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二十五章 打開通道

第兩千三百二十五章 打開通道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葉宗主!」楊開回了一禮之後,注意力一下就被那前方的巨大平台吸引了過去,一雙眼睛緊盯著那平台,仔細觀摩,眸中神光四溢。

「楊少……」葉菁晗正想開口說些什麼,葉恨卻忽然一抬手,制止了她,然後坐了一個噤聲的動作。

葉菁晗也知道自己有些突兀了,俏皮了吐了吐香舌,站在自己父親身邊,有些忐忑不安地等待起來。

平台前方,三人久久不語,葉恨父女二人一直在關注著楊開的神色變化,而楊開此刻的一門心思卻已撲進了面前的平台之上。

面前這平台,顯然是一個巨大的陣基。

對陣法之道楊開了解的不多。他唯一精通的陣法,便是空間法陣,這還是託了陽炎的福。當年為了在幽暗星乃至故鄉星域中布置空間法陣,他沒少下功夫,陽炎更將空間法陣的布置之法傳授給了他。

所以楊開對空間法陣的理解是極為透徹的。

神念悠忽之下,他立刻便察覺到這陣基平台內篆刻了無數玄妙的陣圖,彼此連接一片,成為貫穿星界和那秘境通道的樞紐。

那一幅幅陣圖玄妙無雙,雖然與楊開所掌握的有很多不同之處,但楊開只是多揣摩一會兒便了解透徹了。不但如此,從那一幅幅陣圖之中,他還領悟到了一些別的東西,讓他不禁若有所思起來。

陽炎所傳授給他的那些布陣知識無疑都是最頂尖的,比起面前這個陣基平台內的絕對有過之而無不及。

但它山之石可以攻玉,這陣基平台內的陣圖篆刻依然讓楊開有所收穫。

大半天之後,楊開才深吸一口氣。收回神念,眼神明亮。

「楊少……」見他總算回神,葉菁晗才滿是忐忑地喊了一聲。

葉恨也有些緊張地問道:「楊少可查探出什麼?」

楊開頷首道:「貴宗祖上果然人才輩出,布置這陣法之人絕對是個陣法宗師。這樣說吧,這邊的陣基完全沒問題。只是能量耗盡了,只需要補充一些能源便可以重新運轉起來。」

葉恨聞言,眼前一亮,低呼道:「楊少可能肯定?」頓了一下,他尷尬道:「並非葉某信不過楊少,只是此事關係到我千葉宗……」

楊開微微一笑。道:「我明白的,葉宗主不必解釋,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這邊的陣基沒有任何損壞,而且……就算損壞了。只要有材料,我也可以煉一個出來。」

葉恨渾身一震,不可思議地望著楊開,這才明白自己有些小瞧了楊開在空間神通上的造詣,他本以為楊開在空間力量上就算有些領悟,以他的年紀修為也絕對不會太深,可現在一聽他說這話就知道自己想錯了,楊開在空間力量上的造詣。只怕在整個星界都屈指可數。

若非如此,他絕對不可能這麼信心滿滿地煉製出陣基平台。

葉菁晗道:「若這邊的陣基沒有問題的話,那為何秘境入口關閉了?」

楊開道:「空間法陣是雙向連接的。這邊沒問題不代表另外一邊沒問題,說不定是那一邊的陣基損壞了,所以無法動用。」

「另一邊……」葉恨眉頭一皺,驚道:「楊少的意思是說,那秘境之中的陣基損壞了?」

「大概如此了。」

「這如何是好?」葉菁晗俏臉一白,「若是另一邊陣基損壞。那根本無法傳送到那邊,即便有修補之法也不能動用。」

葉恨期翼地望著楊開道:「楊少可有辦法?」

楊開咧嘴一笑。道:「對一般人來說,另一邊陣基若是損壞。自然不能再傳送,但若有空間力量的話,未必就不能循著兩座陣基的連接,直接打開通道進入另一側,所以……我應該可以試試。」

他沒把話說的太滿,即便有八成把握,但事情沒到結束之前,給人太多的希望就越是容易失望。

他素來是個小心謹慎之人。

葉恨聞言,忍不住激動起來,抱拳道:「若楊少真能修復此法陣,那便是我千葉宗的恩人,日後楊少若有驅使,我千葉宗必當遵從,萬死不辭!」

楊開淡淡道:「葉宗主嚴重了。只是……我試一下倒也無法,但說不定要花些時間,我那幾位朋友還在千葉宗內,就有勞葉宗主多多照顧了。」

「這是應該的。」葉恨頷首,似乎也知道楊開在顧慮些什麼,立刻道:「葉某必定好生照顧他們,若有絲毫損傷,楊少可拿我試問。」

「那就好。」楊開點點頭,又道:「葉宗主手上有沒有那秘境內部的地圖?我若真的傳送到那邊的話,說不定要修復那邊的陣基,需要在那秘境內找一些材料。」

布置空間法陣的材料,楊開手上還是有一些的,都是當年在故鄉星域內剩下的,雖然檔次不高,但用來修復肯定沒問題,他之前觀摩這邊陣基的陣圖時,也將那些陣圖全部記在心中。

之所以這麼說,自然是因為楊開對那秘境也是很感興趣的。

這秘境是千葉宗的絕對機密,每一代除了少數幾人知道,其他人都一概不知。這樣的秘境,內部應該會有一些好東西,楊開自然想去探索一番,看看有沒有什麼機緣。

而且葉菁晗以前也說過,這秘境內有一個地方名喚帝天谷,是感悟天道帝意的絕佳場所,道源境武者若能在其中參悟的話,對日後晉陞帝尊有很大的好處。

這樣的好地方,楊開豈會錯過?

尋找材料什麼的,不過是個借口罷了。

葉恨顯然也是心知肚明,但卻沒有絲毫推辭,而是很爽快地拿出了一塊發黃的獸皮圖,遞到楊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