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九十四章 羞辱

第兩千兩百九十四章 羞辱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杜憲問這話的時候一臉奇怪的表情,不知道楊開這個陌生人怎麼跟葉箐晗待在一起,但也沒有表現出太多的敵意。,其他千葉宗的弟子亦是如此,都好奇地打量楊開。

楊開微微一笑,抱拳道:「在下楊開,見過杜兄。」

葉箐晗接道:「楊少是我請來的貴客,本是要回宗面見爹爹商議要事的,卻在半路上被爹爹分派了來天鶴城的任務,不得以只能先來此地,各位師兄師弟切莫怠慢了!」

她語氣嚴肅,搞的楊開好像是什麼大人物一樣,杜憲與那巫馬對視一眼,心中愈發疑惑不解了。

神念放出,發現楊開也只有道源兩層境的修為而已,穿著不算華貴,一看就不是出身什麼大勢力的弟子,這樣的一個人,如何得葉箐晗如此重視?

心中雖有疑惑,但兩人倒也拾取地沒有多問什麼,只是微微頷首。

「你們既然來了,那咱們就先進城吧,那老東西的納妾典禮是明日對吧?」葉箐晗望著杜憲問道,也沒有要跟自家的師兄弟明確解釋一下的意思,畢竟她此次請楊開回去修復那跨界空間法陣事關重大,越少人知道越好,這事她都還沒來得及稟告葉恨。

杜憲這才將注意力從楊開身上收回,臉色微變道:「葉子,慎言!」

說話間,他左右觀望了一下,眾人如今所在的地方就在城門外三百丈,萬一這話叫天鶴城的人聽了去,只怕又是一場麻煩。

葉箐晗撇了撇嘴:「叫他一聲老東西算是客氣的了,都土埋半截脖子的人了,竟還敢學人納妾,也不知道哪個不諳世事的小姑娘被他給騙了。」

巫馬苦笑道:「也不一定是被騙了。說不定是逼不得已。這些年這位城主大人可是頻頻納妾,卻一直沒有子嗣,也不知道身子骨吃不吃的消……嘿嘿嘿……」

「報應!」葉箐晗一臉暗爽的表情。

杜憲揉著額頭道:「好了好了,都少說兩句,我們這次是來祝賀的,不是來找麻煩的。臨行之前師尊說了,此番來天鶴城絕對不要招惹什麼麻煩,因為這一次周邊各大勢力都會來人。」

葉箐晗噘嘴不語,一臉不樂意的表情。

杜憲沖楊開一笑,道:「讓楊兄笑話了。」

「無妨。」楊開擺了擺手。

「收拾一下都進城吧!」杜憲沖其他人吆喝一句,眾人這才稍稍整了下衣衫,在他的帶領下朝城門處行去。

千葉宗的賀禮都放在空間戒里,自然也沒什麼好整理的,只有那些渴望著巴結駱津之人。才會用馬車承載賀禮,因為如此一來旁人就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們到底送了什麼重禮,不但能讓城主府方面滿意,面子上也有光彩。

城門處人很多,千葉宗幾人也沒有要插隊的意思,只是靜靜地排成一列,等候進城。

期間葉箐晗不斷地跟楊開表示歉意,唯恐惹他不快。

楊開的手段旁人不知道。葉箐晗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

血刀四鬼就在十日前被楊開殺的全軍覆沒,那日場景歷歷在目。若是楊開不願意排隊強行入城的話,城門處的守衛肯定也無法阻攔他,但必會為千葉宗帶來禍端。

好在楊開似乎很悠閑的樣子,沒有絲毫煩躁之意。

杜憲和巫馬的表情愈發狐疑了,他們實在是想不明白葉箐晗為何要如此小心謹慎地對待楊開,那小心翼翼的態度。就好似在與一位帝尊境強者相處一樣。

隊伍前進的速度很快,前後不過半盞茶功夫,便輪到了千葉宗等人。

那在城門處負責檢查貨物和來往人員的武者一見葉箐晗,便咧嘴一笑,抱拳道:「原來是千葉宗葉小姐駕臨。真是有失遠迎,失禮了!」

這人相貌無奇,看起來極為普通,年紀約莫四十左右,身上衣衫喜慶至極,面上堆起笑容,但那笑容卻給人一種極為虛假的感覺。

他的實力倒也不弱,足有道源一層境的程度,看樣子在這天鶴城中也是身居要職。

看守城門的事物一般輪不到這種強者,但今日不同,周邊各大勢力的武者都會在今日提前抵達天鶴城前來祝賀,天鶴城方面自然得派一個上得了檯面的武者在此恭候。

此人便是這樣一個存在。

聽他說話的語氣,顯然是認識葉箐晗的。這也不奇怪,據葉箐晗所說,天鶴城城主之所以能坐穩位置,全是千葉宗在暗中扶持的功勞,由此看來,天鶴城的人以前跟千葉宗肯定有許多交集,葉箐晗身為千葉宗宗主之女,此人自然不會陌生。

葉箐晗臉色冷如冰霜,淡淡回道:「司明長老有職務在身,無需客氣。」

那叫司明的中年男子聞言一笑,道:「多謝葉小姐體諒,城主納妾典禮葉小姐能夠光臨,是天鶴城之榮幸,城主大人知道了必定會歡喜的,葉小姐請!」

說話間,他伸手示意了一下,做了個請的手勢,也沒有要為難葉箐晗的意思。

葉箐晗自然不跟他客氣,徑直朝城內行去。

緊跟在葉箐晗身後的杜憲等人正要進去之時,司明卻是忽然把手一揮,身形晃動間擋在杜憲面前,冷喝道:「做什麼做什麼,想強闖入城么?」

杜憲聞言眉頭一皺,前方行走的葉箐晗也頓住步伐,扭頭回望。

司明叫囂道:「你們膽子不小啊,沒經過本座同意便想入城?這是沒把我天鶴城放在眼中啊。」

杜憲面露不快之色,沉聲道:「司明長老,你是老眼昏花了,還是真的眼瞎了,沒看到我們是跟少宗主一起來的么?」

「你小子還敢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