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四十六章 必須死

第兩千三百四十六章 必須死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血腥之氣衝天而起,那被封鎖住的一片天地之間,幾乎成了人間地獄。↖,

石蒼英也不知道動用了什麼壓箱底的絕招,竟沒有立刻死去,精血瘋狂燃燒,一直在苟延殘喘,不過死亡的氣息不斷逼近,他只能哭喊哀求道:「宗主,我錯了,宗主繞我一命,我必悔改!」

到了這時,他總算明白自己站錯隊了,若是早知道祖宗留下來的天傀如此強大,他怎會有什麼異心?只怕比葉恨還要積極,去鑽研如何驅使天傀的秘術。

可是現在想這些又有什麼用?這四大天傀出世,都沒有怎麼動手,只是結出一個殺陣來,就讓侵犯之地全軍覆沒,他又豈能獨活?

他只能哀求葉恨,望葉恨念及這些年共事的情誼,繞他不死。

流炎扭頭瞧了瞧葉恨,徵詢他的意見。

葉恨面色平靜,淡淡道:「在你出手偷襲我,打開宗門護山大陣的那一刻,你便不是千葉宗的人了。」

石蒼英大驚失色,叫喊道:「宗主大人,石某這些年對宗門忠心耿耿,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宗主饒命啊。」

葉恨徐徐搖頭,對流炎道:「姑娘動手吧,我不想再聽到他說話。」

若說石蒼英之前一直跟他不對付,彼此理念有衝突,葉恨倒也不會對他下殺手,畢竟石蒼英不管怎麼說也是在為宗門的未來考慮,為宗門謀出路,就算有點私心也是人之常情,曾幾何時,葉恨也懷疑過自己一直堅持傀儡之道是否正確。

可是他千不該萬不該主動開啟護山大陣,讓宗門弟子被屠戮。

今日若是放過石蒼英,那死去的上千弟子如何瞑目?

所以石蒼英必須得死!

流炎聞言。輕輕頷首,神念只是一動,那四象皆殺中是無上殺勢便齊齊朝石蒼英轟了過去。

肉眼可見地,石蒼英整個身體忽然如一隻被吹起的氣球,一下子膨脹開來,緊接著就爆成一團血霧。屍骨無存。

至此,侵入千葉宗的武者,一個不剩,全死在了這山谷之中。

流炎雙手結印,那四象天傀徐徐收斂殺勢,再次匍匐在原地,一動不動。

血腥味濃郁無比,山谷內靜謐無聲,葉恨扭頭四望。雖有欣慰,卻依然神色悲愴。

千葉宗這一次損失不小,若非最後關頭楊開出現拖延了一陣,只怕連根基都要被毀掉,唯一讓葉恨感到慶幸的是,楊開從秘境安然返回了,還帶回了驅使天傀的秘術。

「爹爹……」葉菁晗輕輕地喊了一聲,攙扶著自己年邁的老父。見他老態龍鍾,不禁眼圈一紅。

葉恨擺了擺手。只是正色沖楊開一抱拳道:「楊少大恩,葉恨與千葉宗上下沒齒難忘……」

楊開微微一笑道:「葉宗主不必客氣,我也沒出多少力氣,能一舉擊潰強敵,還多虧了貴宗的天傀。」

說話間,他朝那四象天傀瞧了一眼。心裡盤算著若是把這四象天傀給帶在身邊該多好啊,這四象天傀的威力他可是見識過的,雖說滅殺邱澤等人有些大材小用了,但楊開敢肯定,剛才那一戰中。這四象天傀連百分之一的威能都沒動用。

若是將這天傀的威力全部開發出來,也不知道是什麼光景。

頓了一下,他再次開口道:「大戰之後,葉宗主想必有許多事情要處理,我等就先不打擾了,待葉宗主處理完宗門之事,咱們再詳說。」

葉恨自然知道他所指何意,也知道現在不是說話的好時機,立刻頷首道:「好,好,菁晗,帶楊少和諸位朋友下去休息,我將宗門之事稍稍處理再去拜訪。」

……

葉菁晗將楊開等人重新領回那主峰的大殿之中,便轉身離開了。

如今千葉宗內有許多事情要忙碌,不但宗門大陣要修復,還有許多弟子受傷了需要照顧,葉菁晗自然不能留在這裡。

等她走後,赤月等人才忽然將目光投向楊開,全都是詢問之色。

今日之事發生的太過突然,他們有很多沒弄明白的地方。

楊開道:「去我房間說吧。」

片刻後,眾人都來到了楊開的廂房之中,楊開這才微微一笑,將花青絲介紹給諸人。

先前他雖然吩咐過花青絲保護赤月等人,但花青絲一直沒在他們面前露過面,直到石蒼英派人來擒拿他們的時候,花青絲才忽然出手將來人打傷。

不過她也沒有自我介紹過,只是告訴赤月等人自己是楊開的朋友。

現在聽楊開一番解釋,這才清楚花青絲的行動都是楊開暗中吩咐的。

「那……這個小妹妹又是誰?」赤月一臉茫然地望著流炎,她總感覺流炎有些古怪,這種古怪倒不是危險的意思,而是她覺得流炎的氣息很是與眾不同。

更何況,一個看起來七八歲的小姑娘,竟然有道源三層境的強大實力,這事本就有些不可思議。

與流炎比較起來,赤月等人覺得自己簡直弱爆了。

楊開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自己跟流炎之間的關係,倒是流炎直接站了起來,盈盈行了一禮,脆生生道:「流炎是主人的奴婢,見過諸位大人!」

「主人?奴婢?」赤月美眸古怪地望著楊開,冷哼道:「瞧不出來啊,你還有這個愛好。」

艾歐也是一臉譏諷地望著楊開,道:「你做這事,雪月她們知道么?」

這兩位,一個是丈母娘,一個是老丈人,雖然不是一家人,但怎麼說也是楊開的長輩了,考慮事情都會從扇輕羅和雪月的角度去想,唯恐楊開來到這花花星界,見異思遷,忘記在故鄉星域中的伴侶,所以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