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三十三章 機緣

第兩千三百三十三章 機緣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一聽就知道這傢伙並不是完全信任自己,唯恐自己覬覦戒指里的寶貝,所以才給戒指下了一個血脈之力的禁制。

當然,葉崇也不是要針對他,這禁制肯定是幾萬年前就下好的。

儘管明白,可楊開心中還是有些不舒服。

明明是來求自己幫忙轉交東西的,卻搞的要防賊一樣,誰會舒服?

不過楊開也沒有表現出來,只是接過戒指道:「前輩放心,我一定會交給葉宗主的。」

「甚好,甚好!」葉崇輕呼一口氣,彷彿放下了心中一塊大石一樣,接道:「當然,本座也不會讓你白白幫忙。」

楊開聞言,不禁眼前一亮,知道對方這是要給自己好處了,頓時期待起來。

葉崇卻沒有立刻說要給楊開什麼好處,只是若有所思地盯著他身邊的流炎,那碧綠的雙眸閃爍及其複雜的光芒。

縱然流炎只是器靈之身,也被他盯的有些心裡發毛,忍不住往楊開身後躲了躲。對方可是帝尊三層境強者,即便是強弩之末,誰又知道他能做到什麼事?

許久,葉崇道彷彿下定決心一樣,開口道:「你可進入本座之前待的那個山洞中,或可尋得一場機緣。」

楊開忙道:「請前輩明示。」

葉崇道:「機緣到,你自知曉,若不到,問也無用!」

楊開一臉黑線,對方這話說了等於沒說,既然要給自己好處,又不大方指明,反而這樣藏藏掖掖的,顯得太過小家子氣。

不過對方畢竟是幾萬年前的老前輩,楊開也懶得與他慪氣,更沒興趣去跟他道謝,對楊開來說,這一趟進來只是幫千葉宗修復空間法陣的,能夠與葉崇對話也只是偶然。

他的戒指楊開本來也沒打算據為己有,當然……若不是葉崇在戒指上下了血脈禁制,他肯定要先觀摩拓印一番,才會還給葉恨。

傀儡之道他也很感興趣的。

可是現在有了血脈的制約,楊開自然不能去查探戒指里有什麼好東西,真要這樣做了,搞不好會有什麼反噬,葉崇可是帝尊三層境強者,誰知道他有沒有在那血脈禁制上留下什麼危險的陷阱。

就在楊開暗自腹誹的時候,葉崇忽然又問道:「如今已過去多久?」

楊開皺眉道:「具體年限不知,約莫有幾萬年了。」

「幾萬年……」葉崇一呆,旋即苦笑不迭,「那千葉宗如今情況如何?宗內高手可多?」

楊開道:「如果前輩是問道源境的高手,確實有不少,至於帝尊境,一個也無。」

葉崇嘆息道:「是本座誤了宗門啊!」

他的語氣中有深深的自責和悔恨,當年若不是他剛愎自用,不顧勸阻將所有功法和秘術帶進秘境,想要參悟將己身煉製傀儡,以身成就大道之術,千葉宗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最後他失敗了。

在失敗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自己錯了,他小瞧了天道的權威,以為自己必定可以成功,他預料到了千葉宗的沒落,所以拼盡全力留了一絲殘魂在屍傀身上,幾萬年之後,等來了楊開。

見他如此模樣,楊開也不好說什麼。

而葉崇在嘆息之後,忽然腦袋一垂,耷拉在胸前,那兩隻眼睛中的碧綠光芒逐漸暗淡下去,直到消散不見,旋即,一縷黑色的氣息自那屍傀頭頂飛逸而出,化為虛無。

楊開知道,這位千葉宗幾萬年前的宗主已經徹底隕落了,現在連一絲殘魂都沒剩下。

在失去了最後的殘魂之後,那屍傀的身軀忽然嘩啦啦一聲,直接散架,變成一攤白骨。

楊開唏噓不已。

即便是再強大的武者,也有化為黃土之時,葉崇以身證天道,又何嘗不是想擁有一副永生的身軀,可惜他縱然天縱之才,也依然敵不過天地法則的約束。

帝尊三層境都如此,想要永生不滅又何其艱辛?也不知道那十大帝尊是否能夠做到。

這個念頭湧起,楊開又緩緩搖了搖頭,十大帝尊也肯定是做不到這種程度,若非如此,如噬天大帝,歲月大帝這般人物就不會隕落了。

他倒是有點希望,當然前提是要煉化掉那一株不老樹才行,傳言煉化了不老樹之後就可以成就不死不滅之身,也不知是真是假。

唏噓了好一陣,楊開心緒起伏著,然後與流炎一起,將葉崇的屍骨就地掩埋。

他沒埋的太仔細,因為等這邊的傳送法陣修復之後,葉恨肯定會過來一趟的,這種事交給葉恨就好了,好歹也是他的祖先,總該會隆重地辦一場喪禮。

處理完葉崇的屍骨後,楊開才帶著流炎朝那之前遇到葉崇的山洞走去。

葉崇說山洞裡有一場機緣,楊開卻是疑神疑鬼的,因為之前他進入山洞的時候雖然沒來得及仔細查探,可也沒發現什麼特別的地方。

流炎也是疑惑不解,跟在楊開身後道:「主人,先前那葉前輩說有機緣的時候,為何盯著我看?」

「你漂亮。」楊開隨口應道。

「瞎說!」流炎嗔了楊開一眼,雖然她自認為幻化的人形不醜,可葉崇怎會因為這個盯著她瞧,人家當年是頂尖宗門的宗主,什麼樣的女人沒見過?

楊開呵呵一笑,道:「定是瞧出你的本體了,所以多瞧了一眼,沒什麼好奇怪的。」

「我想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流炎贊同地點頭。

兩人說著話,不一大會兒便又重新折回了山洞,因為葉崇說有機緣的緣故,這一趟進來楊開可是神識之力全開,一邊前進一邊搜索,仔細非常。

可一直走到最裡面,也沒發現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