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四十五章 四象皆殺

第兩千三百四十五章 四象皆殺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自楊開祭出奴蟲鐲,釋放出噬魂蟲,前後不過三十息的功夫,幾大宗門前來尋釁滋事的武者便死了七成之多,甚至有好幾位道源三層境武者也沒能逃過此劫。

噬魂蟲如此強大的戰鬥力是楊開始料未及的,可以想像,再多一些時間的話,只怕連邱澤這樣的帝尊境都要被噬魂蟲給幹掉。

阮鴻博等人已經嚇破了膽,這一趟跟著邱澤過來,本是想為死去的柯天等人報仇雪恨,卻不想仇沒報掉,己方反而遭遇了重大損失。

這已經傷及了天極殿的根基了,他帶來的人可都是天極殿的精銳。

其他宗門也都是如此,每家都損失巨大。

到了這時,他已經後悔來千葉宗了,若是不來千葉宗的話怎會發生這種事?他完全可以摟著自己那兩個漂亮的女弟子風花雪月,對酒當歌。

眼看一個個熟悉或者不熟悉的武者倒斃在自己身邊,而邱澤卻沒法力挽狂瀾,阮鴻博再也堅持不住了,如今這局面再留下來的話只有死路一條,他竭力催動源力,震開圍聚在自己四周的噬魂蟲,嘶吼道:「走!」

話音落下,他已率先朝山谷外衝去。

其他人哪還敢怠慢,紛紛施展身法飛從而出。

「現在想走?晚了,全給我留下來!」一個清脆的聲音忽然響起,陣基平台處,一直緊閉美眸巋然不動的流炎忽然睜開了雙眼,那一雙清澈如寶石般的眸子里滿是森冷的殺機。

自戰鬥開始,流炎一直盤膝坐在這裡動也不動,沒人知道她在幹什麼,就算是楊開也不知道,此刻見她忽然有了動作,自然是好奇地朝她望去。

只見流炎兩隻小手忽然一掐訣,口中脆生生地嬌喝道:「青龍!」

印記結下,她直接轟向附近一座山峰,那山峰形狀古怪至極,看起來就好似是一條真龍匍匐在那裡。

而隨著印記拍入,那山峰竟然忽然嗡鳴一聲,緊接著,一股強大的氣息忽然自山峰內部瀰漫而出,與此同時,沉寂了幾萬年的山峰就彷彿被賦予了生命似的,山上草木晃動,碎石崩裂。

在那龍行山峰的龍首處,兩隻巨大的眼睛忽然睜開,蘊藏無上龍威。

轟隆隆……

山峰一下子衝天而起,伴隨著碎石不斷掉落,一條青光熠熠,長達百丈的龐然大物忽然橫亘在天空之上,這龐然大物搖頭擺尾,氣息恢弘,讓所有人都獃滯在原地。

龍威壓下,每個人都生出一種渺小的感覺,覺得自己在這青龍面前彷彿就是一隻微不足道的螻蟻。

「真龍?」花青絲美眸緊縮,不敢置信地望著眼前這一幕,根本不敢相信在這千葉宗的一條山峰之下,竟然隱藏了這樣一隻真龍。

不過很快她就發現不對了,這真龍沒有絲毫生命氣息,雖說那濃郁的龍威無比鮮明,但它絕對不是活物。

「天傀!」葉恨整個人都傻掉了,兩隻眼珠子瞪大,怔怔地望著那橫亘在天上的青龍,霎時間老淚縱橫,張開手朝虛空握去,似乎是想將那青龍握在手上,他哽咽不斷,失聲道:「這是天傀啊!」

「爹爹你是說……這是我千葉宗的天級傀儡?」葉菁晗一下子就明白葉恨所言何意了,芳心震撼無比。

千葉宗諸多功法和秘術失傳了幾萬年,傀儡之道一落千丈,莫說天級傀儡了,就是那些廣場上的地級傀儡,千葉宗也無人能夠驅使。

至於天傀,連葉菁晗都不知道被隱藏在什麼地方,這一點葉恨從來沒跟她提起過。

原來天傀一直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葉菁晗舉目四望,瞧著或遠或近那些形態古怪,大小不一的山峰……

原來,這些山峰全都是天傀隱匿之地。幾萬年的風吹日晒,幾萬年的塵埃覆蓋,它們全都被掩藏在這一座座山峰之下,靜靜沉睡。

今時今日,時隔幾萬年,終有一具天傀被喚醒,飛身雲霄,展露恢弘身姿。

這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一件事。而且喚醒驅使這天級傀儡的還不是千葉宗的人,而是一個從未見過的七八歲的小丫頭。

葉恨看了看那天上的青龍,又看了看流炎,一雙老眼中滿是火熱之色。他不知道這小丫頭為什麼能夠驅動天傀,但他知道對方是跟楊開在一起的。

換句話說,楊開應該找到了千葉宗那些失傳的功法和秘術!

千葉宗真的有救了!

楊開眉頭一揚,只是略一思索,就隱約明白流炎為何能夠驅使天級傀儡了。這大概跟她現在是靈傀之軀有關係,或許她的靈傀之軀中本就有驅使天傀的妙法。

怪不得她讓自己拖延一陣,說剩下的就交給她了,原來是這個樣子。

連天級傀儡流炎都可以驅動起來,確實足以橫掃此地,儘管這天級傀儡沉睡了無數年,但楊開依然能夠感覺到它絕對有帝尊境的實力,而且還不是一般的帝尊境!

那青龍天傀中散發出來的強橫氣息,比起千葉宗秘境內的屍傀毫不遜色。

千葉宗中,那些躲起來或者受傷的弟子們陡然發出吶喊和呼喚之聲,層層跌跌,傳遍四野,儘管沒人告訴他們,可他們依然能夠察覺到這是宗門的天級傀儡!

弟子以宗門為傲,宗門以弟子為榮!天傀時隔幾萬年重新現世,這是千葉宗大興之兆,每個千葉宗的弟子都心緒澎湃,激動的難以自持。

而另一邊,正倉皇朝外逃竄的石蒼英卻是傻眼了,內心深處一陣悔恨湧上來,差點沒讓他吐出一口鮮血。

他是千葉宗望新一派的領袖,一直都覺得宗門不應該這般墨守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