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零九章 原來是你在搞鬼

第兩千三百零九章 原來是你在搞鬼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所有人都瞪大眼珠子望著那能量交匯之處,想知道楊開如何化解這樣的危險,但讓他們大失所望的是楊開竟沒有從中逃脫,不見半點動靜。

「楊少!」葉菁晗面色大變,嬌呼一聲。

這般兇猛的攻擊,以楊開道源兩層境的修為水準,根本不可能擋的下來,她覺得楊開怕是凶多吉少了。

那邊駱津冷笑一聲,一臉譏諷之色。

少頃,能量散盡,那楊開所立之處,已經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坑洞,可是楊開卻是不見半點蹤影。

「人呢?哪裡去了?」

「死了吧?是不是被打成飛灰了?」

「有道理,這小子是來惹人發笑的吧,雷聲大,雨點小啊!」

「城主府如此多武者一起出手,便是道源三層境也必死無疑,這小子年紀輕輕如何能擋?定是死無葬身之地了。」

眾人見此,都不禁議論紛紛起來,有惋惜楊開英年早逝的,有嘲笑楊開不自量力的,更有人立刻對駱津阿諛拍馬,吹捧無限。

駱津面上掛著一絲淡淡的微笑,可心中卻隱隱有一種不安的感覺在滋生,讓他渾身都不自在。

柴虎則是面如死灰,好一陣沒回過神。

而那邊桌子上,杜憲也是面色慘白,不斷吞咽著口水,好一會沒回過神,許久之後他才如夢方醒,低喝道:「我們得趕緊走,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楊開已經死了,雖然楊開與千葉宗並無關係,但他剛才可是跟自己等人坐在一張桌子上,不免會有人誤會什麼,尤其是駱津,說不準會趁機對千葉宗發難,將他們強行扣留在此。

駱津若是真的這麼做了,那也是師出有名,不會被人指責。

想到這裡,杜憲一下慌了神,說話時連忙拉住了葉菁晗,便要趁所有人注意力被吸引的時候偷偷溜走。

哪知道葉箐晗竟是紋絲不動,只是美眸在虛空之中不斷張望著。

「葉子你做什麼呢?」杜憲大急。

葉菁晗道:「楊少不會死的,他不可能這麼輕易被殺。」

杜憲不知道她哪來的信心,咬牙低喝道:「他已屍骨無存了,你還在找什麼!」

葉菁晗道:「楊少的本事我見過,他怎麼可能就這麼死了?」

楊開可是答應過她要與她一起回千葉宗修復那跨界空間法陣的,這關係到千葉宗日後興衰存亡,葉菁晗哪能不用心?在沒見到楊開的屍體之前,她覺得楊開絕對不可能死。

「他就算再厲害又如何?雙拳難敵四手啊葉子!」杜憲苦口婆心地勸道。

「我相信他!」葉菁晗咬著紅唇,繼續在虛空中搜索,驀然,她像是發現了什麼,緊緊地盯住一個方向,失聲驚呼,不過很快又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杜憲等人神色愕然,順著她的目光朝那邊望去,只見那邊站著一個城主府的強者,似乎還是一位道源兩層境級別的強者,這人正是剛才參與攻擊過楊開的一個。

只是此時此刻,此人的背後竟鬼魅般的浮現出一道淡淡的虛影,那虛影逐漸化實,凝出楊開的模樣。

「這……」杜憲險些瞪爆自己的眼珠子,顫聲道:「真的……沒死?」

他內心深處一陣悸動,到底該要有多強的實力,才能從剛才那樣的攻擊下逃脫而不為人察覺?不但沒死,反而還毫髮無傷,甚至連衣服都沒起褶皺。

大堂內諸多神念交叉覆蓋,那幾位道源三層境級別的強者似乎一直沒有放鬆警惕,楊開這邊悠一現身,便被他們給察覺了,一瞬間,好幾雙目光齊齊矚目過來。

待看到楊開的身形之後,駱津面色大變,厲喝道:「小子你想幹什麼?」

楊開從那道源兩層境武者的身後探出一隻腦袋,望著駱津獰笑著,伸手朝前方微微一划,一抹隱蔽的空間力量波動跌宕而出,又很快湮滅。

做完這些,他才開口道:「我說了,誰敢再對我出手,就別怪我不客氣!」

一言出,駱津莫名其妙地打了個冷戰,一種及其不安的感覺在心中蔓延開來。

而就在這時,楊開身前的那位道源兩層境忽然一頭朝前方栽倒下去,身子還沒落地,頸脖處便已**鮮血,頭顱高高飛起。

驚呼之聲四面八方的響徹起來,無數人驚恐萬分地望著楊開,連連後退,拉開與他的距離。

剛剛死掉的那人在天鶴城之中也是赫赫有名的強者,向來是駱津的左膀右臂,隨他一同管轄天鶴城,是一位副城主級別的強者。

可就是這麼一個強者,竟在無聲無息之中被楊開給殺了!從他死前茫然的雙眼來看,似乎直到臨死也沒意識到發生什麼事。

所有人都心頭震駭,這青年到底該有多麼強大的實力,才能這樣神不知鬼不覺地擊殺一個道源兩層境?甚至連被殺之人都沒有察覺分毫?

楊開望著駱津,淡淡道:「讓城主大人大喜之日見了血光真是不好意思,所以我希望不要再有人來阻攔我!」

說完之後,他再次朝一直站在原地不動彈的新娘子行去。

沿途所過,所有人都不自覺地分開道路,任他通行,而那些城主府的武者也都表情難看地徐徐後退,再無一人敢上前滋擾。

駱津面沉如水,死死地盯著楊開的背影,眼中閃爍著濃濃的殺機。

這叫楊開的青年在今日大典之上這麼一鬧,對他的威嚴必定有極大的損害,若不能挽回顏面,日後他如何在天鶴城立足?

但幾位道源兩層境一起出手都奈何不了他,恐怕也只有自己能降服他了。

一念至此,駱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