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五十六章 藏龍卧虎

第兩千三百五十六章 藏龍卧虎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剛才在聚寶樓鬧事的,是你們二人?」龐廣一上來便直奔主題,沖楊開和劉纖雲冷聲喝問,顯然是不知通過什麼渠道得知了鬧事者的樣貌。

劉纖雲俏臉白,不敢答話。

她只有道源一層境的修為,而且才晉陞沒多久,境界都沒穩固下來,面對一個帝尊境自然是壓力如山。

楊開卻是氣定神閑,不為所動,只是淡淡地瞧了一眼龐廣。

與邱澤想比,龐廣的氣息無疑要濃郁雄渾一些,他顯然比邱澤要強大,不過這種強大也及其有限,以楊開如今的實力和手段根本無需懼怕他什麼。

兩人一個都沒有答話,龐廣頓時怒道:「本座問話,爾等敢不答?」

帝威轟然瀰漫開來,充斥著整個茶樓,那些還在茶樓里喝茶的武者們個個臉色大變,表情艱辛,那濃如實質的殺機滲入血肉骨骼,讓他們渾身冰寒,暗罵楊開不知天高地厚,在城主大人面前竟也如此放肆,結果把他們也給連累了。

楊開輕輕一揮手,就彷彿一柄利劍划過陰霾的天空,籠罩著他和劉纖雲的帝威之力瞬間煙消雲散,大有一種撥開雲霧見晴天的感覺。

龐廣吃了一驚,這才重新審視起楊開來。

他分明察覺到楊開只有道源三層境的修為,可那一揮手竟能驅散到自己的帝威,這算怎麼回事?雖然只是一個動作,但龐廣已經不敢再小覷楊開了,意識到對方大鬧了聚寶樓還敢大刺刺地坐在這裡,大概是有什麼依仗。

這傢伙,難道出身什麼頂尖的宗門?若非如此怎會有這等底蘊?

聽聞那些頂尖宗門的精銳弟子,就有越階作戰的實力,若這青年真的來自什麼大宗門的話,那今日之事還真不好辦。

一時間,龐廣心中忽然有些患得患失起來,他身為一方城主,名下產業被人掀了個底朝天,手下強者死的死傷的傷,若是不叫對方給個滿意的說法,那他的面子往哪擱?

可對方若是來頭不小的話,自己未必招惹的起,別看龐廣在這皋城是個土皇帝,可在那些頂尖宗門眼中他還真不算什麼東西,人家隨便派個長老來都能滅他幾十上百回。

就在他心思急轉,考慮該如何解決今日之事,既不太得罪人又讓自己保全臉面之時,忽然察覺身邊有異。

他悚然一驚,扭頭望去,只見一個半大老者不知何時出現在他身邊,這老者一頭花白的頭,精神矍鑠,身穿一件灰麻布衣,看起來毫不起眼。

這老東西什麼時候來的?

龐廣心中驚疑不已,剛才他只顧著考慮楊開的事,竟是沒注意這老者何時走了過來,而且這老者的面貌看著也是極為陌生,他顯然是從未見過此人。

老者驟然出現,楊開也是嚇了一跳。

龐廣剛才有所分神,沒怎麼注意這老者的現身,楊開卻是看的清清楚楚。

這半大老者出現之前毫無徵兆,似乎只是一個眨眼的功夫,他便現身了。

楊開心神一凝,悄悄放出神念去查探老者的修為,可讓他驚駭的是,自己的神念探入那老者身上竟如石沉大海一般,不知所蹤。

這人……竟是個比龐廣還要厲害的帝尊境,最起碼也是帝尊兩層境,極有可能是帝尊三層境。

皋城裡居然有這樣的強者?他內心震動,表面不動聲色地望了一眼龐廣,若這兩人是一路的,那這一次的事情就麻煩了。他本以為皋城只有一個龐廣,所以才絲毫沒有懼怕,但現在殺出個更厲害的老傢伙,楊開心中已經在考慮該如何安全脫身了。

不過一看之下,倒讓楊開安心不少,因為龐廣此刻也是一副疑神疑鬼的樣子,顯然是不認識這個半大老者。

身為一方城主,竟然不知自己管轄之地藏龍卧虎,不得不說,龐廣這個城主做的挺失敗。

而那半大老者此刻目光灼灼,似乎現了什麼極為感興趣的東西,沖楊開微微一笑道:「老夫姚昌君,乃此間茶樓主人,小兄弟如何稱呼?」

他一臉和藹神色,彷彿平易近人的前輩,但楊開卻本能地感覺到一絲危險的氣息。

楊開還沒來得及說話,龐廣卻忽然冷哼一聲,道:「本城主有事要與這年輕人談一下,無關人等先行退下。」

他一副頤指氣使的模樣,似乎根本沒把這姚昌君放在眼中。

一語出,楊開的表情立刻古怪起來。

不過很快,他便豁然明了。猜測龐廣是不知道這姚昌君的深淺,否則絕對不敢如此說話。再加上他之前想要在楊開面前抖抖威風卻沒能成功,姚昌君現身之後竟然也不正眼瞧他,大概是有些惱羞成怒了。

楊開不把他放在眼中就罷了,區區一個茶樓的主人,受他管轄,竟也敢不把他放在眼中?

身為一城城主,龐廣如何能忍?

「讓老夫退下?」姚昌君嘿嘿一笑,饒有興緻地望著龐廣,森聲道:「你確定?」

龐廣這才意識到有些不對,連忙放出神念去查探姚昌君的修為,可是已經遲了,他的神念還沒觸及姚昌君,後者已經輕飄飄一掌朝龐廣拍了過去,口中冷哼道:「區區一個帝尊一層境也敢在老夫面前放肆,滾開吧!」

那掌心之中,源力跌宕,猶如星辰漩渦,蘊藏巨大威能。

一掌出,天地為之震動。

龐廣面色大變,哪還不知道自己瞎了狗眼,招惹上了不該招惹的人,大驚之下匆忙朝後飄退,口中驚恐道:「前輩恕罪!」

可無論他如何躲閃防備,那一掌依然結結實實地印在了他的胸口處,伴隨著一聲響動,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