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一十五章 嘴巴不要太毒

第兩千三百一十五章 嘴巴不要太毒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孺子可教!」楊開大笑一聲,拍了拍袁墨的腦袋以示獎勵。

袁墨卻以為他沖自己下了殺手,嚇得的渾身一哆嗦,眼珠子一翻,就這麼暈了過去。

「廢物!」駱津咬牙罵道。

楊開轉頭,瞧著另外幾人,目光陰寒。

還不等他開口說話,那幾人便七嘴八舌地嚷嚷起來:「楊少,在下已看清死字怎麼寫了!」

「得見楊少真跡,在下榮幸至極。」

「楊少真乃奇人,竟能以血為墨寫出這般好字,佩服佩服!」

這幾人一個個極盡諂媚之能,口中雖然稱讚阿諛著,但面上擠出來的笑容卻是比哭還要難看,顯然內心懼怕到了極點,唯恐楊開心情一個不爽就要拿他們開殺。

眾多賓客無不鄙夷地望著他們,為他們的無恥而感到痛心。

但轉念一想,若是自己遭遇這樣的情況,能比他們表現的好一些么?刀架在脖子上,什麼廉恥,什麼義氣都已不重要,活下來才王道啊!想到這裡,許多人又暗暗嘆息,知道並非這幾人貪生怕死,只是形勢不如人而已。

「既然都知道死字怎麼寫了,那就趕緊滾蛋,別在這裡污了本少法眼!」楊開臉上笑容一收,不耐地低喝一聲。

那幾人如蒙大赦,屁滾尿流地竄回人群之中,再也不敢露頭了。

楊開這才一轉身,朝駱津望去,冷冷道:「把人交出來,否則你知道後果!」

駱津不為所動。只是冷哼一聲道:「你家大人就這麼教你與前輩說話的?」

楊開道:「我這人一向尊老愛幼,但城主大人若是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打的你媽媽都認不得你了。」

他一邊說著,一邊不疾不徐地朝駱津走去,顯然是不願意在拖延時間。想要速戰速決了。

駱津面上也不由閃過一絲緊張之意,他的修為雖然比楊開要高出一個小層次,但剛才楊開所為他都看在眼中,知道這青年有些不好招惹,眼見他越來越近,駱津立刻朝某個方向看去。開口道:「柯大人,還請助我一臂之力,駱某感激不盡!」

他知道這個時候叫那些道源一層境道源兩層境協助已經毫無意義了,所以他直接邀請了一位與他熟識且關係親密的道源三層境強者,如今這場面。也只有道源三層境能鎮得住楊開了。

駱津話音落下,人群中徐徐走出一個老者來,那老者發須皆白,一身氣息內斂,眼神明亮至極,面色紅潤,瞧著很有長者風範。

他微微笑道:「駱大人相邀,老夫自當遵從。」

駱津眼中閃過一絲喜色。頷首道:「多謝!」

楊開這時也停住了步伐,扭頭望著那老者,笑眯眯地道:「老人家。你要插手這事?」

那柯姓老者一笑,道:「冤家宜解不宜結,小兄弟若是不棄,不妨大家坐下來好好聊聊如何?老夫身子骨不靈光,與你們這些年輕人沒法比,若有可能。老夫也不想與小兄弟動手。」

「行啊!」楊開一笑,道:「那老人家你就坐在旁邊看著。喝喝酒,吃吃東西怎樣?」

柯姓老者道:「這怕是不行。駱大人既然開口了,老夫就不能坐視不管。」

楊開嘆息一聲,道:「老人家活了一大把年紀也挺不容易的,閻王爺還不願收你,為何你還要往鬼門關里闖呢?」

柯姓老者眯眼道:「年輕人果然很有朝氣,語氣很是自信呢,若老夫所猜不錯,小兄弟便是那傳聞中煉製了太妙丹的大師吧?」

柯姓老者能夠猜出楊開的身份並不奇怪,這段時間楊開的姓名已經傳遍了整個南域,他之前也在眾人面前自報過名字,引起不少人的懷疑,再加上他忽然從那束縛陣法中脫困動用了空間力量,柯姓老者自然就確定了下來。

猜出楊開來歷的,可不止柯姓老者一人,只是其他人都沒有說出來罷了。

倒是一些不明真相的武者聞言,紛紛驚呼,望著楊開的目光充滿了震驚和火熱之色。

太妙丹是什麼,眾人此前不知道,可是隨著四季之地的事情傳言出來,太妙丹的功效早已為人所知,那可是失傳已久,能夠助人晉陞帝尊境的神丹,除了楊開之前煉製的那幾枚,天底下再無可能出現。

「什麼?他就是那煉製了太妙丹的人?」駱津臉色微變,後知後覺地低呼一聲。

柯姓老者道:「同名同姓,道源兩層境的修為,又精通煉丹之道,除了那位大師老夫想不出其他人能有如此能力。」

楊開眉頭一揚,道:「區區賤名,何足掛齒!」

「你果真是!」駱津的雙眸忽然爆射精光,一下子變得炙熱起來,彷彿楊開變成了一塊美味可口的香餑餑一樣。

柯姓老者道:「楊大師之名,老夫如雷貫耳,仰慕已久,今日又是城主大人大喜之日,實在不宜動手,楊大師可否給老夫一個薄面,今日之事就到此為止?」

楊開笑道:「給你薄面?那誰給我面子!城主大人若是要硬娶你的岳母大人,也不管她願不願意,老人家你做何感想?」

柯姓老者面上笑容一收,溫怒道:「老夫年事已高,岳母大人也早已歸西,小兄弟嘴巴不要太毒。」

「抱歉抱歉!」楊開一臉歉意,仿若真心認錯,話鋒一轉道:「那城主大人若要娶你老婆呢?」

柯姓老者渾身一震,氣息澎湃,怒喝道:「放肆!」

楊開冷笑不迭:「人家又沒真的娶你老婆,我只是隨口說說,你便如此憤怒,一副要殺人的樣子。那他對本少的岳母大人做出如此卑劣之事,你以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