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八十四章 再臨靈丹坊

第兩千兩百八十四章 再臨靈丹坊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是啊,靈湖宮的天級修鍊聖地,可是真正能媲美星神宮那天級修鍊聖地之所,哪個帝尊境不想去感受一下?若真能有所突破的話,付出再大也值了。」葉箐晗深表贊同,接著道:「不過天級修鍊密室數量不多,只有區區三十間而已。」

「這三十間密室……只怕那些大人是要搶的頭破血流了。」楊開哼了哼。

三十間看似不少,但實則根本不可能夠用。

帝尊境強者雖然不太常見,但放眼整個南域,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除了星神宮的帝尊強者大概對那天級密室沒什麼興趣,其他哪個帝尊境不想在裡面閉關修鍊,參悟玄功?

消息一傳開,三十間如何夠用。

「那是大人們的事了,可不是妾身這等小嘍嘍需要考慮的。」葉箐晗抿嘴嬌笑。

得了楊開的承諾之後,她的心情似乎一直很不錯的樣子。

「那地級密室有幾許?人級密室呢?」楊開再問。

「地級的話似乎是有五百間,至於人級有三千……」

楊開聞言頷首,雖然這個數字聽起來還是很少,有些入不敷出的感覺,但並非每個人都有財力去進入靈湖宮密室修鍊的,那些無力承擔修鍊費用的武者自然只能望洋興嘆*。

不過有這天地人三檔密室,楓林城的收入恐怕要讓人眼紅到髮指的程度,這份收入到時候必定也會為各大頂尖宗門瓜分,楓林城這邊或許會跟著喝點湯湯水水,繞是如此,段元山等人只怕也要一夜暴富了。

「據說……」葉箐晗的聲音忽然低了下來,顯得神神秘秘,「當然。只是據說,靈湖宮密室那邊給各大宗門都留了一些額外的,不對外公開的密室,只要是各大宗門的弟子,便可以免費進入其中,想修鍊多久都行。」

「哦?」楊開眉頭一揚。「還有這等事?」

葉箐晗道:「消息來源說不準,但挺可靠的。畢竟這靈湖宮是由各大宗門牽頭弄出來的,給自家留一點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這個倒是可以理解。」楊開微微頷首。

如今他也算是青陽神殿的弟子了,手上有一塊弟子身份銘牌,如果這個消息真的可靠的話,那他憑藉那身份銘牌應該就能進入密室修鍊,不需要付出任何東西。

「另外,諸大勢力還布置了陣法,將靈湖宮那邊逸散出來的靈氣。引導進了楓林城內,所以現在楓林城裡的靈氣密度比之前要高出不少。」

「這麼回事啊……我就說怎麼感覺有些不對勁。」楊開恍然大悟,這才明白楓林城的天地靈氣為何不減反增,原來是有陣法將靈湖宮的靈氣引導過來的緣故。

這麼一弄的話,楓林城內也挺適合武者修鍊的,雖然無法與靈湖宮相提並論,但對居住在楓林城裡的武者來說卻不啻一個福音。

「用不了兩年,楓林城必會成為南域的大城之一。聽說兩大商會都要在這裡設置分部了呢。」

楊開一笑,道:「有錢賺的地方。豈會沒有兩大商會的身影。」

說話間,兩人已經來到了靈丹坊。

那靈丹坊還是老樣子,小小的一間門面,店鋪內似乎也沒幾個人買東西,只有店小二在張羅招呼著,不見掌柜的蹤影。

自從康斯然被調走之後。楊開就沒來過靈丹坊了,此刻再來,不禁有些唏噓之感。

他頭一次來楓林城時,便是與靈丹坊結下了一些淵源。

「你是……楊大師!」一個驚呼聲忽然傳入楊開耳中,將他從回憶中驚醒。楊開抬頭望去,只見到那店小二一臉激動地望著自己。

「小二哥最近好啊。」楊開笑嘻嘻地打了個招呼。

之前他在靈丹坊煉丹的時候,與這店小二倒是接觸過不少次,所以也不算陌生,只是卻從不知別人的名字。

「好好好!」店小二激動的語無倫次,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有勞大師挂念。」

說完之後,他竟急匆匆地往內跑去,一邊跑一邊喊道:「楊大師回來了,掌柜的,楊大師回來了!」

「他什麼意思?」葉箐晗茫然地望著楊開,不知道這店小二發什麼瘋。

楊開道:「我之前曾在這靈丹坊內煉製過幾個月的丹藥。」

「原來如此。」

「進去吧。」楊開示意了一下,他發現經店小二那麼一喊之後,店鋪內正在選購靈丹的幾位客人都用古怪的目光朝自己望來,招呼了一聲葉箐晗便徑直朝內行去。

走過大堂,還沒進到裡面,迎面便來了一個肥頭大耳,油光滿面,衣著華麗的胖子,這胖子看著四十左右,大肚腩挺的老高,很是富態。

這顯然便是靈丹坊的新任掌柜了,跟以前的康斯然一樣,都只有虛王三層境的修為。

胖子一邊抹著額頭上的汗水一邊急切地道:「楊大師在哪呢?」

話落,一抬頭,便看到了楊開,連忙抱拳道:「靈丹坊周福見過楊大師,有失遠迎,還請大師恕罪。」

楊開抱拳回了一禮,笑道:「是楊某不請自來,周掌柜客氣了!」

兩人才剛說上一句話,又有兩個傢伙從後堂處竄了出來,急吼吼地叫道:「誰是楊大師,哪位是楊大師!」

其中一人左右環顧一下,目光瞬間定格在楊開身上,低喝道:「你便是楊大師?」

楊開瞧了他一眼,發現這人蓬頭亂髮,眼眶深凹,眼珠子里滿是血絲,似乎勞累很久都沒有休息過的樣子,不但這人是如此,旁邊另外一人也是,而且……從這兩人身上,楊開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葯香氣。

楊開立刻明白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