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一十三章 鬼祖等人的消

第兩千三百一十三章 鬼祖等人的消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大哥他們果真被這老狗囚禁了?」柴虎神色一怒,氣沖沖地問道。

「是!」赤月咬著銀牙,面上閃過一絲黯然之色,「都怪我,誤信了這老狗的話,害大哥他們為人所制。」

「卑鄙小人!」柴虎唾罵間,猛地吐出一口血水,他雖然受傷頗重,但這一口血水依然如離弦之箭般朝駱津衝去,駱津站在那裡並不動彈,只是微催力量,便將那血水擋下,目光陰沉至極。

楊開皺眉道:「前輩,你口中所說的大哥……是何人?」

他心中雖隱有猜測,卻不敢肯定,只能問一下了。

赤月道:「你凌霄宗的太上長老,鬼祖!」

「哦?」楊開眉頭一揚,喜出望外道:「長老也在此地?」

「恩,不過他現在就被囚禁在這城主府的某一處,我也不知道在哪。」赤月微微嘆息一聲。

「其他人呢?也在這裡?」楊開急急問道。

赤月道:「古盟主和艾歐會長都在此地。」

楊開察言觀色,見她神色有異,微微一驚,道:「那……無道大人呢?」

當日從幽暗星出發,他們是一行六人,除了楊開赤月之外,還有恆羅商會會長艾歐,劍盟盟主古蒼雲,凌霄宗太上長老鬼祖,最後一人乃是星域內公認最強的虛王三層境無道。

這六人,除了楊開當時不過虛王兩層境之外,剩下的六位全都是虛王三層境,是星域之中的最頂尖戰力!

六人藉助陽炎留下的星帝令,打開星光通道。斬荊披棘來到星界,卻在通道之中遭遇埋伏,一番混戰之後就此失散。

楊開之前也猜測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人應該有很大的可能會在一起,此刻見到赤月提及鬼祖。艾歐和古蒼雲,立刻知道自己所想沒錯了。

可她竟沒說無道在哪,讓楊開不免有些不安的感覺。

果然,聽到楊開這麼問,赤月神色一黯,道:「無道大人……他已經去了!」

「什麼?」楊開面色大變。幾乎不敢相信。

無道可是當初星域之中公認的最強虛王境,已是虛王三層境頂峰境界,只差一步便可晉陞道源境,只是因為星域之中天地法則不允許,所以才沒能晉陞。

便是當初恆羅商會的太上長老龍天傷。對無道也是恭敬有加。

赤月等人也都將他尊為最強者。

可楊開怎麼也沒想到的是,無道竟然死了!身為最強者的一人竟然就這麼死了。

「無道大人怎麼死的?」楊開神色一冷,扭頭望著駱津道:「是不是他乾的?」

雖說他與無道接觸並不多,只是在當年離開星域,打開星光通道時認識,共患難了一些日子,可一聽說這個消息,還是憤怒無比。

同一個星域過來的人就這麼幾人。如今竟然已經去了一個,楊開莫名地感到心塞難受。

赤月搖頭道:「此事倒是與他無關,無道大人他……他是衝擊道源境失敗。死在了天地浩劫之下。」

楊開聞言一陣失神,好半晌才嘆息道:「劫數啊!」

他本以為以無道那樣的修為和底蘊,來到星界之後晉陞道源境應該不成問題的,不說百分百成功,最起碼也有八九成把握,可是聽赤月所言。他竟是因為衝擊失敗而亡。

這事若非從赤月口中說出,楊開無論如何都不會相信。

因為赤月都已經晉陞道源境了。無道怎會失敗?

這一切只能說是天地劫數,非人力能夠抗衡。

「那鬼祖他們呢?」楊開又問道。

赤月道:「上次分別之時一切安好。而且都已晉陞道源境,只是不知現在如何。」

楊開微微頷首。

這時,一旁聆聽的柴虎忽然道:「小兄弟,你竟認識我大哥他們?」

楊開聞言一笑,道:「你大哥乃我凌霄宗的太上長老,而我,則是凌霄宗宗主,你說認識不認識?」

柴虎一愣,望著赤月道:「難道他也是……」

赤月輕輕點頭。

柴虎肅然起敬,抱拳道:「真是失敬了。」

柴虎顯然是知道赤月等人是從下位面星域而來,此刻得知楊開也是如此,而且在如此短的時間內竟成長到這等程度,不禁佩服無比。

楊開笑道:「柴兄不用在意。」頓了一下,他又像是想起了什麼,問道:「對了前輩,我的小小呢?」

「小小?」赤月黛眉一皺,「你是說那個石頭……它難道不是跟你在一起么?」

楊開心頭一沉,道:「一直未曾發現它。」

「我們也沒有見過它,當日來到此地之後,我們幾個是在一起的,雖然分開來了,但分散的不遠,只是兩日之後便匯合到一處,也找過你,只是一直沒找到。」

「小小居然不是跟你們在一起。」楊開一陣失落,牽掛無比。

赤月等人來到星域,雖然修為不高,但好歹都是活了一兩千年的人了,靈活變通,生存下來自然不是問題,可是小小不同,它神智不高,而且又是一種特殊的生靈,若是被人給發現的話,難免會被擒走研究一番,楊開這幾年最牽掛的就是小小了,卻不想見到赤月之後依然無法得知它的消息。

赤月見他模樣,開口安慰道:「你也不用太過擔心,小小它雖然特殊的一點,但就算被人擒走,也不會有性命之憂的,只要繼續尋找,總有找到的一天。」

楊開點頭道:「希望如此吧。」

兩人說話沒有刻意壓低音量,所以四周眾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可是卻完全不知道他們到底在說些什麼,只知道這兩人是久別重逢,關係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