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七十二章 失敗了?

第兩千三百七十二章 失敗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五百里之外,凌音琴暗暗嘆了口氣,「果然是失敗了么?」

那聲勢浩大的天地異象一下子消失不見,明顯是突破失敗的徵兆啊,也不知道楊開現在是生是死。她心中暗暗為楊開感到惋惜,雖然與楊開並不熟,但親眼見到一個武者的問道之路就此被終結,讓她不免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廂房內,原本跪在地上虔誠祈禱的劉纖雲也一下子癱軟在地上,俏臉發白,毫無血色。

好半晌,她才一咬牙從原地站起,急匆匆地朝外衝去。

不管楊開是生是死,她要去找一下,生要見人,死要見屍。她覺得若不是自己,楊開不可能遭遇這種厄運,以他的資質,日後必定能夠笑傲星界,成就一方霸主威名的。

劉纖雲才衝到甲板上,忽然看到前方一艘巨大的樓船靠了過來,這艘樓船比凌音琴等人的樓船更大更宏偉,乘風破浪卻是半點生息也無,也不知道它是什麼時候靠過來的,等劉纖雲發現的時候,兩艘樓船的距離已經很近了。

她抬頭望去,正好見到對面那樓船的甲板上戰滿了武者,在一個紫袍男子的帶領下,衝下方虎視眈眈,不懷好意。

凌音琴等人直到這個時候才後知後覺,紛紛從船艙內跑了出來,待看清對面那樓船上的船帆標誌後,個個都是臉色一沉。

劉纖雲心中記掛楊開的生死,根本沒有閑心去理會這些,嬌軀一縱便要飛出去,但對面船上那紫袍男子卻是面色一沉,一揮手,身形不動,一道掌印就已經掃了過來。

……

海島上,楊開一直等到張若惜睜開眼睛,他才慢慢地飛了過去,落到張若惜面前,急忙問道:「有沒有什麼不適?」

「不適?」張若惜一臉茫然之色,搖頭道:「沒有啊!」她又一臉喜色,嬌憨道:「先生,我突破道源境了。」

幾年之前,她根本沒想過自己有一天能夠突破到道源境的層次,站在這麼高的高度上。畢竟當年的張家,最強大的一人才不過虛王三層境而已。落寞的家族已經好多年沒有出過道源境了,可是自從楊開把她從張家帶走之後,她的修為就節節攀升,以一種極為不可思議的速度迅速成長,幾年時間而已,便達成了張家歷代先祖一直沒能達成的壯舉。

這樣的修為,在當初的楓林城中已經可以站穩腳跟了。

張若惜心中對楊開極為感激。

她知道若不是楊開給她提供了這麼良好安穩的修鍊環境,她根本不可能做到這種事,她也知道若不是楊開挖掘出了她的修鍊天賦,她即便修鍊一輩子也別想窺探道源境的奧秘。

可是如今,她才只有十七歲而已,便已是一位道源境強者,迢迢年華,日後還有大把的美好時光,她甚至有機會去問鼎帝尊,一窺大帝之秘。

張若惜一顆芳心悸動不已。

「手給我!」楊開來到她身邊,雖然沒察覺張若惜有什麼異常的地方,但還是有些不放心,準備仔細查探一番。

張若惜微紅著臉,伸出一隻如白藕般的柔夷。

楊開搭指上去,催動一絲源力灌入她體內,仔細查看起來。

少頃,楊開身軀一震,吃驚地望著張若惜,低呼道:「這、這怎麼可能?」

「怎麼了先生,是不是若惜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張若惜見他臉色如此難看,也是嚇了一跳,頓時惶恐不安起來。

「不是不是!」楊開連忙搖頭,生怕嚇壞了她,但他的眉頭卻是越皺越厲害,臉上滿是驚奇的表情,彷彿看到了什麼極為難以理解的事。

張若惜一動也不動,只能感覺到楊開的一道源力在自己身體內四下游竄,雖然楊開控制了沒去一些隱秘的部位,但這樣的感覺還是讓張若惜滿臉羞紅,很快就把腦袋低到了胸脯上。

可她也知道楊開這是在查看她體內的情況,並沒有任何不好的念頭。

少頃,楊開才收回手指,一臉古怪地望著張若惜。

「先生……我怎麼了?」張若惜低低問道。

「你很好。」楊開答道,「好的讓人難以置信。」

楊開本以為張若惜在這鬼地方突破道源境,肯定會受到這天地間的化力影響,他都已經做好準備帶這丫頭去小玄界療傷了,但現在一番查看之後,楊開發現她體內竟是沒有半點化力的存在。

充斥在這個世界中的無窮化力,在進入她**之後似乎徹底蒸發了一樣。

這也就罷了,雖然難以置信可還不至於讓楊開如此失態。

最關鍵的是,楊開發現張若惜體內的力量,竟然是濃郁的源力,而非聖元!

武者在晉陞道源境之後,一身力量便會開始由之前的聖元朝源力逐漸轉化。楊開當初可是花了近一年的時間才轉化完全,這還是在服用了大量源凝丹的前提下完成的。

如赤月,鬼祖和古蒼雲等人,雖然現在都是道源一層境的修為,但他們體內的力量都還沒有轉化完畢,這一點劉纖雲也是如此。

轉化源力是一個極為漫長的過程,任何一個剛突破道源境的武者,最起碼都要花費三五年時間來完成這種轉化,這還是資質不錯的武者,資質稍微差一點的,八年十年都有可能。

只有將體內的力量全部轉化為源力了,道源境的根基才會徹底穩固下來,才有希望去突破道源兩層境。

楊開親眼看著張若惜在這小島上突破的,可是這才多大一會功夫啊,張若惜居然已經完成了常人需要幾年完成的事。

她體內沒有半分聖元的痕迹,充斥在她嬌軀內的,是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