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零七章 純屬私事

第兩千三百零七章 純屬私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千葉宗幾人乍聽楊開這麼說,都狐疑地朝他望去,一臉茫然。

楊開咧嘴一笑,低聲道:「城主大人一副成竹於胸的模樣,豈會沒點準備?」

杜憲面色微變,似是想到了什麼,同樣低聲回道:「楊少的意思是說,他準備……」

楊開搖了搖頭,示意他靜觀其變。

那邊,鳳冠霞帔,頭頂著紅蓋頭的新娘子一步步來到柴虎面前站定,柴虎望著她,那獨目之中可見欣喜之色,開口道:「五妹且站到一旁替我掠陣,我再讓這老匹夫將大哥他們放出來,然後我們就遠走高飛,再也不回這天鶴成!」

那新娘子一言不發,乖乖地走到柴虎身邊站定。

「閣下今日在我城主府大鬧一場,壞本座顏面,你覺得……能走的掉?」駱津面露譏諷之色,冷哼一聲。

「事在人為!」柴虎以冷笑回應。

駱津大有深意地一笑,道:「本座覺得……你還是留下的好!」

柴虎面色一變,正欲說些什麼的時候,忽然感覺背後一股涼意襲來,下一刻,一隻手掌摁在了自己後背上,澎湃的力量湧入體內,讓他渾身巨震之下,直接飛了出去。

身在半空之中,他滿眼不可置信地扭頭回望,待看到那出手之人到底誰之後,滿眼的悲慟和絕望。

碰……

柴虎落地,砸爛桌椅,卻很快爬起,不過在那一掌之下,他似乎受了不輕的傷勢。所以站起身的一瞬間便張口吐出一口鮮血來。

刷刷刷……

城主府的強者們一下子竄了過來,幾隻手掌同時摁在他身上,掌心處力量涌動,卻是蓄而不發。

今日畢竟是城主大人的納妾大典,實在不宜見血光。若非如此,柴虎此刻只怕已是死人。

被制之後,柴虎踉踉蹌蹌,似乎有些站立不穩,一臉傷痛絕倫地望著那新娘子,口中溢著鮮血。悲呼道:「五妹……這是為何……」

之前那出手偷襲他,直接將他重創之人,赫然便是他此行所要解救的新娘子,直到現在他還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不但柴虎怔住。就連四周賓客都張大了嘴巴,看的目瞪口呆,唯有駱津,似是早有預料,面含微笑。

楊開霍然起身,目光灼灼地朝那新娘子望去,神色變幻不已。

「妖氣?」葉箐晗眉頭一皺,手捂住紅唇。低呼道:「這新娘子,竟是妖族之人?」

剛才新娘子動手的那一瞬間,雖然短暫無比。但她所施展出來的力量卻與源力大不相同,帶著一股純正的妖元氣息。

雖說也有人族武者修鍊了妖族功法或者秘術,讓自身力量接近妖元之氣,但絕對不會這麼純正。由此看來,這個新娘子竟然不是人族,而是妖族的一員。

星界之中並非沒有妖族。只是妖族鮮少會來人族區域活動,即便有也是極少的。而且會極力掩藏自己的行蹤,畢竟種族不同。難免會有人在見到妖族之後起什麼異心。

如葉箐晗一樣察覺到這一點的人不在少數,一時間都好奇地朝新娘子望去。

而從新娘子剛才動手時瀰漫出來的力量波動來看,她赫然還是一位道源一層境的武者。

「楊少,你怎麼了?」杜憲瞧見楊開神色不對,連忙問了一句。

楊開卻沒有理會的意思,只是死死地盯著那新娘子,身軀微微顫抖,像是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事。

「帶下去好好看著,待大典之後,本座再與他仔細聊聊!」那邊,駱津一揮手命令道。

那幾個城主府的護衛頷首,齊齊出手封印住了柴虎的修為,便要將他押下。

「不要!」沒想到就在這時一聲嬌呼傳來,然後眾人就見到脫離虎口的駱冰竟直直地朝柴虎沖了過去,沖那幾個護衛一陣拳打腳踢,將他們使勁撥開,然後張開臂膀擋在柴虎面前,不斷地搖頭道:「不要過來!」

她一副要保護柴虎的架勢,讓賓客們又是一陣瞠目結舌,完全不知道她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畢竟柴虎之前拿她做人質眾人可是看在眼中的,如今她一朝脫困不是應該趕緊遠離柴虎么?怎地又自投羅網了?

「冰兒你在胡鬧些什麼!」駱津大怒,他今日可被自己這女兒給氣的不輕,三番兩次地頂撞忤逆自己,而且竟還要保護這個破壞自己大典之人的安全,他怎能不怒。

「爹爹,柴大哥他昨日救了我一命,是女兒的救命恩人,你不要為難他。」駱冰帶著哭腔央求道。

駱津眼帘一眯,道:「救命恩人?」

駱冰道:「是的,昨日女兒遭遇危險,是柴大哥救了我……」

「昨日?」駱津眉頭一皺,冷聲道:「昨日你不是與邱公子一道出去的么?怎地這人又救了你?」

駱冰搖頭道:「事情原委女兒會細細與爹爹說明的,你現在不要為難他,讓他走吧。」

那邊邱雨一聽,頓時臉都白了,一個閃身竄到了駱冰面前,伸手拉住了她的胳膊,道:「冰妹妹,不要胡鬧了,城主大人不是說了不傷他么,你乖乖聽話。」

駱冰搖著頭,道:「那現在就放他走!」

駱津眼中閃過一絲不耐,沖邱雨道:「邱公子,小女不懂事,帶她下去休息。」

邱雨頷首:「尊大人之命!」

說話間,伸手在駱冰身上一拍,駱冰立刻軟綿綿地倒了下去,雖然神智清醒,卻已無力行動,邱雨將她攔腰抱起,便要朝後堂行去。

那柴虎在被那新娘子打傷之後,便彷彿失了魂魄一樣,對眼前的一切都不為所動,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