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零八章 我若非要看

第兩千三百零八章 我若非要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我說我不是千葉宗的,你信么?」楊開一臉笑眯眯地望著駱津。

一旁的葉菁晗和杜憲都是面色艱辛,不斷擦拭額頭上的冷汗,一副緊張不安的神態。

駱津將這一幕瞧在眼中,眉頭微皺,沉聲道:「那閣下如何稱呼?」

雖說楊開只是個道源兩層境,比他的修為要低一個小層次,但楊開年紀看起來並不大,如此年紀,這般修為,也由不得他太過輕視,以防萬一,駱津覺得還是先打探一下對方的來歷比較好。

「楊開!」楊開說這話的時候並沒有去瞧駱津,而是一直盯著娘子的反應,朗聲道:「凌霄宗……楊開!」

「凌霄宗?這是哪個宗門?」

「咱們南域有這樣一個宗門?我怎麼從未聽說?」

「或許是其他幾域的宗門,天下之大,宗門之多,沒聽過也不稀奇。」

四周賓客竊竊私語起來,就連葉菁晗等人也都皺起眉頭思索起來,卻沒一個人聽說過凌霄宗,不好奇萬分。

而那娘子在聽到楊開如此介紹之後,竟是嬌軀猛地一顫,似是心神受到了某種衝擊一樣。

見此情景,楊開眼前一亮,愈發覺得自己的猜測沒錯了。

先前娘子沖柴虎出手的瞬間,楊開就感覺她的力量波動有些熟悉,彷彿是自己認識的一人,而現在他心中的猜測又篤定一分。

駱津顯然也是沒聽說過凌霄宗這樣一個宗門的,聞言皺眉道:「這位楊小兄弟不知對本座的大典有何意見?說來讓本座聽聽如何?」

楊開咧嘴一笑,道:「其實也沒什麼太大的意見,只是在下對娘子的容貌比較好奇……城主大人若是不棄,能否讓娘子掀開這蓋頭,讓我等一睹那絕世容顏?」

一言出。眾人都表情古怪地望著楊開,心想哪有娘子沒進洞房就把蓋頭給掀了的,每個女子在成親當日,唯有在拜堂進入洞房之後,才會由郎掀起蓋頭,這是習俗。這是禮儀,壞了這習俗禮儀的,必會為家門招致不幸。

若成親當日娘子可以大方示人,還要這紅蓋頭做什麼?

儘管每個人心裡都知道這種事,但說實話,他們對娘子的模樣也是感到好奇比,都想要一睹芳容,只是沒人有膽量在這個時候說出來,此刻聽楊開這麼一說。也都暗自期待不已。

駱津雙眸充滿了威嚴,直直地望著楊開,沉默了好半晌才哈哈一笑,道:「這位楊小兄弟可真是風趣,定是瞧適才氣氛太過緊張才與老夫開這個玩笑,小兄弟的心意,老夫心領了!」

說話間,他微微抱拳。拱手示意,但那眼中卻是滿滿的威脅之意。大有你再糾纏不休便要你好看的架勢。

他話音才落,楊開便笑道:「城主大人誤會了,在下並非是開玩笑,而是真的想瞧一瞧這娘子長的什麼模樣!」

駱津臉上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不見,面沉如水。

楊開卻彷彿沒看到,兀自道:「世人都知城主大人艷福不淺。家中十四房美妾,燕瘦環肥,左擁右抱享盡齊人之福,卻從不知那些位城主夫人到底是什麼樣子,每每外出也都是黑紗罩面。護衛開道,讓人法一窺其真面目,但我想諸位肯定都知道,那些位城主夫人必定皆是天香國色,只有這等容顏,才能配得上城主大人的威儀嘛。」

駱津聽著,哈哈一笑,道:「小兄弟過獎了!」

他暗暗想,這小子原來不是在找麻煩,而是來拍馬屁的啊,若是如此的話,那倒也不是不可配合他一下。

「眼下這已是第十五位城主夫人了,城主大人總不能再藏著掖著,吊人胃口吧。」楊開沖駱津一陣擠眉弄眼,「不妨就趁這四方賓客齊聚之時,讓大家一飽眼福如何?也讓我等了了一個心愿嘛,若是如此的話,我等也必能沾沾城主大人的福氣,說不準也能如大人這般艷福不斷,享齊人之福呢,大家說是不是啊。」

那些賓客雖然沒有插嘴說話,只是靜靜聆聽,但卻有不少人都露出期待之色,似是很想見見娘子長什麼樣。

駱津一笑,道:「小兄弟,駱某與諸位夫人皆是兩情相悅,天作之合,你若是想要艷福的話,本座嚴重推薦你去一趟本城的千金買醉樓,在那裡你必定能夠得償所願的,那裡可是有很多美嬌娘的!」

此言一出,四周賓客都發出大笑之聲,為駱津的風趣折服。

但卻有人聽出了駱津的話外之音,那話的意思莫非是說本座的夫人又不是買醉樓里的姑娘,豈是你們這些閑雜人等想看便看的,再敢囉囉嗦嗦,那就是在羞辱本座,別怪本座發火了。

「好了,吉時過了,大典繼續吧!」駱津一揮手,準備結束這場讓他不耐的鬧劇。

楊開猛地往前踏出一步,沉聲道:「我若非要看一看娘子呢?」

駱津回頭,冷冷地望著楊開,淡淡道:「小兄弟,回去坐好吧!」

「楊少……你做什麼啊。」葉菁晗都瘋了,她完不知道楊開為什麼在這個節骨眼上一次又一次地挑釁駱津,她清楚地看到了駱津的不耐和怒意,深知若是再這樣繼續下去,那事情就沒法收場了。

「楊少,回來吧。」杜憲也開口勸道。

楊開扭頭望著他們,淡淡道:「這是我的私事,你們若是怕被連累,現在離開便是,但不要對我指手畫腳。」

杜憲眉頭一皺,表情頗為不悅。

葉菁晗卻是神色一慌,擺手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啊,只是……」

楊開也沒等她說話,便直接從座位上離開了,一步步地朝那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