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九十三章 天鶴城

第兩千兩百九十三章 天鶴城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就在楊開心情煩悶之時,背後忽然傳來一陣嚶嚀之聲,他扭頭望去,便見到葉箐晗皺著眉頭,歪坐在木舟之上,一臉茫然的表情。

她似乎還有些弄不明白眼前的狀況。

不過很快,她便想起了昏迷之前發生的事情,猛地站了起來,嬌呼道:「楊少!」

「你醒了!」楊開瞧了她一眼,淡淡道:「先不要亂動,查探一下自身有沒有大礙。」

葉箐晗聞言頷首,閉眸審視了下自己的情況,片刻後睜開眼帘道:「沒有什麼。」

她不過是被花青絲給打暈了過去,雖然之前被雷鬼自爆衝擊,但也沒受什麼嚴重的傷勢,只是氣血有些不穩的跡象而已,服用一些丹藥便可康復。

「楊開,之前的那個姐姐和那個大石頭人呢?」花青絲左右觀望,並沒有發現花青絲和法身的蹤影,不禁狐疑問道。

楊開道:「什麼姐姐和石頭人?」

「就是那個……」葉箐晗正想描述一番,卻忽然間黛眉緊皺,表情古怪道:「難道……那真是幻覺?」

她此刻再回想花青絲和法身出現的場∧面,總覺得一切都是那麼的不真實,頓時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中了幻術,那個少婦和石頭人都不是真實存在的了。

「先前我對付四鬼用了一種瞳術,你大概是出現幻覺了。」楊開答道。

「原來如此!」葉箐晗呼出一口氣,自嘲一笑,「楊少果然神通廣大,妾身卻沒能幫上一點忙,真是慚愧!」

「沒什麼,血刀四鬼不是易於之輩。你若真的強行插手,現在只怕已經死了。」

葉箐晗聞言一身冷汗,又一次認識到自己與楊開之間的巨大差距。

那血刀四鬼可是道源三層境級別的強者,四人聯手之下施展合擊秘術,便是帝尊境都可以鬥上一斗,但在楊開手上卻盡乎全軍覆沒。

如此戰績。足以傲人。

同是道源兩層境的修為,葉箐晗卻發現自己與楊開之間的實力差距簡直猶如雲泥之別,一時間不禁心情低落起來,嚮往著若有哪一日自己也能有楊開這樣的力量那該多好?

她苦笑連連,伸手摸了一下後頸處,卻發現那裡微微疼痛,頓時怔在原地。

回想起之前那個少婦打暈自己的一幕,葉箐晗彷徨極了,實在不知道先前所見到底是幻覺還是真實。

一路無話。

葉箐晗似乎也發現楊開自遭遇了四鬼之後心情不太好。所以也沒去煩他,只是指引著方向,閑暇之時便在木舟上打坐休息。

足足十餘日之後,兩人才遙遙地看到一片連綿的山脈。

葉箐晗這才從木舟上起身,一臉雀躍地指著前方的山脈道:「楊少,這便是千葉山了,我們千葉宗就坐落在此山之內,用不了半日便可抵達。」

「嗯。」楊開隨口應了一句。

葉箐晗笑道:「我且傳個訊息給爹爹。免得他擔憂。」

她這一趟外出也耗費了好幾月的功夫,孤身一人在外。總會讓親人擔憂的,如今平安返回,第一時間便想著要報個平安。

楊開也沒理會她,只是坐在木舟前方,靜觀四周。

葉箐晗取出傳訊羅盤往內灌入訊念,不大一會兒。羅盤忽然嗡鳴一聲,似是有了迴音。

葉箐晗檢查一番之後,黛眉忽然皺了起來,一臉不高興的表情。

楊開察覺她神色有異,開口問道:「怎麼了?」

葉箐晗噘嘴道:「我爹竟然讓我代表千葉宗卻參加天鶴城城主的納妾典禮!真是給他氣死了。」她埋怨道:「早知道不告訴他我回來了。也省了這麻煩事。」

「你似乎很不樂意去啊。」楊開微笑地望著她。

葉箐晗冷哼道:「忘主之人的事,我才不稀罕攙和,他納他的妾便是,爹爹也是的,給他這面子做什麼,竟還派人去參加這勞什子典禮。」

楊開神色一動,道:「你們千葉宗跟這個天鶴城城主有過節?」

葉箐晗一臉冷色:「那傢伙就是個忘恩負義之徒,當年他能坐上這個城主之位,全是我千葉宗扶持的功勞,如今翅膀硬了,另尋了一個後台,便不把我們放在眼中了,還排擠我們千葉宗在天鶴城的諸多產業,小人一個!」

楊開對這些事並不是太感興趣,所以隨便問了一下之後便沒再答話。

葉箐晗似也意識到了不妥,吐了吐舌頭道:「楊少不好意思啊,妾身失言了。」

「無妨,這世上總有一些慳吝之輩讓人生氣。」楊開擺了擺手。

「楊少你稍等,我跟爹爹說一聲,先帶你回宗安置一下。」葉箐晗說著,便又要往那傳訊羅盤內灌入神念。

「不用了。」楊開咧嘴一笑,「我隨你一道吧,省的麻煩,就當散散心。」

葉箐晗聞言一喜,道:「多謝楊少了,怠慢之處還請楊少恕罪。」

「無妨的。」

說話間,兩人當即調轉方向,朝那天鶴城行去。

天鶴城便在距離千葉山腳下三千里的地方,城池雖然不算太大,但比起楓林城可要好多了,算得上是一個中等城池。

據葉箐晗所說,天鶴城的城主府約莫有十幾位道源境強者,城主駱津更有道源三層境的強大修為,與附近的一些中等實力宗主門主修為相當。也正是如此,才能坐穩天鶴城城主之位。

楊開和葉箐晗抵達城門之時,便見到城門處熙熙攘攘,一輛輛馬車滿載著貨物,等待進城,那馬車之上儘是一些奇珍異寶,楊開甚至還嗅到了一些丹藥和靈草的味道。

而看那馬車之上喜氣洋洋的裝飾,這些馬車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