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六十八章 源晶的珍貴

第兩千三百六十八章 源晶的珍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在房間中坐了沒一會功夫,門外便傳來了敲門聲。

劉纖雲瞧了他一眼,得到他的示意後,這才將房門打開。

先前在甲板上見過的疤痕男子一臉諂笑地出現在門外,沖劉纖雲點頭哈腰道:「兩位客人好,冒昧來訪,沒打擾兩位清修吧?」

劉纖雲道:「什麼事?」

那疤痕男子嘿嘿笑道:「大姐頭吩咐小的來看看兩位客人有沒有什麼需要的,若有什麼需要的話儘管開口,我們必定儘力滿足。」

劉纖雲一臉茫然,不知道這傢伙為何如此殷勤。所謂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啊,這讓她不免有些警惕,畢竟她與楊開兩人初來乍到的,連這裡的具體情況都不太了解,自然是要多多小心。

疤痕男子又道:「這是弟兄們為兩位準備的一些吃食,船上也沒什麼好招待的,還請兩位不要嫌棄。」

劉纖雲這才注意到,他手上端著一個托盤,盤上放了兩疊小菜和一個酒壺,那小菜看著也不知道什麼獸肉,古里古怪的,聞起來倒是撲鼻的香。

不會是想下毒吧?劉纖雲頓時表情古怪起來,有心拒絕,但人家主動送過來,這麼拒之門外似乎又有些不好,無奈之下只能回頭看了一眼楊開,徵詢他的意見。

「進來說話吧。」楊開倒是一副渾不在意的樣子。

聽到這話,那疤痕男子頓時露出喜色,道:「叨擾了。」

劉纖雲這才讓開身子,讓那疤痕男子走進屋內。後者將托盤放在桌子上,一臉殷切地朝楊開望來,面上的諂笑一直就沒有消失過。

楊開笑道:「這吃食是要收費還是免費的?」

疤痕男子嘿嘿一笑,撓了撓頭道:「這是兄弟們給兩位準備的一點心意,自然是不需要收費,不過……嘿嘿……朋友你懂的。」

劉纖雲輕哼了一聲,面露不悅,覺得這船上的傢伙一個個都是財迷,這兩碟不知什麼名堂的小菜,一壺看起來就很劣質的老酒,竟然也好意思收費。

放在外面送給她吃她也懶得看一眼。

楊開卻若有所思道:「這裡的源晶很難獲得?」

疤痕男子頓時面色一苦,道:「朋友若是在這裡生活的久了,就會知道源晶是此地最為寶貴的東西了。」

若非如此,他怎會這麼厚著臉皮變著法子來楊開這裡弄源晶?

「此地弄不到源晶么?」劉纖雲狐疑問道。

疤痕男子道:「弄不到的,這寂虛秘境內處處充斥著化力,源晶這種純能量的東西一旦暴露在化力之中,就會被化力所中和,繼而消散在這秘境內,所以這鬼地方根本就沒有源晶礦,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寂虛秘境內的天地靈氣才會如此濃郁。」

劉纖雲先前也看到那一塊源晶迅速消失的場景了,聽疤痕男子這麼說,自然明白了不少。心中對這船上武者的厭惡也消退了一些,明白他們為何一個個都表現的如此財迷了。

疤痕男子嘆息道:「寂虛秘境內的源晶,都是外面的武者帶進來的,在這秘境之內,別想找到任何一塊。」

楊開點點頭,這跟他猜想的一樣,之前見到那源晶消失的時候,楊開就隱約有些猜測了,現在疤痕男子這麼一解釋,他頓時明白自己的猜測沒錯。

這鬼地方,源晶還真是很寶貴的東西。

「怎麼稱呼?」楊開問道。

疤痕男子連忙道:「焦逸,大姐頭叫我老焦,兩位隨意稱呼!」

「焦兄坐,我有些事情要問你。」楊開示意了一下,同時從空間戒里取出一袋源晶,放在桌上,推到他的面前。

焦逸頓時兩眼放光,就好似餓鬼見到了食物一樣,一把將那袋子拖到自己面前,打開一看,差點被源晶的光芒閃瞎了眼,不迭地收進空間戒,欣然道:「朋友儘管問,老焦我連底褲是什麼顏色都可以告訴你!」

「呸……」劉纖雲啐了一聲,臉色微紅。

楊開微微一笑,道:「實不相瞞,我與師妹二人其實是才來到這地方,對此地一無所知,所以……」

焦逸道:「這個我們早就知道了,寂虛秘境里的人誰敢在外面把源晶拿出來啊?一看朋友你那動作,就知道你對這裡的規則不熟悉了。」

他所指自然是楊開先前在甲板上想與凌音琴交易的事。

楊開也明白自己肯定暴露了,所以也沒必要藏著掖著,反正對方想要源晶,不如就直接用源晶開路來打探些情報。

焦逸嘆息一聲道:「只要在這裡生活個一年半載的,就會知道源晶的珍貴了,老焦我勸你一句,不管你有多少源晶,一定要省著點用,否則總有用完的一天,想當年,老焦我身上也有幾百萬源晶,也算個富人,可是如今,哎……」

他一副痛心的模樣,似乎在悔恨當年自己揮霍的太凶。

「焦兄在這裡有多久了?」

這話似乎問到了焦逸的傷心事,他拿起那劣質老酒,給自己倒了一杯,一飲而盡,這才一抹嘴巴道:「沒仔細算過,但六七十年應該有了吧?」

「六七十年!」劉纖雲俏臉瞬間變色。

焦逸瞧了她一眼,曬到:「這算什麼,有人被困在這裡幾百上千年了,幾千年的都有。」

「這裡沒有出路?」劉纖雲問道。

焦逸皺眉道:「這個就不清楚了,或許有,或許沒有,老焦我實力低微,不過想來就算有出路也不是那麼容易出去的,否則的話,通天城那幾個老怪早就離開了,怎會一直待在這裡受罪?」

楊開道:「焦兄也是從那寂虛嶺進來的?」

「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