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三十章 弱點

第兩千三百三十章 弱點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不對!楊開猛然意識到了什麼,神色微變。

真正的屍傀應該具備生前的一些神通和秘術才是,可是眼前這屍傀動手以來,楊開根本沒有見他施展過任何強大的手段,他所有的攻擊都是直來直去,單純的用拳頭攻擊,逼急了也只會吐屍毒而已。

他似乎並不具備屍傀強大的特性。

眼前這個屍傀……是有瑕疵的!楊開豁然開朗。

換句話說,這個屍傀只是個半成品,失敗品,沒有被煉化到極致。想想也是,一個武者即便再強大,縱然是帝尊三層境,想要將自己煉製成傀儡,期間所要承受的折磨和痛楚恐怕也是無法忍受的,稍微出些狀況就會導致煉製失敗。

楊開估計那一代千葉宗宗主應該是在煉製過程中沒能盡善盡美,所以導致最終把自己煉成了一個失敗品。

想到這裡,楊開精神一振。

若是真正的帝尊三層境的屍傀,他根本沒有勝算,可若只是一個失敗品,瑕疵品,未必就沒有獲勝的機會,他只需要找到這個屍傀的弱點進行攻擊便可。

想到這裡,楊開連忙高喊:「你們牽制住他,給我爭取一點時間。」

說完之後,楊開立刻催動滅世魔眼,朝那屍傀仔細打量過去[,左眼處一片金光綻放,似能洞穿事物表象,看進內部深處,洞悉結構紋理。

流炎和法身雖然不知道他要做什麼,但也從楊開的語氣中察覺到了一些信息,當下流炎更是不遺餘力地催動自己特殊的火焰朝屍傀焚燒過去,與他吐出的屍毒僵持不下。

而跌飛出去的法身則再度迴轉過來,這下他沒敢再貿然朝屍傀衝去,而是單手朝下方一握。頃刻間,大地法則瀰漫開來,他腳下的土壤仿若變成了流質一樣,徐徐流動旋轉,被他牽引而上。

眨眼功夫,一桿擎天之柱般的土槍便被他握在手心中。那桿土槍雖然純粹由此地土壤構成,但因為法則之力纏繞,卻絲毫不遜於道源級的秘寶。

法身握住土槍,奮力朝前擲去。

轟……

虛空直接被打出一道肉眼可見的真空地帶,直直地撞擊在屍傀身上,伴隨著沉悶的金屬相交聲,屍傀身上一陣火花四濺。

但這樣的一擊,竟只是讓屍傀的身體出現一個小小的凹坑,沒能將他徹底貫穿。

「這麼硬?」法身大驚失色。

他這一擊的殺傷自己清楚。這絕對是能重創帝尊境的一招,可是打在屍傀身上竟毫無建功,可見屍傀的身軀有多麼堅硬。這屍傀的肉身,簡直比帝尊級的防禦秘寶還要出色。

若這樣的一擊都無法傷到他,那這一仗還怎麼打?法身不禁頭疼起來。

似乎是那一擊將屍傀的怒火給打了出來,當那土槍撞擊在他身上分崩離析之後,屍傀竟怒吼一聲,從口中吐出的屍毒愈發兇猛。原來與流炎僵持不下的局面一下子被打破,肉眼可見的。那碧綠的屍毒以極快的速度朝流炎所在的方向壓制過去,流炎噴出的火焰根本無力抗衡。

見此情形,法身神色大變,一咬牙,伸手朝虛空處一握,下一刻。一柄巨大的戰斧忽然出現在手心上,那戰斧之上,濃郁而漆黑的邪惡氣息縈繞,似能引動人心底最深處的邪惡和種種負面情緒,讓人不寒而慄!

魔兵戰斧!

這是上古巨魔的魔道戰兵。魔氣森然,在此之前已經生出了自己的靈智,被楊開拖進小玄界之後一直交由法身看管,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法身竟將它煉化了。

不過看著樣子似乎是還沒有煉化完全,因為這魔兵戰斧悠一出現,法身那兩隻眼珠子便劇烈地顫抖起來,一下子變成了血紅之色,充滿了殘忍暴戾的感覺,顯然是受到了上古魔氣的影響。

那漆黑的氣息,猶如活物一般纏繞在法身粗大的手臂上,還不斷地朝他身體的其他部位蔓延過去,逐漸將他黑化。

戰斧在手,法身氣勢一下子膨脹開來,在這一瞬間,他彷彿化身成了那上古巨魔,傲然孑立,蔑視天下群倫。

整個秘境的天地靈氣都為之嗡鳴震動,法則混亂。

這一變故讓楊開都瞧的目瞪口呆。

他完全不知道法身是什麼時候開始煉化這戰斧的。不過看法身的樣子,他也知道必須得速戰速決了,否則一旦等到那魔氣徹底將法身黑化,那法身就將成為這戰斧支配的傀儡。

心思一轉,他不敢再有所分神,愈發專註地觀察屍傀的弱點所在。

另一邊,法身已經高高舉起戰斧,遙遙地對準了屍傀。

屍傀似乎也察覺到了不妙,在那山壁之上竟是奮力掙扎咆哮,欲要脫離原地。

還不等他有所行動,法身已經一斧劈下。

那一斧,猶如羚羊掛角,毫無痕迹可言,但這一斧,卻猶如自上古時期穿越而來,破碎時空,引天地變色,乾坤混亂。

巨大的斧影直直地劈在屍傀身上。

轟隆隆……

那山壁直接被分開,出現了一道巨大如天塹般的裂縫,斧影所過之處,狂暴的力量肆虐,摧枯拉朽將大地犁開,溝壑縱橫交錯,空間紊亂。

流炎早已遠遠逃開,但背後那混亂而強大的力量漩渦卻依然將她牽扯,似乎要將她吞噬其中。情急之下,流炎不得不再次化為人形,晃動嬌軀,才勉強脫困。

而一擊之後,法身那高聳雲霄般的氣勢陡然間萎靡下來,站在原地搖搖欲墜,可見這一擊對他的消耗也是無與倫比的。

不但如此,那纏繞在他手臂上的黑氣,一下子以極快的速度朝他身軀上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