著寧遠術。

「少裝糊塗!」寧遠術大怒,「我大哥死便死了,可他的東西還是我飛聖宮的,本少需要追回。」

楊開撓著臉道:「別這樣啊,飛聖宮家大業大的,一兩棟樓船秘寶又算的了什麼?」

「既然不算什麼,你還給我!」寧遠術大叫。

「哎……」楊開嘆了口氣,道:「好吧,就如實告訴你們,那樓船秘寶……已經毀了。」

「毀……毀了?」寧遠術把眼珠子瞪大,吃驚道:「不可能!那可是道源級樓船,足以防禦帝尊境以下的武者一陣猛攻,不可能如此輕易損毀,那樣的樓船,便是我飛聖宮也沒有幾艘。」

楊開正色道:「正是毀在帝尊境強者手上。」

樓船秘寶確實毀了,被帶走莫小七的鳳姨一擊打成碎片,鳳姨可是帝尊三層境級別的強者,毀個樓船又算得了什麼?後來為了補償楊開的損失,鳳姨便交予楊開一件木舟秘寶,雖然不及樓船龐大恢弘,但勝在簡潔輕便,使用起來還挺方便的。

寧遠術聞言,頓時嘴角一抽:「你到底招惹了什麼人啊!」

高山也驚道:「你與帝尊境強者過招?竟沒死?」

一時間,飛聖宮幾人將楊開驚為天人。

「也不算過招。」楊開臉色一紅,「只是在被蹂躪而已,幸好那位前輩沒有下殺手的意思……」說著,他又道:「再說了,寧遠城死後,那樓船也就成了無主之物,誰撿到就是誰的,我撿的那自然就是我的了,你們還喋喋不休什麼?」

「好!」寧遠術低喝一聲,「就算樓船被毀了,可那火系器靈呢?據說那器靈可是已經生出了自己的靈智!」

楊開嗤笑一聲道:「少宮主都已經說了,那器靈已經生出靈智了,當然是跑啦!」

「跑了?」

「你之前又不是沒見到過生出自身靈智的器靈的厲害。」楊開冷笑一聲,他口中所指,自然是那魔道戰兵的器靈。

聞言寧遠術臉色微變,明顯想起之前器靈發飆的一幕,不由地有些神情駭然。

「這麼說來……什麼都沒了?」高山眉頭一皺。

「還能有什麼?我不是給你們一個交代了么。」楊開輕笑一聲,「至於你們飛聖宮另外一個強者傅斯通……嗯,這人實力強大,我就算說是我殺了他,你們恐怕也不會相信。」

「瞧你也沒這個本事!」寧遠術冷笑一聲,譏諷道:「傅長老之死,段城主已經說過了,乃是被魔氣侵蝕的緣故。」

「這就是了。」楊開一拍手,笑嘻嘻地道:「那咱們的誤會就算是解開了,以後可不要有事沒事地來糾纏我,說我害了你們飛聖宮的人什麼的。少宮主,我瞧你也不錯,日後大家好好相處,還是好朋友嘛。」

一聽他說好朋友三個字,寧遠術不禁有些條件反射般地左右張望,唯恐那魔兵器靈再次殺至。

「這話你說了不算!」高山緩緩搖頭。

「那你們說了算?」楊開臉色一冷。

「我們說了也不算。」流水接道。

「那誰說了算?」楊開表情陰沉。

高山道:「你若真的問心無愧的話,不妨與我等回一趟聖宮,親自向宮主他老人家解釋,由宮主定奪!」

「不錯!」流水也頷首道,「需得回聖宮一趟。」

聞言,楊開一聲輕笑,繞有深意地望著高山,道:「兩位護法,你們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什麼?」

「我願意跟你們解釋這些,非怕你們,懼你們,只是不想平白招惹麻煩,你們愛信不信,但若是再敢無緣無故地招惹我……嘿嘿嘿……」他說著話,臉上滿是笑意,但那眼中卻是一片冰寒。

高山流水莫名地渾身一冷,忽然生出一股及其危險的感覺,不由瞳孔驟縮。

轉念一想,楊開這小子跟青陽神殿高雪婷高長老關係匪淺,人家高長老剛才還當著好多人的面讓他晚上去房間找她,有這層關係在,他們也不敢再對楊開動手,否則激怒了高雪婷的話,他們性命堪憂。

即便是宮主親自蒞臨,怕也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