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一十章 不是秘術(端午

第兩千三百一十章 不是秘術(端午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淡淡一笑,有些同情地望著柴虎,不答反問道:「是不是很傷心絕望?自己拼盡性命也要營救之人,竟在背後沖自己出手,這種感覺不好受吧?」

柴虎面色鐵青,用一隻獨眼死死地盯著楊開。

楊開道:「她並非是自願出手的。」

柴虎一驚,咬牙道:「你是說……她被人給控制了?」說話間,恨恨地瞧了一眼被楊開拿捏在手上的中年男子,一臉殺機跌宕:「難道就是此人?」

楊開大笑,道:「你總算是明白了。」

柴虎一臉懊惱:「我早該明白的,我早該明白的,五妹怎麼可能會在背後對我出手,該死啊!我早該想明白的!我怎麼這麼笨啊,我柴虎是天底下最笨之人!」

他大叫著,臉上全是愧疚和自責的神色。

「柴大哥……」駱冰臉上全是淚水,也不知道是因為受到了驚嚇還是什麼,衝上去將那幾個一直押住柴虎的城主府武者推開,然後張開一雙手臂,如一隻母雞一樣護在柴虎面前,口上叫道:「柴大哥你走,我攔住他們!」

她也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做出這樣的舉動,在昨日遭遇那種危機,遇到柴虎之前,她還是城主府的公主,備受呵護寵愛,無憂無慮,每日快樂生活=,但只是一夜的時間,她覺得似乎忽然成長了很多很多,在見到柴虎那自責到傷心欲絕的表情之後,她竟莫名地心疼起來,身體不由自主地就行動了,根本沒有去細想太多。

「冰兒!」駱津勃然大怒,一雙眼中噴射著怒火,惡狠狠地盯著自己的女兒。萬沒想到一直乖巧聽話的她竟在這大庭廣眾之下接連不斷地做出忤逆自己之事,甚至還保護起破壞自己納妾大典的歹人了!他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內心深處的烈火熊熊燃燒起來。

「爹爹,你讓柴大哥走吧,女兒求求你了,他是女兒的救命恩人啊。你不能傷害他!」駱冰跪倒在地上,哭的梨花帶雨,苦苦哀求。

柴虎那獨眼之中泛起一抹複雜的情緒,怔怔地盯著自己面前那嬌柔的身影,心中五味雜陳。

四周賓客,也諸多動容,凝視著哭泣的駱冰,心中肅然起敬。

「冰姑娘,好樣的。」楊開在一旁哈哈大笑。沖駱冰豎起大拇指,對她不由刮目相看起來,大喝道:「你放心,今日你柴大哥必定不會受半點傷害,楊某以自己的性命保證!」

駱冰聞言,眼前一亮,扭頭望著楊開道:「真的?你真的保證?」

楊開肅然道:「我保證!」

駱冰一擦眼角淚水,欣喜道:「謝謝。謝謝你!你快帶他走吧,柴大哥被他們封住了修為。自己走不掉的,你這麼厲害一定能帶他走。」

楊開緩緩搖頭道:「這不行,我的事還沒辦完,等辦完了自會帶他離開的。」頓了一下,他又微笑道:「當然,冰姑娘若是想一起離開的話。也可以跟我們一起。」

「我?」駱冰聞言一怔,扭頭望了一眼自己的父親,又看了看背後的柴虎,凄婉一笑,道:「我就算了。我得留在爹爹身邊。」

駱津閉眼,語氣沉痛道:「冰兒,你若再不回自己的房間,再敢在這裡胡言亂語,爹爹便沒有你這個女兒了!」

他也是受夠了,覺得平日對駱冰太過寵溺,竟導致她今日做出這樣損傷自己顏面之事,心中之痛遠大於被楊開和柴虎兩人攪亂大典之怒。

駱冰嬌軀一下子顫抖起來,淚眼婆娑,楚楚可憐地望著自己的父親,眼淚水兒就如斷了線的珍珠一樣往下掉落。駱津從來都沒有對她這麼嚴厲過,也從來沒有跟她說過這種無情的話,導致她一時間竟有些接受不了,徹底傻在了原地。

「至於你們……」駱津雖然惱怒女兒的胡來,但見駱冰都那樣了,也有些不太忍心去看她,只把一腔怒火都發到了楊開身上,轉過頭來望著楊開,惡狠狠地道:「今日你們誰也別想離開!開陣!」

話音落,城主府忽然嗡鳴一聲,一股澎湃的能量跌宕而起,而整個城主府外忽然多出了一層凝實的光幕,顯然是啟用了什麼陣法,將整個城主府都封閉了起來。

「正合我意!」楊開大笑一聲,「這下子在事情沒解決之前,誰也別想跑了。」

「這小子瘋了,真的瘋了!」

「竟敢以一己之力得罪城主府,也不知道哪來的底氣,到底是年輕氣盛啊,看樣子是要交代在此地了。」

「管那麼多做什麼,看熱鬧便是。」

一陣議論紛紛之聲傳出,四周賓客在接二連三的異動之後都已遠遠地退開,空出中央好大一塊空地,留下楊開與那個被他制住的中年男子。

「說吧,你到底是用什麼方法控制了新娘子,我沒什麼耐心的,你若不能給個滿意的答案,我可要直接殺人了。」楊開掌心處源力吞吐,一臉漠然地望著那中年男子問道。

中年男子只有道源一層境的修為,比楊開還低一層,聞言臉色大變,額頭上一下出滿了汗水,顫聲道:「這位小兄弟你……你是不是誤會……」

還不等他把話說完,楊開便忽然一抬手,沖他的胳膊處微微划動了一下。

噗……

輕響聲傳出,那人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胳膊離體飛出,在半空之中爆成一團血霧,緊接著,那斷臂傷口處,噴出如噴泉一般的殷紅鮮血。

「啊,我的胳膊!」中年男子大聲慘呼,因為疼痛,面上五官幾乎都扭曲到了一起。

「這只是一個小小的警告,下一次你再不給我滿意的答案,飛出去的會是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