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九十六章 心悸

第兩千兩百九十六章 心悸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相聚不如偶遇,葉子,一道進城如何?本少月初新得了一壺上好的碳血黑茶,正愁找不到人品鑒品鑒,可否賞臉?」邱雨一轉身,笑吟吟地望著葉箐晗,發出邀請。●⌒,.

葉箐晗冷冷道:「道不同,不為謀!」

話落,她沖杜憲等人招呼道:「師兄我們走!」

杜憲輕輕頷首,彷彿打了勝仗的將軍一般,沖邱雨微微一笑:「邱公子那黑茶,自己留著慢慢喝,可別嗆著了!」

「呵呵,多謝杜兄關心!」邱雨不惱,笑著回道。

不大片刻,千葉宗等人便齊齊入城,邱雨似乎也覺得有些沒意思,帶著那兩個老者走進城內,消失在人海之中。

「那邱雨是什麼來頭?看起來很了不起的樣子啊。」進了城內,楊開好奇地問道。

葉箐晗嘆息一聲,回道:「他是天照宮的少宮主,天照宮向來與我千葉宗不對付,一直想排擠我們,但卻沒有機會。但是聽聞天照宮宮主邱澤正在閉關衝擊帝尊境,若是他真能成功的話……」

說到此處,葉菁晗面露憂色。

杜憲道:「天鶴城如今與天照宮也是狼狽為奸,若是邱澤真的晉陞到帝尊境,那我千葉宗日後前景堪憂。」

聽到這裡,楊開豁然開朗,意識到天鶴城新找的靠山大概就是那天照宮了。

巫馬道:「帝尊境哪是那麼容易突破的,說不定邱澤那老匹夫在突破關口走火入魔而亡。」

眾人都聽的出來,這是他的詛咒,但是邱澤既然敢衝擊帝尊境,那必然是有一定把握的,萬一真的突破成功的話。千葉宗真的就麻煩了。

「此事師尊自有考慮,我們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杜憲見師兄弟們情緒不高,連忙安撫了一下。

天鶴城,一棟名為「天傀樓」的店鋪前,千葉宗幾人停下了步伐。

葉箐晗沖楊開解釋道:「這裡是我千葉宗在天鶴城最大的產業,楊少若是不嫌棄的話可在此地小住兩日。待明日納妾典禮過後,妾身便陪同楊少返回宗門。」

「可以!」楊開望著那建造恢弘,裝飾豪華的天傀樓,微微頷首。

能看的出來,這天傀樓以前必定是生意火爆,因為在這樣一個黃金地段建造了這樣一個商鋪,生意必定差不到哪去,極有可能是門庭若市,來往商客如過江之鯽。

只可惜時過境遷。如今這天傀樓竟是門可羅雀,裡面空空蕩蕩,只有擺放在貨架上一些貨物,落滿了塵埃,一個小二打扮模樣的小廝正在櫃檯後方小睡,也不知道夢到啥好事了,不斷地發出呵呵的傻笑聲,口水都順著嘴角流了下來。

「這生意……很寒酸啊。」楊開一臉唏噓。

葉箐晗苦笑道:「若是哪家店鋪前每天都有一些凶神惡煞的傢伙堵著。打著城主府的招牌給過往客人施壓,只怕也沒人會來買東西。」

聽她這麼一說。楊開這才發現就在天傀樓前方不遠處,有幾個一臉猙獰的壯漢,正冷笑不迭地注視著天傀樓的門口,似乎準備隨時行動的樣子,不過一見到葉箐晗等人衣服上那屬於千葉宗的標示,卻又臉色微變。轉開了目光。

楊開輕笑一聲:「你們宗門在這天鶴城混的也太不如人意了吧。」

葉箐晗面色一黯:「形勢不如人……楊少先裡面請吧。」

楊開微微頷首,在葉箐晗的帶領下走進店鋪內。

杜憲和巫馬等人你瞧瞧我,我瞧瞧你,都一腦袋霧水,這一路行來。他們也看出來了,葉箐晗似乎極為重視楊開,簡直將他當成了座上之賓,處處恭敬有禮,但無論他們怎麼看,楊開也不過是個道源兩層境級別的武者而已,實在想不明白他到底有什麼能力讓葉箐晗如此小心翼翼地對待。

但此刻顯然不是多問的時候,幾人進了店鋪,巫馬一個箭步上前,竄到那櫃檯前敲了幾下,將正在酣睡的店小二喚醒。

小二哥應該也是千葉宗弟子,只不過修為不高,地位很低,一見葉箐晗等人,頓時嚇得魂都沒了,臉色發白,一個勁地低頭認錯。

葉箐晗不耐地揮手道:「叫你們掌柜的安排幾間上房出來。」

「是是是,小的這就去喚掌柜的,大小姐你們且稍坐片刻。」小二哥如蒙大赦,屁滾尿流地往後堂跑去。

少頃,一個半大老者從後堂快步行出,來到葉箐晗等人面前行禮作揖,將幾人帶至後堂安置下來。

那納妾典禮是明日舉行,所以今日並沒有什麼事,葉箐晗將楊開妥善安置好之後便回到了自己的廂房,靜靜地等待片刻後,便聽到了輕輕的敲門聲。

她蓮步輕移,打開房門,正見杜憲一臉笑容燦爛地站在門口處,頓時臉紅起來,扭捏一陣將他迎進房內,情話綿綿。

……

廂房內,楊開打坐休息。

這一趟隨葉箐晗來天鶴城不過是機緣巧合,所以他也就既來之則安之了。

可不知道為什麼,今日他總是有一些心緒不寧,冥冥之中似有什麼事要發生的樣子,讓他根本無法安心入定。

這情況還是會頭一次發生,以前修鍊的時候楊開根本沒遇到這種事。

他不敢大意,一遍遍地用神念審視自身,唯恐自己修鍊不當出現什麼隱患或者滋生心魔之類的。

但無論檢查多少次,都沒有發現什麼問題,反倒是那種焦躁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嚴重了。

他皺眉思索,發現這種感覺似乎是從自己一進天鶴城之後便出現了,似乎在這天鶴城內,有什麼影響自己的東西存在。

這種感覺來的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