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零三章 沒義氣

第兩千三百零三章 沒義氣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我家公子有請小兄弟過去一趟,有要事相商。」李姓老者按捺著心中的不快,沉聲說道。

「不去!」楊開想都沒想,直接回絕。

一言出,滿座皆驚。

四周正在好奇看熱鬧的武者們更是瞪大眼珠子,愕然地望著楊開,心想這傢伙也不知道是千葉宗的什麼人,竟如此大派頭,連邱雨的邀請都敢直接回絕。導致原本喧鬧的內堂,竟陡然安靜了片刻。

李姓老者同樣沒想到楊開竟拒絕的如此乾脆,一張老臉頃刻間拉了下來,沉聲道:「這位小兄弟,看你年紀輕輕地,耳力卻是不好使啊,老夫再說一遍……」

楊開嘿嘿一笑,打斷他道:「你說一百遍我也不去,沒見我正忙著么?」

說話間,他又拿起一個靈果讓嘴裡塞去。

李姓老者的臉一下沉了下來,道:「小兄弟可要想清楚了再回答。」

楊開眉頭一揚,桀驁道:「怎麼?威脅我啊?這可是城主大人的納妾大典,你敢在這裡鬧事,信不信我稟告城主大人,讓他把你轟出去?」

他這一嗓子喊的不小,讓更遠處的賓客都好奇朝這邊張望過來。

李姓老者額頭上頓時出了一片冷汗,好一陣尷尬惱火,雖說他也不是很懼怕駱津,但在這眾目睽睽之下若是做出什麼強人所難,恃強凌弱之事,只怕也會損傷天照宮的名譽和名聲。

楊開繼續咬著靈果,嘴裡含糊不清地道:「老大不小的年紀了,還經常惹人生氣,你這一輩子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噗……」葉箐晗本拿起水杯抿了口水來掩飾面上的快意,聞言直接將一口水給噴了出來。

「你……」李姓老者勃然大怒。

楊開哼道:「別你你我我的,邱雨要想跟我說話。叫他自己過來,搞清楚了,是他找本少,不是本少找他!」

說完之後,一臉嫌棄地小聲嘀咕了一下:「真是有病,也不知道哪來的優越感!」接著繼續跟面前的果盤奮鬥起來。

「小子你很好。老夫記住你了!」李姓老者著實被氣的夠嗆,聞言一拂袖,憤而離去,他好歹也是道源三層境強者,深受天照宮宮主賞識,今日卻被一個青年當眾這般羞辱訓斥,若非心中有所顧忌,不想把事情鬧大,早就按捺不住出手教訓一下楊開了。

但今日之恥。他自然是記在心中,直等這邊納妾典禮完畢,便要楊開好看。

李姓老者離去之後,巫馬立刻雙眼冒光地望著楊開,一臉振奮道:「楊兄,我太喜歡你了!」

楊開渾身一個激靈,臉色有些發白地望著巫馬,吞了口口水道:「我只對女人感興趣!」

巫馬頓時滿臉囧色。道:「楊兄,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想說……你剛才的做法,太讓人解氣了!」

自昨日進城開始,巫馬就憋了一肚子惱火,可剛才的那一幕,卻讓他瞧在眼中,爽在心裡。千葉宗的弟子有諸多顧忌。無法如楊開這般率性行事,只能在此忍辱負重,可楊開卻無需顧慮太多,想幹什麼便幹什麼。

杜憲雖然也是一副解恨的模樣,但卻有些憂心忡忡。畢竟楊開當眾羞辱了李姓老者一番,天照宮那邊也不知道會不會善罷甘休,更何況如今天照宮和天鶴城沆瀣一氣,萬一在他們回千葉宗的路上動點什麼手腳,麻煩就大了。

正憂心間,卻察覺到一雙柔胰握住了自己的大手,杜憲抬頭望去,正見葉箐晗美眸含笑地望著自己,低聲道:「師兄不用擔心,楊少……行事自有他的道理。」

杜憲神色一動,雖不知道葉箐晗為何對楊開有這般信心,但也受到了感染,微微頷首,心中一松。

而另一邊,李姓老者回到邱雨身邊,低聲附耳說了一陣子。

邱雨抬頭望著楊開所在的方向,眉頭一皺,沉吟片刻後徐徐起身。

他竟真的朝這邊走了過來。

千葉宗幾人都面色一變,如臨大敵,只有楊開一人依然嚼著靈果,發出清脆的響聲。

片刻後,邱雨帶著那兩個老者來到千葉宗這一桌面前。

杜憲立刻起身,低聲喝道:「邱兄,這裡可是城主大人納妾之所,典禮也要馬上開始了,你不會是想惹城主大人不快吧?」

邱雨看著他道:「放心,我不是來找麻煩的,只是想跟這位楊兄說幾句話!」

「只是說幾句話?」杜憲眉頭一皺,實在搞不明白邱雨為何不惜親自來此,也要跟楊開談話,畢竟從昨日的情景來看,這兩人之前根本就不認得,他們之間能有什麼恩怨。

邱雨拍了拍杜憲的肩膀,讓他坐了下來,又走到楊開身邊,沖那坐在楊開身邊的千葉宗弟子打了個眼色。

那千葉宗弟子皺了皺眉,還是將座位給讓了出來。

邱雨一拍手上摺扇,將摺扇收起,坐到楊開身邊,開口道:「楊兄是吧?」

楊開頭也不抬,道:「邱兄我見你今日印堂發黑,目光散亂,唇裂舌焦,元神渙散,面有殷紅,怕是有什麼血光之災啊。」

邱雨一愣,嘴角微揚,譏笑道:「楊兄還善於觀人面向,精通卜卦之術?」

楊開斜眼瞧著他,道:「不善,只是你身上有一股死氣縈繞,今日必定大凶。」

「笑話。」邱雨冷笑一聲,「今日乃城主大人納妾大典,喜氣盈天,何來大凶之兆?」

「信不信隨你。」楊開撇了撇嘴。

邱雨眉頭微皺,道:「那依楊兄所看,該如何化解?」

「趕緊收拾東西滾蛋要緊。」楊開隨口道,說完之後又不屑地看了看他,「這麼簡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