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三十九章 時間不多

第兩千三百三十九章 時間不多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從今以後,你便可以隨意進出了。」邱澤淡淡說道。

石蒼英聞言大喜,知道邱澤這是真的把他當成了千葉宗宗主來對待,當然,這是在他俯首稱臣的前提下,若敢有什麼異心的話,石蒼英肯定自己會死的很慘。

邱澤晉陞帝尊境,這對任何一個宗門來說都不是好消息,可對石蒼英來說,先保住性命才是要緊的事情。

天極殿等幾個宗門的強者,也都站在邱澤身後,見他頤指氣使指點江山,心中一陣羨慕嫉妒恨,這就是帝尊境的權威,站在這裡,便可以讓其他人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這些強者都暗暗憤恨,怎麼晉陞帝尊境的就不是自己呢,偏偏是邱澤這老傢伙。

就在這時,一個老者忽然急急行來,在邱澤身後抱拳道:「宮主,葉恨不願透露進入山谷之法。」

邱澤還沒說話,天極殿的阮鴻博便已唾罵起來:「葉恨老兒也太不識抬舉了,邱宮主大仁大義沒要他性命,已是格外開恩,他竟如此冥頑不靈。」

白雲樓的穆關也道:「是及,葉恨敬酒不吃吃罰酒,邱宮主也需與他客氣了,我等一起出手,就不信破不開這山谷的陣法。」

說話間,他擺出一副躍躍欲試的架勢。

邱澤淡淡道:「你們可知千葉宗傳承了足有幾萬年?便是如今南域的幾個頂尖宗門中的一些,論傳承年月也不一定有千葉宗悠遠,這山谷中的陣法,乃幾萬年前大能之士親自布下。便是本座也毫把握將之攻破,就憑你們幾個也想做到?」

他一臉譏諷嘲弄之色,可穆關等人卻不敢有絲毫反駁,只能訕笑不斷。

「石宗主如何看?」邱澤轉頭望著石蒼英問道。

石蒼英沉吟了一下,沉聲道:「葉恨是塊硬骨頭。石某與他共事這麼多年,對他的脾氣和性格也算了解,莫說對他施以酷刑,便是真的殺了他,他也絕不可能透露破陣之法的!」

「哦?石宗主對葉恨的評價竟如此之高?」邱澤有些意外地望著石蒼英。

石蒼英正色道:「只是個老頑固罷了,若非如此。我千葉宗也不會一直沒落至斯……」

「行了,本座對你們千葉宗的事沒興趣,你只說如何能夠破陣便可。」邱澤不耐地打斷他的話。

石蒼英道:「既然從葉恨身上從下手,不妨試試從旁人身上找突破點……」言至此處,他詭譎一笑。道:「葉恨父女二人這麼多年來相依為命,彼此的感情可不是一般的好。」

邱澤聞言,轉頭瞧了他一眼,雙眸中神光深邃。

石蒼英心中一突,以為自己說錯了什麼話,被他盯的出了一身冷汗,正惴惴不安的時候,邱澤卻忽然一笑。道:「石宗主,那葉菁晗似乎也是你從小看到大的吧,你就沒點惻隱之心?」

石蒼英神情一肅。道:「小丫頭不知天高地厚,敢擋在邱宮主一統大業的道路上,自然是該付出點代價,正因為石某是她的長輩,所以才想她早點成長起來,這對她的心性也是一番考驗。」

「這麼說。你是為她好咯?」邱澤嘴角上揚,笑容譏誚。

石蒼英正色道:「石某一片苦心。希望她能夠理解。」

阮鴻博等人在一旁聽著,個個都出了一身冷汗。都頻頻朝石蒼英側目,似乎直到這一刻才知道石蒼英的真面目,同時為葉恨在自己身邊養了這麼一個怪物而感到悲哀,不過轉念一想,如今自己等人與千葉宗是敵非友,根本沒立場也沒必要去同情他。

「很好,此事交由你處理,希望石宗主不會讓本座失望!」邱澤淡淡一笑。

「石某必當儘力!」石蒼英一抱拳,沉聲道,旋即,他沖後方一揮手,吆喝道:「把人帶上來!」

眨眼間,葉恨和幾個一直追隨在他身邊的宗門高層便被帶到山谷外,幾人一來到此地,自然是對石蒼英一陣唾棄辱罵,雙眸赤紅,恨不得將石蒼英給咬死,石蒼英卻是面不改色心不跳,仿若沒有聽到一樣,氣定神閑地站在原地,從山谷內吆喝道:「葉賢侄,你睜開眼睛仔細看看,我身邊這些人都是誰。」

他聲音洪亮,傳遍四野,顯然已經傳到了山谷深處。

話音落下不久,山谷中的景色忽然一陣變幻,眨眼之間,那維持了幾萬年的幻陣便被解除,真正的山谷景色出現在眾人的視野之中。

舉目望去,葉菁晗,赤月等人的身影清晰可辨,距離石蒼英等人只有幾百丈而已,而在這幾人身邊,竟還有一座陣基平台。

「嗯?」邱澤眼睛一眯起,死死地盯著那個平台,下一刻他便低呼道:「空間法陣?」

以他的眼力自然是能看出那陣基平台是一個空間法陣,而且古老蒼涼,年月已久,只是他怎麼也想不明白的是,這山谷內竟然有這東西。

這法陣是連接到什麼地方去的?

邱澤不禁狐疑地朝石蒼英望去。

石蒼英也是一臉茫然之色,雖然他一直都知道這山谷是千葉宗的禁地,古往今來只有宗主可以踏足,但他卻不知道這禁地內到底都有什麼。

他一直以為這禁地是千葉宗歷代宗主的埋骨之地,所以才不允許旁人進入,可現在看來,卻是自己想錯了。

這禁地似乎連接這另外一個地方。

察覺到邱澤的目光,石蒼英訕訕一笑,道:「石某也是頭一次看到這個,不知其中到底隱藏了什麼玄機。」

邱澤冷哼一聲,顯然極為不滿,不過還是滿不在乎地道:「那空間法陣應該是損壞了,否則這幾人早已逃離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