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兩百九十七章 酒樓風波

第兩千兩百九十七章 酒樓風波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不但如此,他還忽然覺得渾身一輕,整個人一下子變得神清氣爽,精神奕奕起來,體內源力流動的愈發迅猛。

察覺到這一點,楊開微微一怔,不過很快反應過來,這應該是自己心境上有了一些突破的緣故。

他頓時喜形於色。

看樣子選擇出來逛逛還真是個明智的決定。

若是先前一直在天傀樓內打坐修鍊的話,說不定會鑽什麼牛角尖,根本不會有這樣的機緣。

等不多時,店小二便送來了上好佳肴和美酒,這店小二雖有吹噓的嫌疑,但這酒樓里的酒菜也確實不錯,所有食材都不是凡物,蘊藏了極大的能量,若真的常年服用,理論上是可以增進修為的。

不過這種增進很微小,不如刻苦修鍊來的紮實精純。

所以說,武者一般不會選擇這種方式來提升修為,且不說每日在這裡消費需要耗費大量的源晶,所得到的成長也極為有限,還不如老老實實打坐修鍊去。

但楊開也沒有要與店小二仔細較真的意思,稱讚了他幾句,打賞了一些源晶便讓他退下了,獨自坐在那裡自飲自酌著。

這酒樓三樓處也都坐滿了客人,或三五成群,或兩兩成雙,如楊開這樣獨自一人的並沒有幾桌。

這些人喝的興起,自然也都在高談闊論,說著各地人情風土,奇聞異事。

楊開聽在耳中,倒也覺得有些意思。

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或許是男人本色的緣故,這話題說著說著,便說到了城主駱津準備新納的妾室身上。

「說起咱們這城主大人,嘿嘿,別看他年紀一大把,可是享盡人間之福了!」

「那是,城主大人已有十四房妾室,算上明日那位,可就是有十五之數了,也不知道城主大人這精力能不能跟的上啊,哈哈哈哈!」

「美人獨守空閨可是及其殘忍的事,駱大人若不能均散雨露,這城主府後宮只怕是要鬧翻天啊。」

「怎麼?聽這麼兄弟話里的意思,是有什麼想法?」

「嘿嘿,豈敢豈敢,只是隨口說說而已。」

「某聽你的口氣極為可惜,還以為你想替城主大人他老人家……嘿嘿嘿……」

「若有這機會的話,倒也未嘗不可一試,俗話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啊!」

「你們兩個喝多了吧?說話嘴上沒個把門的,小心隔牆有耳,禍從口出!」有人忽然冷哼一聲,暗暗提醒。

這正在高談闊論的兩人聞言臉色一變,都訕訕道:「確實喝多了點,先前我有說過什麼?」

「沒有吧,我也沒說什麼。來來來,喝酒喝酒!」

一時間,話題忽然被轉開。

不過沒一會兒,又有人道:「話說回來了,城主大人那十四位夫人,似乎個個都是國色天香,傾城傾國啊,做人做到駱大人這份上,真是此生無憾。」

「誰讓人家是城主大人呢?不過聽閣下這話的意思,似乎是曾見過那些城主夫人?」

「不錯,城主大人將那些夫人都雪藏在城主府中,即便外出也是黑紗照面,隔絕容顏,護衛開道,朋友如何見到的?」

那人微微一笑,道:「嘿嘿,在下自然是沒這個眼福了,只是在下有一侄女,在城主府中做奴婢,貼身服侍那些城主夫人,聽她所言,那些城主夫人無不是顛倒眾生之色,尤其是那位新來的城主夫人,似尤為出眾,頗得城主大人的喜愛啊。」

「哦?連那位新城主夫人的資料都有?快來說說,她是什麼樣子?」

「正是正是,我等也都好奇呢。」

那人微微一笑,道:「說一說自然是沒關係,只不過在下這一桌酒錢……」

「我給你包了,小二,再上幾壺最好的酒來!」有人忽然大喝。

那人微笑抱拳,道:「朋友爽快,既如此,那在下就隨便講講。」

說話之時,他一抹嘴巴,將那新來的城主夫人容貌描述一番,這人口才倒也極好,一通講述之下,眾人似能看到一個裊裊娉娉,婀娜多姿,媚態叢生,搔首弄姿的女子從虛空之中徐徐朝自己走來,一時間都流露出色授魂與的表情,更有幾人險些連口水都流了下來。

「哼!」就在這時,忽有一人重重地冷哼一聲,將手上的酒杯重重地摔在桌子上,發出一聲巨響。

眾人遐想被打斷,都有些惱怒地朝那人望去。

楊開也正聽的得勁,察覺到這一動靜連忙朝聲音來源之處望去,赫然見到一個批發壯漢獨坐一桌,渾身酒氣,一臉桀驁兇狠之色。

神念掃過,楊開發現這人竟只有虛王三層境的修為而已,而且似乎最近不久前才受過傷,體內氣息不穩,右邊一隻眼也不知怎地被人刺瞎了,沒有黑瞳,只有白仁,配合他那猙獰粗狂的相貌,讓人瞧著不寒而慄。

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此刻這獨眼壯漢一臉憤怒之色,那酒壺捏在手上都被捏碎了,香噴噴的美酒順著手指往下滑落。

「我道是誰,原來是下山虎柴兄啊。」那先前說話的人輕笑一聲,說完之後又拍了拍自己的嘴,道:「不對不對,應該是……獨眼虎才對!哈哈哈哈!」

他毫不掩飾自己的譏諷和嘲弄之意,其他人也都跟著大笑起來,似乎這個柴姓男子並不討人喜歡。

「柴兄,我很好奇,你這眼睛到底是誰給戳瞎的?」那人笑完之後又問了一句。

柴虎悶哼一聲,也沒有回答的意思,只是坐在那裡,神情猙獰,翻著一隻白眼瞪著那人道:「不要在這裡信口雌黃,否則我撕爛你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