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六十九章 若惜要突破

第兩千三百六十九章 若惜要突破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焦逸極力遊說道:「那一片蒼羽珊瑚所在之地還是我們五年前無意中現的,不過當時有一隻海獸守護,我們一直沒能得手。¤,但根據大姐頭觀察,那海獸的壽命所剩無幾了,這五年過去,它肯定已經死了。換句話說,那一片蒼羽珊瑚可是能隨意開採的,這一趟之後,我們最起碼一年不用出海。」

楊開緩緩搖頭道:「這事我與師妹就不參與了。」

他壓根就不缺源晶,自然不想去開採那什麼蒼羽珊瑚,任憑焦逸說的天花亂墜,他也不會動心。

焦逸見此也不好強求,只覺得楊開和劉纖雲應該多在這裡生活一些年頭,才會知道蒼羽珊瑚的貴重。到時候恐怕無需他來遊說,兩人也會主動加入的。

「對了,你們這一趟大概要多久才會返航?」楊開問道。

焦逸道:「距離目的地約莫還有三日路程的樣子,到了地方開採的話需要兩三日,返航嘛……最起碼一個月才能回通天島。」

「這麼久!」楊開眉頭不禁一皺。

焦逸苦笑道:「通天島周邊的物資就已經被開採尋找的差不多了,想要好東西就只能走遠一點了,風險和收益成正比嘛。」

楊開點點頭道:「那就祝你們馬到成功。」

焦逸聽他這麼說,也很識趣地站了起來,道:「那就不打擾兩位清修了,若是兩位還有什麼需要的話,只管來找我老焦。」

「好。」

焦逸走到門口,忽然又道:「對了,兩位日後去了通天城,一定要先想辦法辦理身份名牌,要不然是進不了城的。不過辦理身份名牌的話,就會暴露你們新人的身份,要不要我跟大姐頭說一聲,讓她給你們想想辦法?我們雖然不依附任何勢力,但大姐頭人緣不錯,人脈很廣。說不定能夠辦妥。」

楊開沉吟了一下,頷道:「那就多謝焦兄了。」

焦逸笑道:「有消息我通知你們。」

待焦逸走後,楊開才與劉纖雲對視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擔憂之意,這鬼地方連帝尊三層境都能被困住,可見他們想要出去也是機會渺茫,而且焦逸這群人顯然也不知道該如何才能離開這裡,找他們根本打探不到消息。

為今之計,也只能先去那通天島。再做打算了。

樓船航行了三五日功夫,忽然停了下來。

楊開神念放出,查探到船上的武者一個個都站在甲板之上,摩拳擦掌,幹勁十足,似乎是已經到了地方,準備下海去採集那蒼羽珊瑚了。

楊開也沒去理會,倒是焦逸。又跑過來一趟,再次詢問了一下楊開要不要與他們一起下海。

被楊開婉拒了之後。焦逸也沒多做糾纏。

少頃,船上大多數人都跳下甲板,衝進大海內消失不見。

似乎與焦逸之前說的一樣,在這大海深處,守護著蒼羽珊瑚的那強大海獸已經死去,凌音琴等人進行的順利無比。

不斷地有武者從海下鑽進鑽出。每個人的神情都振奮不已。

四日之後,當所有的武者從海下返回,便再也沒人下海了。

楊開沒有太仔細地關注他們的動靜,不過偶爾查探時,也能聽到一些他們的對話。從那零零散散的閑聊中,楊開得知這一趟他們果然收穫巨大,甚至比凌音琴預期的收穫都要多。

船員無傷亡,只是出海一趟便毫不費力地得到了這麼多好處,每個船員的臉上都笑容一片,就連一直冷冰冰的凌音琴,也難得地露出了笑顏。

等了小半日功夫,樓船調轉了方向,徐徐啟航,看樣子是要回程了。

楊開也終於放下心來,他還真怕凌音琴這批人在大海上遇到什麼危險,真要是這樣的話,就沒人帶他去那通天島了。

現在一切平安無事,自然也是楊開希望看到的。

日子波瀾不驚,楊開與劉纖雲兩人一直在廂房之中,也不外出,凌音琴對他們的合作和老實似乎很滿意,也不來打擾他們,倒是焦逸,時不時地送點吃喝過來。

七日之後,正在打坐的楊開忽然神色一動,睜開了眼睛。

下一刻,他釋放出神念,湧進玄界珠內,與法身聯繫起來。

「什麼事?」楊開問道,剛才法身竟然傳訊給他,顯得很急促的樣子,也不知道生了什麼。

「若惜那丫頭……要晉陞了。」法身立刻回道。

「若惜要晉陞了?」楊開眉頭一揚,道:「好事啊。」

「好個屁啊。」法身叫嚷道。

楊開也猛然意識到了什麼,面色一變,道:「道源境?」

他記得張若惜應該是虛王三層境的修為了,若是再做突破,那便是道源境!

「可不是嘛,這丫頭也不知道怎麼回事,實力提升快的嚇人,這才多久啊,竟然就要突破道源境了。」

楊開一下子明白問題的嚴重性了,連忙身形晃動遁進了小玄界內。

小玄界某處,張若惜盤膝而坐,一身氣機浮動,體內聖元如江川河流一般奔走,竟傳出潺潺之聲。

這模樣,顯然是到了要突破的邊緣。

若是在外面,這樣突破肯定是沒有問題的,但是這裡是小玄界,天地法則並不完善,平日里張若惜在這裡修鍊倒沒什麼,但突破大境界時涉及到了天地能量洗禮,法則的感悟,小玄界根本無法提供。

換句話說,張若惜在小玄界內根本不可能突破到道源境的,放任不管的話,只有失敗一途。

一旦失敗,那張若惜的武道之路就到此為止了,甚至可能遭遇反噬,香消玉殞。

楊開的臉色頓時難看起來。

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