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六十一章 並蒂雙株

第兩千三百六十一章 並蒂雙株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就在楊開茫然不知所措之時,不遠處忽然傳來一聲響動,緊接著一道人影衝天而起,落在他附近不遠處。

見到這人,楊開面色大變,連忙帶著劉纖雲往後竄去,拉開與對方之間的距離。

這人竟是姚昌君!

先前被那漩渦吞噬的時候,楊開沒有發現姚昌君的蹤影,也不知道他是先一步被吞噬進來還是後一步,反正看他的樣子肯定也是沒能逃過剛才的浩劫,也一起落難到了此地。

而且姚昌君此刻的狀態看起來凄慘至極,渾身衣衫破碎,花白的頭髮凌亂,一身鮮血淋淋,氣息都有些不穩,明顯是因為之前對抗那吞噬之力受到了極強的反噬。

楊開是因為得到劉纖雲的提醒,所以放棄抵抗,縱然此刻看起來也不太好,但比姚昌君無疑要好多了。

這傢伙居然沒死!楊開對他的強大修為也是佩服的很,不愧是個帝尊三層境啊,縱然神魂遭遇過重創,也不是這麼簡單就死掉的。

「是你這孽畜!」姚昌君很快也發現了楊開的身影,臉色不由一冷,殺機澎湃。

若不是楊開,他怎麼冒險追進寂虛嶺?若不是追進寂虛嶺,怎會碰到寂虛大漩渦?現在落難至此,一切罪魁禍首都是楊開啊,此刻仇人見面,自然是分外眼紅。

正當他怒不可揭準備朝楊開動手的時候,不遠處又傳來一聲輕響,另外一道身影從泥土下衝出來。

這個變故讓楊開和姚昌君都是一驚,紛紛矚目過去,不過待看清那人的模樣之後,兩人又很快釋然。

因為這第三個出現在這裡的,赫然便是皋城城主龐廣!

龐廣綴在身後的事,姚昌君是知道的,只是他一心想要尋覓楊開的蹤影,所以對龐廣也沒怎麼理會,寂虛嶺浩劫一起。龐廣自然沒有反抗之力,也被吸進此地。

不過讓他稍微詫異的是,龐廣的狀況比他要好多,渾身上下只是稍稍有些狼狽。竟是不見半點傷勢,中氣十足。

「你們竟然都沒事?」龐廣一出來,見楊開與姚昌君正在對峙,也是吃了一驚。

姚昌君頓時冷哼一聲:「你希望老夫出什麼事?」

他見龐廣的樣子,就知道對方了解如何規避那吞噬之力的法子。所以才能完好無損,反倒是他在皋城隱姓埋名兩百年,竟鬧的這般灰頭土臉,一時間臉面有些掛不住了。

先前吃過姚昌君一次大虧,龐廣哪敢在他面前放肆,聞言訕訕一笑,道:「前輩無恙自然是最好不過了,龐某隻是隨口一問,隨口一問。」

楊開咧嘴一笑,道:「龐城主不厚道啊。明知道怎麼才能避開危險,卻是不跟姚前輩說一聲,分明是想要姚前輩早死早超生啊,姚前輩,我要是你的話,我就忍不了,非打他一頓出出氣不可。」

龐廣臉色一沉,小心翼翼地打量了下姚昌君,見他神情淡漠,喜怒不行於色。頓時喝道:「小子少來信口雌黃,你殺本座手下,搶奪本座財物之事我還沒跟你算賬呢!姚前輩一代隱世高人,洞若觀火。目光如炬,豈能隨你挑撥離間!」

說話間,他扭頭望向姚昌君,抱拳道:「前輩,我與這小子雖有仇怨,但不過都是小事。此地以你為重,你要殺他剮他,晚輩只看個熱鬧,絕不插手。」

姚昌君淡淡地瞥了他一眼,慢悠悠地道:「你一直綴在老夫身後,也是要來看個熱鬧?」

龐廣額頭上頓時出了一層冷汗,嘴角一抽道:「前輩誤會了,龐某進寂虛嶺只是有一件事要辦,絕無跟蹤前輩的意思。」

姚昌君冷哼一聲,不置可否,神態傲然,雖然他之前被那大漩渦吞噬的時候也受傷不輕,但無論是龐廣還是楊開,他都沒放在眼中,先前在茶樓里被楊開傷了一下,只是因為防備不足而已。

不過以他現在的狀態,能不與龐廣鬧翻最好不鬧翻了,他畢竟不是巔峰狀態,龐廣好歹也是個帝尊一層境,真要打起來的話,即便能殺了龐廣他也要付出一定的代價。

「前輩,此地難道是那傳說中的寂虛秘境?」龐廣見他不吭聲,心中有點發憷,連忙轉移話題問道。

「寂虛秘境?」楊開聽到這個,眉頭不禁一揚。

他現在最想弄清楚這裡到底是鬼地方,不比龐廣和姚昌君,他是初來乍到的,那兩人顯然是知道一些情報,所以他不由自主地支起耳朵,饒有興緻地聆聽起來。

「你既知道,何須來問老夫?」姚昌君冷哼一聲,明顯不待見他。

龐廣訕訕道:「真沒想到啊,寂虛秘境真的存在,妄龐某擔任城主幾百年了,今日總算是長了見識。」

「寂虛秘境是什麼地方,要怎麼出去?」楊開連忙問道。

龐廣臉色一板,喝道:「小孩子問這麼多幹什麼,乖乖在這裡等死好了。」

楊開臉一黑,道:「龐城主,不管先前大家有什麼恩怨,如今也算是一條繩上的螞蚱,有什麼情報分享一下嘛,又不是什麼殺父奪妻之仇,何必這麼小氣呢。」

龐廣冷笑道:「道不同不相為謀,本座與你沒什麼好說的,你能在姚前輩手下活過命再說吧。」

楊開得罪了姚昌君,龐廣在心中早已把楊開看成個死人了,哪有閑心跟他嘮叨,說完之後,又諂笑地望著姚昌君道:「前輩,這寂虛秘境只存在於傳說之中,進來容易出去卻難,不知道前輩可有什麼良策?」

他變臉的速度簡直比翻書還快。

楊開大笑道:「原來你也不知道怎麼出去啊。」

龐廣哼道:「這有什麼好笑的,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