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七十一章 巨影再現

第兩千三百七十一章 巨影再現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楊開在往那小島上飛去的時候,心神便沉浸到了凌音琴交給他的那玉簡中,查探布置凈靈陣的方法。

他雖然沒怎麼接觸過陣法之道,但這玉簡中記載的極為詳細,也讓人很容易就看的懂,更何況有陣基陣旗的話,布置起來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短短五百里路,楊開不過十幾息便已抵達,這還是他為了研究玉簡而故意放慢了點度。否則以他掌握的空間神通全力施為的話,三息時間就可以趕到。

放眼望去,前方確實是個名副其實的小島,不過方圓百丈左右,寸草不生,看起來倒像是礁石形成,天空晴朗,萬里無雲,大海之上也是一片寧靜。

楊開急匆匆落了下來,按照玉簡之中的記載開始布陣。

差不多盞茶之後,他終於布置妥當,一層淡淡的光芒忽然將整個小島籠罩起來,將這天地化力凈化乾淨,但靈氣也隨之減弱了好幾個檔次。

看樣子高級凈靈陣也無法讓天地靈氣全部湧進來啊,以此推算,即便是那頂級的凈靈陣,效果恐怕也好不到哪去。

時間緊迫,他只是稍稍檢查了一下陣法,確定無恙之後,這便一揮手,將張若惜從小玄界里放了出來。

「先生,我又給你添麻煩了。」張若惜面色艱辛,一身氣機猶如沸水一般暴動不安,一出現便滿臉愧疚的跟楊開說道。

她顯然也知道楊開現在是什麼處境。

楊開擺手道:「不要多想,靜氣寧神。突破要緊。我在旁邊給你護法,摒除一切雜念!」

張若惜輕輕頷,閉上美眸,手掐玄印,默默感悟起來。

不大片刻功夫,她身上浮動的氣機越來越兇猛,體內聖元的遊走也是越來越猛烈了。

四周天地靈氣。就如被賦予了生命一樣,紛紛朝她體內涌去。

但因為有凈靈陣的阻礙,這天地靈氣顯然不足以達到她晉陞突破的需求,一時間讓張若惜進退兩難。

楊開見此,毫不猶豫地從空間戒中取出大把源晶,力量一震,便將那些源晶震為齏粉,化為濃郁靈氣充斥在這小島之上。

得這些源晶相助,張若惜面上的艱辛表情總算緩解不少。

楊開接連不斷地取出源晶將之震碎。不大片刻功夫,這小島之上的天地靈氣竟然濃郁的化為霧氣,整個小島都一片朦朧,即便楊開身在張若惜十丈之外,也看不清她的身形了。

覺得應該差不多了,楊開才停下手。

而張若惜自從那血脈之力覺醒之後。便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資質好的難以形容,每次修鍊都如吞噬天地靈氣一樣,正因為這個原因,她的修為提升才能如此之快。

想當年張家的那個家主張高軒在五色寶塔內得了一枚道源果,卻被人暗算重傷,臨死之前以道源果為代價讓楊開去一趟張家,並讓楊開保證給張家後嗣留一枚道源丹。

楊開去了,不過當時的張若惜才只有聖王境的修為,這才幾年時間啊,竟然都到了突破道源境的程度。

那一枚給張若惜準備的道源丹。楊開還留著呢,不過看這樣子是根本不需要了。而這幾年時間過去,原本青澀的小丫頭也長成了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

一時間,楊開不禁有些感慨萬千。

呼呼之聲不斷傳來,張若惜整個人彷彿變成了無底洞,不斷地吞噬著小島上的靈氣,不大片刻功夫,那濃郁的靈氣竟然又一次稀薄了。

楊開不得不取出更多的源晶震碎開來。

如此三次之後,楊開估計自己最起碼消耗了千萬源晶,張若惜才忽然輕輕地哼了一聲,緊接著,一股難以形容的道韻一下子蕩漾開來。

要突破了!楊開見此,再也不敢在原地停留,一下子竄出了海島,在距離適中的位置上,緊密關注張若惜的動靜。這個位置,竟保證了自己不會干擾張若惜的晉陞,也保證在她有什麼意外的時候能夠救援及時。

從現階段來看,張若惜的突破很順利,因為有自己的千萬源晶輔助,但楊開知道,真正的難關還沒到來!

對張若惜來說,眼下最難的一關便是天地能量的洗禮!此地的天地靈氣充斥著無窮化力,若被她吸收入體的話,也不知道會生什麼事。

但不吸收入體的話,就沒辦法晉陞,這是一個兩難的抉擇。

轟隆隆……

天空之中傳來嗡鳴之聲,原本萬里無雲的天空竟一下子風雲突變,整個天空都一片漆黑,在那小島上方,一團巨大的墨雲突然成型,徐徐旋轉,匯聚成漩渦,墨雲之中,電走雷鳴,彰顯天道之威。

楊開不由自主地緊張起來,抬頭往那天上望去。

與此同時,五百里外,樓船的甲板上,一群武者站在這裡沖小島所在的方向指指點點,在他們想來,這天地異象明顯是由楊開引起的,卻不知令有其人。

凌音琴的房間中,她倚窗遠望,眸子中閃過一絲詫異的神色,自語道:「竟引出了天地異象?」

引出了天地異象,就代表著接下來要接受天地能量的洗禮,還真有一線突破成功的希望。

凌音琴忽然覺得,自己似乎有些小瞧楊開了。先前她將楊開突破的幾率說的很低,但是現在看來,人家確實還是有點把握的。

不過讓凌音琴感到困惑不已的是,這天地異象的威能有些不太對頭,因為明顯感覺小了一些,凌音琴雖然沒見過武者突破帝尊是什麼場景,但顯然不應該只有這麼一點程度的。

另一間廂房內,劉纖雲也在窗邊眺望,一臉的擔憂和緊張,但她不敢貿然前去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