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五十九章 寂虛大漩渦

第兩千三百五十九章 寂虛大漩渦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這荒郊野嶺的,楊開忽然讓她把衣服給脫了,而且用的還是一副不容反駁的語氣,劉纖雲自然又氣又羞,難免有些想歪。

楊開道:「那玉盒上被姚昌君下了印記,所以他能鎖定我們的位置,我不知道你衣服上有沒有,但總要防範一下,你換一套衣服。」

聽他這麼一解釋,劉纖雲才知道楊開到底是什麼意思,明白自己是誤會楊開的用意了,一時間臉色大囧。

她倒也不是扭扭捏捏的小女孩,知道原委之後立刻開始寬衣解帶。

不多時,她便換了另外一套衣物,將自己原本的那一套一把火燒了個乾淨。

三千里之外,姚昌君的身形忽然頓住,面色鐵青無比,因為就在剛才他忽然察覺到自己種下的追蹤印記竟然消失不見了。

當時在那茶樓上,他從楊開手中奪走玉盒後,便直接烙下了一個印記,這倒不是他能未卜先知,只是小心而已,他在皋城等了兩百年,總算見到了補天蓮,哪能不謹慎?

事實證明,他的這份謹慎讓他得以在這五天內一直追著楊開不放。

可就在剛才,那印記忽然不見了。

姚昌君哪裡還不知道楊開肯定是發現了自己種下的印記,並且將之抹除了!可讓怎麼也想不通的是,楊開區區一個道源三層境,怎麼就能抹除自己的印記?

這實力的差距又不是假的。

霎時間,姚昌君又急又怒,仰天嘶吼:「小子,就算是掘地三尺。本座也會將你抓回來!」

儘管沒了印記為他指明方向,但姚昌君依然不願就此善罷甘休,補天蓮可不是隨隨便便能見到的東西,這次能夠得見完全是機緣所致,錯過這一次。日後他可能再也見不到了。

他暗暗發誓,無論如何也要找到楊開,將他碎屍萬段,奪回補天蓮。

寂虛嶺深處,楊開臉色難看。

雖然徹底擺脫了姚昌君,但楊開卻發現自己的處境並沒有變好。因為這鬼地方竟然讓他迷路了。

問了一下劉纖雲,她也表示不知如何才能從這裡出去,這麼深的地方,她只進來過一次,上次能夠出去全是運氣。

附近環境似乎全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楊開暈頭轉向地在這裡走了大半天,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兜圈子,連他的神識也無法延伸太遠,這裡似乎有一種神奇的力量,壓制了他的神念。

某一刻,楊開忽然停了下,面色凝重地掃視四周。

「師兄,怎麼了?」劉纖雲緊張地問道。

「你有沒有感覺。這片土地在動?」楊開問道。

劉纖雲頓時出了一身冷汗,雖然楊開的語氣平淡,但那話中的意思卻讓她有些毛骨悚然。

「或許是錯覺……」楊開喃喃自語了一聲。

劉纖雲吞了吞口水。輕聲道:「師兄,寂虛嶺一直有一個說法……」

「什麼說法?」

「有人說寂虛嶺……是活的。」劉纖雲俏臉發白。

「活的?」楊開眉頭一揚。

「恩。」劉纖雲頷首,道:「寂虛嶺的地貌無時無刻都在變化,所以這地方一直都沒有過地圖的信息,有的時候某一個地方的地貌變化極快,有的時候變化又很慢。讓人無法察覺,但是大多數人都覺得。寂虛嶺是活的。」

楊開緊皺眉頭,若有所思地想了一陣。忽然眼前一亮,道:「這說法未必正確,但絕對有一些依據。」

「什麼意思?」劉纖雲不解地望著楊開。

楊開道:「師妹你一直都在寂虛嶺外圍活動,是不是也經常能發現好東西?」

「對啊。」劉纖雲答道,「不但是我,皋城有很多人都是這樣的。」

楊開點點頭道:「既然有很多人常年在外圍活動,按道理來說,外圍應該是寸草不生才對,就算有什麼好東西也早就被人拿走了,可是你卻是能經常發現一些好東西……」

「這也是我一直很奇怪的地方。」劉纖雲頷首道,她一直不明白這是為什麼,自己來過寂虛嶺很多次,除了偶爾幾次運氣很不好什麼都沒找到之外,其他的時候總是能在外圍發現一些對自己修鍊有用的東西。

可這顯然是不合常理的。

「師兄你的意思是……」

楊開道:「寂虛嶺在動,每隔一段時間,深處的大地會流轉到外圍,深處的靈草靈藥自然就會隨之出現在外圍了,所以外圍才會時常有好東西。」

「你怎麼知道的?」劉纖雲訝然至極,她在寂虛嶺生活了好幾年,也沒想到這個方面去,楊開才來了幾天,竟然想到這一層了。

楊開微微一笑,道:「猜的,對不對我也不清楚。」

不過這個猜想極有可能是真的,因為這完美解釋了寂虛嶺外圍為什麼時常會出現好東西的原因。這一片大地是活的,以一種常人無法察覺的速度蠕動翻滾,當原本深處的土地流淌到外圍的時候,自然就將好東西帶出去了。

而身在寂虛嶺中的武者,卻有一種不知廬山真面目的感覺,根本無法察覺寂虛嶺的變化。

嘩啦啦……

就在這時,四周忽然一陣翅膀撲騰的聲音傳出,緊接著,密林之中無數飛鳥騰空而起,似乎是受到了什麼驚嚇一樣,不但如此,大地上的那些走獸也開始飛奔告急,一個個如無頭蒼蠅一般四處亂竄。

短短不到三息功夫,整個寂虛嶺一下子沸騰起來。

「怎麼回事?」劉纖雲俏臉一變,驚聲問道。

楊開也一臉莫名其妙的,不過下一刻,他的臉色忽然變了,因為他看到那些飛上高空的飛禽,竟是紛紛定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