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零二章 你要你就拿嘛

第兩千三百零二章 你要你就拿嘛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翌日,城主府,府內上下張燈結綵,管樂齊鳴,熱鬧非凡。

今日乃天鶴城城主駱津納妾典禮之日,四方來賓盡皆全來祝賀,一輛輛滿載了賀禮的馬車絡繹不絕,在城主府下人的指引下朝後院處駛去,由專門之人記載,分門別類,收入庫房。

整個城主府內的人,皆都是笑逐顏開,好似自己成親了一樣。

城主府門口,有英俊小廝和美貌婢女迎接過往來賓,分列兩排,個個臉上溢滿笑容,彬彬有禮。

凡有客人到來,便有司儀高呼來人門派所屬,引萬眾矚目。進了城主府內,自有人率領前往內堂,按身份地位不同,被安排在不同位置的席筵上。

那幾個如日中天,實力雄渾的宗門代表自然是被安排在最前方的位置,接下來才是其他稍次一些的宗門或者家族,越往外,代表的身份越低。

對這樣的安排,沒人敢有什麼異議,有多大的本事,坐多靠前的位置,各家各派有多少分量,每個人心中都有數。

城主府的安排肯定早就已經擬定好了的,自然不會引發別人的不快。

楊開隨著千葉宗等人來到此地,好奇地打量四周。

他還是頭一次參加旁人的婚禮,雖然只是個納妾典禮,但這也是關係到一輩子的大事了,瞧的頗為新奇。這熱鬧喜慶的場景,讓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蘇顏,夏凝裳,扇輕羅和雪月等人。

內心深處好一陣自責,在當年離開故鄉星域的時候,就應該好好地操辦一場,讓她們感受一下身為女人該有的幸福。

如今想來,倒是自己虧欠了她們很多。

今日他本不想來此的,只是葉箐晗幾次相邀,楊開又免得她胡思亂想,唯恐自己不告而別,索性便隨著千葉宗幾人一起過來了。

杜憲等人也從宗門內帶了一些賀禮過來,雖不算多麼珍貴之物,卻也數量不少,早在進來之前就已經由馬車裝載,交由城主府的下人安放到後堂去了。

隨後才在另外一個下人的帶領下,進入這舉行典禮的內堂。

內堂面積頗大,安置了上百張酒桌也不顯擁擠,千葉宗等人到來之後,裡面已經熙熙攘攘,各門各派的強者們或自飲自酌,或三五成群地聚集在一塊兒高談闊論,哈哈大笑,這種場合,正是許多勢力聯繫彼此感情,增進彼此交流的好機會。

那在前頭領路的下人帶著葉箐晗等人來到居中位置的一張酒桌前,微笑道:「諸位大人的位置就在這裡,且請稍作片刻,典禮即將開始。」

說完之後,這人便要離去。

巫馬聞言,面上閃過一絲不虞之色,一把揪住了那下人的衣領,低喝道:「我們的位置便在這裡?你確定?」

這張酒桌的位置並不在前方,反而有點中間靠後。此地周圍的十幾張酒桌,除了千葉宗之外,剩下的全都是一些小家族和小宗門了,族類宗內可能只有一個道源境的那種,與楓林城幾大家族的實力相當。

千葉宗雖然沒有帝尊境強者坐鎮,但道源境卻有不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被安排在這裡,即便不是最靠前的幾桌也絕對差不到哪去。

如此安排,顯然是一種輕視與侮辱。

那下人被巫馬嚇了一跳,驚慌道:「小的只負責將客人引到相應的酒桌上,其他的一概不知啊,大人饒命,大人饒命!」

「巫馬放手!」杜憲眉頭緊皺著,淡淡地吩咐一聲。

「師兄……」巫馬似乎還想說什麼,卻見杜憲朝他打了個眼色,他扭頭四望,正見到不少人瞪大眼珠子望著自己,赫然是他的動作已經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既來之,則安之!」杜憲輕聲道。

巫馬聞言,這才一咬牙,恨恨地鬆開那人的衣領,卻依然一臉不忿之色。

「先坐下吧,叫別人看著成什麼樣子。」葉箐晗皺了皺黛眉,率先落座。

其他千葉宗弟子也都安靜地坐了下來,可一個個臉色都不是很好看。

巫馬咬牙道:「師兄師姐,他們分明是給我等難堪啊……你們怎忍的下去?」

杜憲望了他一眼,道:「忍不下去又如何?你是掀了這裡還是要是要殺了那老匹夫?」

巫馬嘟囔道:「我也沒這麼說啊,可是這麼多人看著他們把我們安排在這麼落後的位置上,分明就是故意的。」

葉箐晗道:「誰叫這裡是人家的地盤呢,鬧起來的話對我們沒好處的。」

杜憲冷哼一聲:「這個啞巴虧,駱津是算準了我們定會吞下去的,記住今日之恥,改日雙倍奉還便是。」

巫馬一臉憤憤,卻也知道沒法再改變眼前的局面了,只是四周武者望著此地的怪異眼神和那竊竊私語之聲,讓他總有一種在嘲笑自己等人的感覺,一下子如坐針氈,渾身都不自在了。

而就在這時,杜憲忽然悄悄地捅了一下葉箐晗的胳膊,低聲道:「自從你進來之後,有人一直在看著你呢。」

「誰啊。」葉箐晗一臉疑竇之色,扭頭四望,一下便看到了坐在最前方的一桌的邱雨,果然見他正目光灼灼地盯著自己不放。

她忙啐了一聲:「別瞎說,他哪裡有看我。」

杜憲嘿然一笑:「不看你,那是在看誰!葉子師妹天香國色,邱雨這小王八蛋如何能抵擋住你的魅力。」

葉箐晗紅著臉嗔道:「越說越沒正經了,你可是大師兄,要為人表率!」

杜憲不禁訕訕一笑。

葉箐晗瞧他模樣,卻是滿臉的甜蜜,她哪裡不知道杜憲這是在吃醋?

巫馬這時忽然插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