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九十二章 有骨氣

第兩千兩百九十二章 有骨氣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救……救我?」火鬼瞪大正在漸漸失去神採的眼珠子,一臉愕然。

楊開已經一把提住他的衣領,身形晃動間便消失在原地。

荒野之上,血腥味濃郁,遍地都是大戰之後遺留下的狼藉,還有許多斷肢碎肉,場面凄慘無比。

「楊少……」葉箐晗臉色發白地飛了回來,四下打量,卻沒看到楊開的身影,焦急地沖花青絲問道:「這位姐姐,楊少去哪了?」

花青絲與法身對視一眼,嬌軀一晃便來到了葉箐晗身後,伸手化為掌刀,狠狠砍在她的後頸處。

葉箐晗根本沒想到花青絲會對她下手,畢竟在她看來,花青絲跟楊開是一夥的,所以一點防備都沒有,這一掌刀砍下,她頓時軟綿綿地倒在地上。

「你把她幹掉了?」法身嚇了一跳。

「怎麼可能?」花青絲白了他一眼,撇嘴道:「只是打暈了而已。」頓了一下,她一臉狐疑地望著法身,問道:「你做什麼?」

說話的這一會兒功夫,她發現法身走到了死去的風鬼面前,伸手將地上的屍體捏了起來。

法身咧嘴一笑,道:「還能做什麼,這可是大補之物啊!嘖嘖,道源三層境呢。」

花青絲聞言俏臉一下發白,似是想起了什麼,驚呼道:「你又要施展那邪?惡的功法吞噬他的血肉精華了?」

法身道:「廢物利用而已。」

「令人作嘔,別在我面前弄,要不然跟你絕交!」花青絲一臉嫌棄地道。

就在這時,楊開忽然一個閃身,重新出現在荒野之上,沖法身和花青絲招手道:「都回來。」

說完之後。他又看了看暈倒在地上的葉箐晗,似是有所明了,頷首道:「打暈了也好。」

他伸手一招,便將葉箐晗吸進了玄界珠內,同時打開玄界珠的界口,讓花青絲和法身進入其中。

小玄界內。葯園旁,楊開與法身重新現身。

火鬼此刻氣息萎靡,生機暗淡,眼看著是不活了,插在胸口處的血刀兀自矗立,鮮血不斷地從傷口處流淌出來,雖然狼狽,他卻在譏諷大笑:「本座已受致命之傷,這普天之下除了少數幾種只存在於傳說中的療傷聖葯。無人可以救得活我!我勸你還是別白費心機了,咳咳……」

他一邊說一邊咳,嘴角鼻孔中全是鮮血。

楊開哼道:「讓你恢復如初大概是不可能,但是吊住你的性命肯定是沒問題的。」

他徑直地來到火鬼面前,伸手捏開了火鬼的嘴巴,然後取出大把療傷靈丹,直接倒了進去。

火鬼倒也是硬脾氣,依然不肯妥協。只把腦袋搖的像撥浪鼓,但如今他修為被封。又如何能拗得過楊開,只是掙扎了一會兒,便不得不將那些靈丹吞咽入腹。

他的目光怨毒至極,眼中滿是譏諷之色,顯然是覺得以楊開的手段根本不可能吊住自己的性命,因為他清楚地感受到自己生機的流逝速度。那種生命慢慢離開軀殼的感覺雖然讓人不寒而慄,但總好過落到敵人手上飽受折磨。

在他的注視下,楊開盤膝坐在他的面前,雙手掐訣,一掌朝他胸口處按來。

那手掌按在血刀之上。直接將插在胸口處的血刀震的灌體而出,帶出大片鮮血,火鬼也是忍不住悶哼一聲,身軀劇烈搖晃,只覺得自己馬上就要死了。

但是下一刻,火鬼卻是神情一振,因為他感覺到一股濃郁而精純的生機,從外界灌入而來,湧進自己的身軀,讓瀕臨死亡的自己慢慢地從鬼門關退回。

胸口處的傷勢酥酥麻麻,竟不再流血,流逝的生機也在這一瞬間得到巨大的補充。

他瞪眼望去,只見旁邊葯園中,一株高不過半人左右的蔥翠樹木,散發著碧綠的氣息,那氣息肉眼可見,正被楊開施展秘術牽引著,朝自己體內湧入。

「這……這是什麼!」繞是火鬼知道自己遲早必死無疑,也依然震驚的渾身顫抖,因為他竟從那顆小樹上感受到了難以想像的生機,正是這顆小樹上散發出來的碧綠氣息作用在自己身上,才避免了自己馬上死亡的命運。

他瞬間怔在原地,意識到這顆小樹必定大有名堂。

「不老樹,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楊開沖他咧嘴一笑,笑容之中滿是邪?惡的味道。

「不老樹?」火鬼身軀一抖,震愕地望著楊開,大叫道:「你放屁!不老樹乃天地孕育而生,擁有活死人肉白骨之功效,傳聞若將不老樹煉化,便可成就不死不滅之身,這等神物,你怎擁有……」

「知道的還挺多啊。」楊開嘿然一笑。

「這是不老樹?你騙誰呢?」火鬼不屑一顧。

「信不信隨你。」楊開瞧了他一眼,邪笑道:「都有力氣來跟我吵架了,不錯不錯,看樣子一時半會是死不了了。」

此言一出,火鬼立刻啞火,表情變幻不已,神色精彩紛呈。

他駭然發現,單單只是這小樹上散發出來的碧綠氣息便讓自己的傷勢有好轉的跡象,不再流血,遠離死亡的厄運,若是能將那小樹上樹葉吞服下去……豈不是說自己立刻就能生龍活虎,傷勢復原?

這個念頭一出,火鬼徹底驚在原地,額頭上一片冷汗滾落下來。

儘管他不願相信,可從自身的切實體會來看,這小樹還真有可能便是那傳說中的不老樹!

「咕咚!」

火鬼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目光一下子變得火熱起來,死死地盯著那不老樹。

楊開卻已不再管他,而是沖法身道:「此人交給你了,務必問出點什麼來。」

「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