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三十四章 忘恩負義

第兩千三百三十四章 忘恩負義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流炎跟了他很多年了,這些年也一直彼此守望相助,幫了楊開不少忙,若是因為面前這個怪石而就這麼隕落的話,楊開說什麼也無法接受。『≤,23wx

若真如此的話,他必會將葉崇的屍體挖出來,挫骨揚灰,一解心頭之恨。

可仔細一想,覺得應該不太可能,葉崇有求於自己,絕對不會放一塊怪石在這裡陰害自己的。

只是……他先前所這山洞中有機緣的時候,一直盯著流炎瞧又是怎麼一回事?

楊開心亂如麻,就在這時,那怪石中忽然跌宕出一絲讓他熟悉無比的氣息。

察覺到這一絲氣息後,楊開神情一振,連忙呼喊道:「流炎!」

那氣息絕對是流炎的,只是微弱的很,若非這些年與流炎一直相伴早已熟悉,楊開也察覺不到。

有氣息殘留,那就說明流炎還沒隕落,只是被封印在了那怪石之中。意識到這一點,楊開也不敢貿然去攻擊怪石了,唯恐傷到流炎。

可是面對他的呼喚,流炎卻始終沒有任何回應。不但如此,在楊開的感覺中,流炎逸散出來的那一絲氣息平穩至極,波動雖然微弱到了極點,但並沒有受傷的痕迹。

有一些像是陷入了沉眠之中。

這是怎麼回事?楊開一萬個想不通。

他小心翼翼地再次釋放神念查探,可還是如剛才一樣,神念一探入這怪石中,就好似被一張無形的大口咬斷,不但讓他的查探無功而返,還讓他的識海微微一疼。

這怪石也不知道是什麼鬼東西,竟能吞噬神念,可見品質極為不凡。

一絲絲肉眼幾乎不可見的殷紅色彩從怪石內部瀰漫出來。滲透到怪石表面。楊開看的眼前一亮,他對這殷紅的氣息再熟悉不過了,這分明就是流炎擁有的那種極為複雜的火焰之力,其中摻雜融合了各種奇火的力量,卻完美糅合在一起,舉世之間除了流炎擁有。再沒有第二份。

難道是流炎在內部衝擊封印之力?

想到這裡,楊開緊張的心不由放鬆了許多,強迫自己冷靜下來,仔細觀察,想知道自己有什麼辦法能夠幫到流炎的。

那殷紅的顏色瀰漫出來之後,怪石忽然嗡鳴一聲,緊接著它竟傳出極強的吸力,瘋狂地吸收著四周的天地靈氣。

霎時間,山洞內狂風呼嘯。嗚咽作響,這秘境中濃郁至極的靈氣紛紛湧進怪石之中,卻如石沉大海,消失不見。

反倒是隨著靈氣的消失,那怪石表面的殷紅色彩愈發旺盛,流炎的氣息也越來越清楚了。

要靈氣?楊開心中一動,哪還有什麼猶豫,一揮手。上千萬塊源晶一股腦地撒在怪石四周,數量之多幾乎將山洞充斥。這些源晶可都是中品上品的檔次。根本沒有下品源晶,全都是從那一條源晶礦脈上剝離下來的。

楊開再一拳搗出,將這些源晶轟為齏粉,化為靈海將怪石包裹。

肉眼可見地,怪石持續不斷地吸收著四周的能量,彷彿永無止境。

……

就在流炎遇險的同時。千葉宗外,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上千位武者抵達千葉宗的護山大陣前方,沖千葉宗虎視眈眈。

這千人所屬勢力不同,卻似乎都以一個藍發中年男子為首。這中年男子也不知道修鍊了什麼玄功,一頭水藍色的長髮,不羈地披散在肩頭上,身形英偉,神情不怒自威。

他坐在一張十六人抬的無頂大轎之上,那轎身寬敞,還散發不弱的靈氣波動,顯然是一件不俗的秘寶,而此刻,這水藍色頭髮的男子正悠然地品著茶,似乎是來此地郊遊一般悠閑。

而在他身邊,圍聚了不少強者。

楊開曾經狠狠教訓過的天鶴城城主駱津赫然便在其中,只是短短時間,也不知道駱津服用了什麼靈丹妙藥,竟是傷勢盡去,完全看不出先前被楊開打傷的痕迹了,精神飽滿,面色紅潤至極。

那之前負責保護天照宮少宮主邱雨的兩個老者也在一旁,垂首而立,似是對著水藍色頭髮的男子恭敬至極。

還有一個讓人矚目的男子,論修為不比此地任何人差,虎背熊腰,長的極為粗狂,渾身上下散發出來的氣息也是暴戾非常,看起來四五十歲的樣子。

這男子站在一旁,不時地拿眼睛掃了一下那水藍色頭髮的中年男子,冷笑不迭,似乎極為瞧不起這水藍色男子的做派。

他們幾人都是附近宗門的掌舵人,地位實力都相差不多,偏偏這水藍色頭髮的中年男子搞的一副高高在上,鶴立雞群的樣子,自然讓旁人不喜。

這一副場景若叫不知情的人看到,只怕都以為此地武者以那水藍色頭髮的中年男子馬首是瞻呢。

上千武者,分屬五六個宗門勢力,匯合在此之後卻是一言不發,似乎在默默地等待著什麼。

駱津一臉怨毒憤恨,死死地凝視著前方,雙拳緊握。

前些日子他在城主府辦納妾大典,卻被人中途破壞,不但新娘子在眾目睽睽之下被人給搶走,連他本人都被打成重傷,若非僥倖的話,只怕早已死了。

雖然才幾日時間,但這事早已經在附近區域傳的沸沸揚揚,整個天鶴城的武者也都知道了此事。

他在天鶴城中的威望一落千丈,走到哪裡都感覺有人在背後指指點點的,不但如此,城內甚至有不滿的聲音出現,呼籲他讓位下台。

駱津豈能容忍這種事發生,他苦心經營天鶴城這麼多年,眼看著就要翻身與四周宗門平起平坐,怎麼甘心在最後時刻功虧一簣?

而這一切的罪魁禍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