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一十八章 再見鬼祖

第兩千三百一十八章 再見鬼祖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老四你糊塗!」第二個老者聞言眉頭一皺,呵斥一聲。

最後一個面色兇狠的中年男子卻是大笑一聲,道:「既然已經這樣了,那就讓我們將這裡攪個天翻地覆好了!」

說話間,他便真的要動手了。

赤月見他們還沒看明白眼前局勢,頓時一臉無語道:「且慢,你們看看這是誰。」

三人都是一怔,這才順著她示意的方向朝那邊望去。

一目之下,三人皆是神情一震,瞪大了眼珠子,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似是白日見鬼一樣。

「幾位前輩,好久不見!」楊開笑眯眯的拱手道。

「宗主?」鬼祖驚呼一聲,繞是他見慣了大風大浪,此刻也忍不住激動的身軀微顫起來。

「楊宗主?」

「楊小子?」

古蒼雲和艾歐會長也紛紛失聲,整個人宛若置身夢境。

赤月笑道:「今日之事多虧了他,三位哥哥也因此才能脫困。」

聽她這麼一說,三人皆是神色一正,連忙放出神念去查探楊開的修為,待看清他竟已是道源兩層境之後,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

他們記得很清楚,當日從星域出發之時,楊開的修為不過+虛王兩層境,卻不想不過兩三年不見,他竟已經領跑在自己等人前方了。

如此成長的速度,簡直令人汗顏。

有這等修為也就罷了,可聽赤月話中的意思,今日這一切似乎都是因楊開而起,因楊開而終。

空氣中充斥著濃郁的血腥氣,那牆壁上有鮮血和碎肉寫成的「死」字,觸目驚心。天鶴城城主駱津更是被他用一柄寬大的長劍捅進胸口處,動也不敢亂動,四周賓客的眼中滿是震驚和畏懼之色。

三人都是老江湖,只是掃了一眼四周的情況,便對之前發生的事了解的七七八八,心頭愈發震驚了。

一個道源兩層境。如何在別人的地盤上完成如此壯舉?鬼祖等人簡直無法想像。

「三位前輩身體可否安康?」楊開問道。

鬼祖道:「勞宗主挂念,我等一切還好。」

楊開也察覺他們並無大礙,駱津確實沒有怎麼虐待他們,大概只是擒住之後封印了修為,關押在地牢之中,這會兒早已解開了禁制,讓他們重新恢復過來。

畢竟三人只是道源一層境,以駱津手上掌握的城主府的力量,還沒怎麼放在眼中。無需太過防範。

「詳細的之後再說,我們先離開這裡。」赤月提議道。

鬼祖眉頭一揚,邪惡一笑,望著駱津道:「道源三層境的神魂,本座就不客氣的收下了。」

他說話間,便祭出了自己的萬魂幡,霎時間城主府內一陣陰風陣陣,鬼哭狼嚎。一縷縷肉眼可見的黑色氣息瀰漫而出,化為一道道模糊的人影。遊走四方。

眾多賓客皆是面色大變,察覺到這秘寶之中傳出的邪惡氣息,一陣心驚膽戰,不知這老傢伙到底修鍊的是什麼邪功,竟連秘寶都如此邪惡。

「不要過來啊!」駱冰雖然嚇得花容失色,臉頰蒼白。卻依然守在駱津面前大喊大叫。

駱津也慌了神,望著楊開道:「楊少……我可真的沒有傷害過他們,而且已經按照你的吩咐把他們放出來了,你可不能言而無信啊。」

楊開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伸手制止了鬼祖的動作。

鬼祖雖不知道楊開要做什麼。但也沒有再繼續,只是陰笑不斷,讓人毛骨悚然。

柴虎喉結滾動了一下,道:「小兄弟,駱姑娘她之前幫過我不少,也是她帶著我混進來的,你別傷了她。」

鬼祖等人聞言,都不禁一臉古怪地朝柴虎望去。

柴虎道:「做人要恩怨分明嘛。」

赤月抿嘴一笑:「四哥所言及是。」

楊開沉吟了片刻,手上微微一用力,便將百萬劍拔了出來,帶起一片鮮血。

駱津不驚反喜,連忙道:「多謝楊少!」

他話音才落,楊開卻又忽然朝他轟出一掌,直接打在他的胸膛處,駱津一時不查,根本沒反應過來便被一股巨力擊飛,身在半空之中吐出一蓬血霧,重重落在地上,氣息萎靡。

「爹爹!」駱冰尖叫一聲,連滾帶爬朝駱津跑去。

那邊,駱津卻是艱辛地坐了起來,目光駭然地朝楊開望去。

被楊開這一招擊中,他才深刻地了解到這青年有多麼強大的實力,那體內的源力之雄渾精純竟連自己都有所不如。

這還是一個道源兩層境?

若他晉陞到道源三層境,又該是什麼情景。到那時候只怕是帝尊之下無敵手。這個想法冒出來,駱津背後不禁出了一片冷汗,暗暗驚懼自己怎麼招惹了這麼一個怪物。

「你該慶幸自己生了一個好女兒!」楊開冷哼一聲,沖鬼祖等人吆喝道:「我們走!」

說話間,便大步朝外走去,無人敢有所阻攔,紛紛讓出道路,彷彿避瘟神一樣,離楊開遠遠的。

鬼祖等人齊齊跟上,那邊葉菁晗也是低呼一聲:「我們也走!」

說話間,與杜憲等人急忙跟了過去。

城主府內一片靜謐,即便楊開等人已經離開了,卻依然沒人敢大聲說一句話,都是目光複雜地朝駱津望去,有幸災樂禍者,有心生同情者,也有人眉頭緊皺,似是在思索著什麼。

無論如何,今日之後駱津的威望必定大跌。在自己納妾典禮之上,不但準備納娶的妾室被搶跑了,還爆出了那樣的醜聞,己身更是被人重創,節氣全無。

如此城主,何人能服?

不少人都暗暗感覺到,這天鶴城只怕是要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