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五十五章 神秀補天蓮

第兩千三百五十五章 神秀補天蓮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先前楊開帶著劉纖雲闖進聚寶樓的時候,就被不少人看見了,這些武者無所事事,自然是想看個熱鬧,隨後聚寶樓的大門被那光頭大漢給關上,倒讓人看不見裡面的情況如何。

雖然看不見,可裡面傳出來的劇烈能量波動和乒乒乓乓的動靜卻不是假的。

這短短一會兒的功夫,圍觀看熱鬧的武者已經多達幾千了。

這時楊開打開大門走出來,一下子就被幾千雙眸子矚目。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都覺得楊開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竟敢在皋城裡招惹聚寶樓,這不是找死是什麼?且不說聚寶樓的後台是城主大人,就說聚寶樓本身的那些武者實力就極為不俗,那大掌柜的更有道源境頂峰的修為,若非年紀大了,經脈和肉身老化,絕對有衝擊帝尊的資格。

而楊開年紀輕輕的,就算有點實力也絕對不會太強。

他們以為楊開這次註定要吃個大虧。

可事實卻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

楊開施施然從聚寶樓里走出來,不但毫髮無傷,渾身衣衫都沒個褶皺,反倒是聚寶樓內,橫9■七豎八地躺了幾具屍體,鮮血滿地,那光頭大漢和聚寶樓的大掌柜更是臉色慘白,渾身氣息萎靡,一看便是被人廢了修為。

一陣倒吸涼氣的聲音響起,不少武者望著楊開的眼神終於變了顏色,意識到這青年大概不是什麼好招惹的,極有可能也是個帝尊境。

畢竟他才進去多長時間啊?前後幾十息的功夫,憑藉一己之力就將聚寶樓給折騰成這樣,若不是帝尊境,又何來這等手段?

楊開走出來的時候。那圍聚的近一些的武者都不由自主地往後退去,滿眼的忌憚之色。

楊開冷眼掃了下四周,冷哼一聲,也沒去理會這些人,只是帶著劉纖雲邁步走進對面的茶樓里,繼續上了三樓的那茶桌前。叫人換了一壺靈茶上來。

他大鬧了聚寶樓,打傷打死聚寶樓的人,非但沒有離開逃走,反而還進了對面的茶樓里喝茶,這一幕叫那些看熱鬧的事瞧去,又是一陣難以置信。

一個個都暗暗佩服楊開膽大包天,覺得他若不是實力強大不懼龐廣,就是來頭不小,能夠讓龐廣投鼠忌器的那種。

不過他們與楊開非親非故。自然也懶得去管這些,反倒是店門大開的聚寶樓,讓這些武者起了濃厚的興趣。

在皋城裡廝混的武者,基本上都是視人命如草芥,作風彪悍之人,他們才不會理會這次的事情誰對誰非,只是現在聚寶樓里擺設的那些靈草妙藥,奇珍異寶什麼的都無人看守。正是下手的好機會啊。

雖說聚寶樓是龐廣名下的產業,但人為財死鳥為食亡。到了這個時候,總有那麼一些人心癢難耐。

在沉寂了片刻之後,一道身影忽然從人群中竄了出去,直接衝進了聚寶樓內,然後將那擺放在葯柜上的靈草妙藥一股腦地掃進了自己的空間戒。

其他人一看,哪裡還按捺的住。紛紛效仿,一時間,衝進聚寶樓趁機打劫的武者多如過江之鯽,不大一會功夫,整個聚寶樓都被掃空了。稍微有點價值的東西全部消失不見,東西沒了,那些武者也很快作鳥獸散,消失不見。

茶樓之上,楊開將這一幕看在眼中,一臉的無動於衷,不過對於皋城裡這些武者的作風倒是稍微有了些了解。

「師兄……」劉纖雲卻是如坐針氈,渾身都不自在,怯怯地道:「我們還是走吧。」

不是她對楊開的實力沒信心,只是畢竟惹下這麼大的亂子,而且事情的起因還是她,她不想再為楊開招惹更強的敵人。

「不用。」楊開微微一笑,給她倒了杯靈茶,道:「這裡這麼混亂,你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他對劉纖雲這幾年的遭遇還是很好奇的,當初從碧羽宗一起逃出來之後,他將自己身上的財物分了一半給劉纖雲,兩人便分頭逃跑了,後來楊開去了楓林城,一直打拚到現在,沒想到這一趟路過皋城的時候卻碰見了她。

「我來這好幾年了。」劉纖雲苦笑一聲,簡單地將自己這幾年的事情講述了一遍。

其實也沒什麼好講的。

自與楊開分別之後,她便像個無頭蒼蠅一樣在南域流竄,直到來到了皋城才安穩下來,因為皋城這裡雖然混亂不堪,但附近卻是有不少適合她歷練的地方。

她可以在那些地方尋找一些修鍊的資源,幾年下來,日子過的雖然艱辛,但好歹也算是晉陞到了道源境的程度。

前些日子她在附近一個叫寂虛嶺的地方偶然得到了一株靈藥,便想著帶回來賣些源晶,然後購買一些源凝丹,本以為聚寶樓的後台是城主大人,應該很不錯,卻不想聚寶樓的人見她拿出了那一株靈藥之後,只給她出了一萬下品源晶的價格。

劉纖雲雖然也不知道那靈藥到底是什麼,有什麼作用,可本能地覺得那靈藥絕對不止那麼點源晶,哪裡肯賣?一番理論之下,對方竟然直接沖她動手,後來的事情楊開也都知道了。

「師兄,這靈藥送你吧,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劉纖雲說著,將那玉盒遞給了楊開。

「我看看。」楊開伸手接過,將玉盒上的禁制解除,將玉盒打開了一條縫隙。

霎時間,一股清香從玉盒中逸散出來,這香氣嗅入鼻中,楊開不由地精神一振,整個人的識海都清明不少。

碰地一聲,楊開急忙將玉盒給闔上了,面上一片難以置信的表情。

溫神蓮?

玉盒雖然只被他打開了一道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