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四十二章 早死早超生

第兩千三百四十二章 早死早超生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神色凝重,同樣往前踏出一步,頂住那濃郁的帝威之力,沉聲道:「流炎,帶他們進秘境,我來會一會這老傢伙!」

邱澤不過是個剛突破的帝尊,境界都還沒有穩固下來,楊開還真不怕他。

先前在千葉宗秘境中,他連帝尊三層境的屍傀都碰到了,更與之大戰一場,雖說底牌全部動用,還有法身相助,可好歹也算是有了經驗,此刻豈會懼怕一個帝尊一層境?

他如今也有道源三層境的修為了,正好拿邱澤檢驗下自己的實力。

滔天帝威猶如實質,瘋狂捲來,讓人不由自主地生出一種溺在水中的錯覺,連呼吸都無法順暢。

葉恨等人本就狀態不佳,此刻若非楊開擋在他們面前,只怕當場便要昏過去。

「主人,你若放心的話,拖延一陣,然後剩下的交給我如何?」流炎忽然在背後輕聲說道。

楊開神色一怔,不知流炎哪來的這麼大底氣,雖說剛才她硬吃了邱澤一擊毫髮無損,靈傀之軀的堅硬強悍程度一目了然,但此地畢竟有這麼多強者,更有邱澤這樣一個帝尊境,豈是那麼好對付的?

楊開自己都沒把握能夠將他們全部擊潰,本打算擒賊擒王,能幹掉邱澤最好,最不濟也要將他重創,只要打敗邱澤,剩下的人便是一盤散沙了,不足為懼。

可是流炎這淡定而自信的口氣讓楊開不免好奇萬分。

他不知道擁有了靈傀之軀的流炎到底擁有了什麼樣的殺手鐧,竟有膽子不將這麼多強者放在眼中。

不過現在顯然不是問這個的時候,楊開只是淡淡地道:「多大把握?」

流炎冷冷一笑:「十成!」

楊開愕然地扭頭望了她一眼,見她沒有絲毫開玩笑的意思,這才頷首道:「好,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一盞茶功夫!」流炎說著,忽然盤膝坐了下來,雙眸緊閉。

幾人全都不知道她到底要幹什麼,葉恨更是焦急不安,不斷地給楊開打眼色叫他逃離此地,花青絲見狀,若有所思地想了一陣,開口安慰道:「葉宗主放心吧,楊少自有安排,不會讓你們出事的。」

楊開精通空間力量,這邊又是陣基平台所在,就算最後不敵,眾人也可以通過這個法陣傳送到秘境中,所以根本沒什麼好怕的。

她倒是對流炎的舉動感到好奇,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幹什麼。

聽她這麼說,葉恨也只能無奈地妥協,心中只能暗暗期盼會有奇蹟出現。

「花姐,照看著點他們,實在不行的話就激活這個空間法陣進入秘境。」楊開叮囑了一聲後,身上的氣勢忽然暴漲,一絲絲清晰可辨的法則之力縈繞在身側,視邱澤的帝威壓制如無物,猶如一柄利劍切入其中,瞬間將其破開。

「果然有些本事,怪不得敢如此猖狂!」邱澤神色一凜,意外叫道。

他已晉陞到帝尊境,自然知道帝尊境與道源境之間的巨大差距,晉陞之後他自身的實力膨脹了十倍不止,他有自信三招之內解決任何一個道源境武者。

他本以為在自己的帝威壓制之下,此地無人可以自由行動,無論是誰都任他揉捏。可楊開一動他就知道自己想錯了,這世上竟還有道源境武者能夠破開自己的帝威之力。

那縈繞在對方身上的法則之力也是精純玄妙,讓人捉摸不定。

邱澤瞬間就意識到楊開絕非一般的道源境,再結合之前花青絲的表現,他更加堅信這兩人絕對是出身什麼大宗門,有著旁人沒有的底蘊。

說話之時,邱澤惱羞成怒,雙手迅速結印,那帝威之力陡然間提升一個檔次。

以他帝尊境的強者的身份,若是叫楊開這樣一個道源境衝到他面前那才是笑話,所以這一出手邱澤是不遺餘力。

事實上也很快見效,他印決結下,楊開的身形猛地頓住,雲淡風輕的表情變得艱辛起來,動作也一瞬間慢如鬼爬。

就在這時,一道人影忽然衝天而起,駱津夾雜著滔天怒意,神情猙獰,手持那玉如意一般的秘寶,竭力朝內灌入源力,口中厲喝道:「小子去死!」

說話間,狠狠朝楊開敲下。

他這一趟跟著邱澤過來就是要找楊開報仇雪恨的,他也知道,以自己的本事想要擊殺楊開機會不大。當時在城主府中,楊開只是道源兩層境便將他打的毫無還手之力,如今楊開已經晉陞到三層境,彼此之間的差距愈發加大了,自己更不可能是對手。

他想報仇,只有藉助邱澤之威。

此刻無疑就是最好的時機,楊開被邱澤帝威壓制,一身實力恐怕半點都發揮不出來,一旦被他的秘寶敲中就必死無疑。

邱澤反正是不在乎楊開是生是死,只要將屍身帶回去熬煮成藥湯便可,所以駱津覺得自己這個舉動不太可能得罪他。

這一刻,駱津義無反顧地出手了,之前在楊開這受到的所有羞恥和屈辱全部爆發了出來。

一擊之下,虛空塌陷,那玉如意似乎蘊藏了毀天滅地般的力量,毀滅性的氣息朝楊開撲面而來。

駱津面上的笑容愈發猙獰,一雙赤紅的眼中隱隱有些復仇的快感,似乎已經瞧見了楊開被他一擊轟殺的結局。

就連邱澤也在這一瞬間配合起駱津的舉動,他暗暗地將自身帝威濃縮,化為束縛之力,禁錮楊開的行動。

轟……

玉如意砸下,楊開所在的地方直接出現一個虛空黑洞,方圓十丈範圍什麼都沒有留下。

駱津落地,瞧著前方那吞噬萬物猶如張開的獸口般的黑洞,忍不住放聲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