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二十章 實力為王

第兩千三百二十章 實力為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接下來的半日功夫,鬼祖幾人也詢問了一下楊開在進入星界之後發生的事。

楊開並沒隱瞞太多,將自己的經歷娓娓道來,聽的鬼祖等人心裡七上八下,縱然明知楊開會在種種危機面前化險為夷,可還是忍不住為他捏了一把汗。

眾人這才發現,楊開在這幾年內的經歷比他們要豐富多了,也危險多了。可是楊開的成長卻比他們更快,走的更遠,這讓幾人不禁有些汗顏,平白生出一種英雄暮年的感覺。

半日後,眾人才散去,各自找房間休息調養。

楊開去找了一下葉菁晗,讓她幫忙尋找幾味藥材。

煉製那般凝丹不是太難的事,楊開只是手上沒有材料而已,否則在這樓船上便可開爐煉製。幾種藥材也不是太難找,楊開自然可以放心地交給葉菁晗去處理。

這點小事,她毫不猶豫地就答應了下來,當即傳訊回宗。

樓船繼續前行,前後不過兩日功夫,便已進入千葉山腹地。

某一刻,正在打坐中的楊開忽然感覺船身一震,緊接著,嗡鳴聲起來,樓船徐徐停了下來。

他睜開眼睛,意識到應該是到地方了,這個念頭才剛冒出來,門外便傳來了敲門聲,葉菁晗的聲音隨即響起楊少,我們到了。」

楊開起身打開房門,沖葉菁晗微微一笑,示意她前頭帶路。

不大一會兒,兩人便來到了甲板之上,鬼祖等人和千葉宗的弟子們早已聚齊,似乎只差他一人。

見他出來之後,鬼祖等人也都紛紛朝他望來,面含微笑。

「爹爹!」葉菁晗忽然嬌呼一聲。從樓船上一躍而下,飛撲到一個老者的懷中,緊緊地抱著他,抬頭道:「你怎麼出來了?」

那老者看著年事已高,一頭白髮,雖然精神還算不錯。可氣血之力明顯已經開始衰弱,換句話說,他在武道上已經開始走著下坡路,隨著時間的推移,他的修為會越來越低,氣血之力也會越來越弱,若不能晉陞帝尊,不出十年便會隕落。

而老者的面容看起來與葉菁晗有些神韻上的相似。

楊開立刻明白,這老者便是千葉宗宗主葉恨。也是葉菁晗的父親。

葉恨微笑著,輕拍了一下葉菁晗的肩膀,道:「有貴客駕臨,我自然是要出來迎接,倒是你,老大不小了還跟爹爹玩這些,叫尊客們看了笑話你。」

葉菁晗皺著鼻子道:「誰說我老大不小了,我還沒嫁人呢。」

葉恨哈哈大笑:「明天就把你嫁了。」

葉菁晗噘嘴道:「你敢!」

說話間。杜憲等人也從樓船上飛身而下,來到葉恨面前肅容抱拳道:「見過宗主。」

葉恨頷首道:「辛苦你們了。」

杜憲道:「宗主嚴重。為宗門辦事乃我輩本分,不敢居功。」

葉恨滿意頷首,這才將目光轉向楊開等人,視線微微一轉,便定格在楊開身上,微笑抱拳道:「這位應該就是楊大師吧?果然年紀輕輕。人中龍鳳。」

他顯然早已從葉菁晗這邊得到了不少情報,也知道葉菁晗這一趟把楊開帶到千葉宗來是做什麼,所以說這話的時候明顯有些激動,只不過壓制的很好,誰也沒瞧出來。

楊開抱拳道:「晚輩楊開。見過葉宗主!」

對待老者和長著,他向來報以應有的敬意,從不會因為實力的提升而有所輕視。

「楊大師不辭辛苦遠道而來,葉某感激不盡。」葉恨沉聲道。

杜憲等人聽的一愣,不知道宗主這是要感激什麼,全都以為葉恨一時口誤說錯了話,頓時表情古怪起來。

葉菁晗並沒有將楊開此行的真正目的告訴他們,他們自然不了解。

並非是葉菁晗信不過這幾人,只是這種事關係到千葉宗的日後興衰存亡,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葉宗主客氣。」楊開寒暄一聲,目光微微一動,轉到葉恨身邊的另外一個老者身上,狐疑道:「這位前輩是……」

這個老者一身皂衣,一直站在葉恨身邊,一言不發,目光銳利,修為也有道源三層境的層次,看起來比葉恨差不了多少,體內源力雄渾精純,在楊開與葉恨說話的時候,這老者一直冷眼旁觀,並沒有插話的意思,也沒有要跟楊開打招呼的想法。

不過在楊開看來,此人既然有道源三層境修為,又與葉恨站在一起,地位應該不低,出於禮節,他自然要問一下。

葉恨微微皺眉,不過很快笑著介紹道:「這位是……」

「老夫千葉宗副宗主石蒼英!」皂衣老者直接打斷了葉恨的話,目光陰沉地望著楊開。

楊開眉頭一皺,本能地感覺這老者對自己抱有一些敵意和排斥的意思。這讓他忍不住又仔細地打量了一下對方,確信自己從未沒有見過這個人,也從未與他打過什麼交道,一時間心中狐疑不解,不知道自己什麼地方得罪了他。

葉恨在一旁打圓場道:「石副宗主乃本宗棟樑之柱,這些年多虧有他幫襯,千葉宗才能勉力支撐下來。」

「原來是石副宗主,晚輩失禮了。」楊開倒也沒太在意,微笑抱拳。

那石蒼英卻是絲毫沒有給面子的意思,聞言只是重重地冷哼一聲,扭頭望著葉恨道:「宗主大人,老夫本以為你不惜親自出來迎接的必是什麼經天緯地的青年俊彥,可如今看來也不過如此嘛,區區一個毛頭小子,何等何能讓你這般大動干戈?宗主你是老糊塗了。」

這話不但把楊開貶的一無是處,甚至連葉恨都罵了進去。

一言出,氣氛一下子壓抑起來,千葉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