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四十四章 屠殺

第兩千三百四十四章 屠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小子,你精通空間之力,本座確實沒把握留下你。」邱澤臉色陰沉地望著楊開,之前一番交手他就察覺到了,楊開的實力壓根就不遜於他,甚至可以說比他還略勝一籌,再加上對方精通空間力量,邱澤確實一點留下他的把握都沒有。

換句話說,楊開想走的話隨時都可以走,他邱澤就算不服只能幹瞪眼。

但事實上,楊開並沒有走,因為他還有許多朋友在這裡,不可能一個人逃脫,所以邱澤並不慌亂,只是陰笑著道:「你若走,本座不攔你,不過這些人……哼哼……」

他沒有說太多,但那口中的威脅卻是顯而易見的。

「邱澤老狗,你果真是不要臉了。」葉恨怒吼道。

邱澤無動於衷,只是望著楊開道:「小子你自己考慮清楚,是自己逃了,還是留下來與這些人同甘共苦。」

話雖然這麼問,可他還真怕楊開不顧這些人的死活,獨自一人逃跑,若是那樣的話,那他日後恐怕一直都要提心弔膽的生活,楊開只是道源三層境就有如此強大的實力,一旦讓他晉陞帝位,天照宮怎能抵擋?

這樣的敵人,要麼不招惹,要麼就直接斬草除根,否則必定後患無窮。

邱澤在賭,賭楊開不會不管+≯這些人,而且他有很大的把握楊開不會獨自逃跑,只要他不逃跑那一切都好說,自己手下這麼多強者匯聚,還怕干不掉他?今日就算付出一些代價,也必須將楊開斬殺此地。

阮鴻博等人明顯與邱澤都想到一塊兒去了,所以雖然個個面色難看,卻並沒有退縮,望著楊開殺念涌動。

楊開站在陣基平台上。環視了一下四周,似要將在這裡為難他的人一個個都記在心中一樣,但凡被他目光掃到的武者,無不面色大變,紛紛撇開目光,驚懼至極。

「很好。這可是你們逼我的,希望你們不要後悔!」楊開獰笑一聲,手上忽然出現一個手鐲模樣的秘寶,那手鐲之上跌宕出濃郁至極的能量波動,若只是如此的話也就罷了,關鍵是一絲絲清晰的帝韻和帝意在手鐲出現的瞬間便瀰漫開來。

「帝寶!」邱澤眼帘一縮,目露炙熱的光芒。

其他人也都是一副不敢置信的表情,個個瞪大了眼珠子。

楊開手上那百萬劍絕對是帝寶無疑,這一點他們已經深刻領教過了。一個道源境武者能擁有一件帝寶已經足夠震撼,可他竟還有另外一件。

這小子到底是什麼來頭?手上怎麼有如此多的帝寶?

邱澤心中驚恐萬分的同時,眼珠子都紅了,想他好不容易晉陞到了帝尊境卻無帝寶可用,楊開一個道源境居然一下子拿出來兩件帝寶,這讓他怎能不羨慕嫉妒恨。

這一刻,邱澤連猜測楊開背後到底有什麼大勢力都懶得去想了,只想著趕緊滅了楊開。將這兩件帝寶搶過來再說,以他現在的修為。若有這兩件帝寶相佐,實力必定暴漲啊。

「動手!」邱澤怒喝一聲,第一個朝楊開沖了過去。

其他人一看,也都不敢再遲疑,紛紛跟上。

葉恨等人臉色大變,個個面如死灰。覺得這一次怕是在劫難逃了,就連花青絲也是俏臉凝重。不過楊開沒讓他們退進秘境,花青絲知道楊開肯定有自己的打算,所以一雙美眸朝他矚目過去,想看看楊開還有什麼殺手鐧。竟能抵擋這麼多強者的攻擊。

只見楊開伸手在那手鐲上一拍,緊接著,一大團黑色的東西忽然自手鐲內飛出,嗡嗡之聲連綿不絕,就好似手鐲上打開了一個無形的缺口,無數黑色異物被釋放了出來一樣,眨眼之間,陣基平台四周便被黑色籠罩,圍的密不透風。

「蟲子?」花青絲一聲嬌呼,總算是看清這些黑色的東西到底是什麼玩意了。

那赫然是一隻只約莫米粒大小的黑色蟲豸,數量數之不盡,匯聚成一片蟲雲,化作防護將他們圍在中間,花青絲從這些蟲子身上明顯感覺到一絲讓她不太舒服的氣息。

這氣息與當日在楓林城外遇到的那上古巨魔的氣息很是相似。

這個發現讓花青絲嚇了一跳,哪裡還不知道這些蟲子有些古怪?不管它們到底是什麼,竟能擁有上古魔氣的氣息,那就絕對不是好惹的。

蟲雲乍現,嗡鳴一片,在陣基平台四周圍城銅牆鐵壁,邱澤等人齊齊出招,各種秘術秘寶的攻擊轟擊在蟲雲上,將無數黑蟲打的暈頭轉向,掉落在地。

邱澤凝重的神情一下子施展開來,他本來還在提防楊開,唯恐他施展出什麼不得了的手段,但一見這些古怪的蟲子居然如此不堪一擊,一顆心頓時放了下來,覺得楊開怕是有些黔驢技窮了。

邱澤心中大喜,正欲再施極招破開蟲雲的防護的時候,卻本能地感覺有些不對。

他連忙低頭朝地上的蟲子望去,只見那些被掃落在地上的黑蟲居然一個個都毫髮無損,只是輕輕抖動了下翅膀就生龍活虎起來,不但如此,似乎是因為受到了攻擊,這些黑蟲全都散發出狂暴桀戾的氣息,朝附近的武者撲咬過去。

這是什麼鬼東西?邱澤心中一突,還不等他想明白,一隻漆黑的蟲子便已撲到了他身上,緊接著,邱澤忽然感覺自己的識海微微一疼,似乎被什麼東西給扎了一下,就這麼一下,他駭然地發現自己的神識少了一角。

這黑蟲竟能吞噬自己的神念?邱澤亡魂皆冒,一下子冷汗淋淋。

他看的清楚,這蟲子分明是撲到了自己的手臂上,還隔著幾層衣服,即便是被咬到也只可能咬在手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