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七十五章 到底有多強

第兩千三百七十五章 到底有多強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望著神情冰冷,臉色冷毅的楊開,羊樂水渾身直冒寒氣,隱隱覺得自己似乎是招惹上了什麼不得了的傢伙,心中悔恨不已。

這一趟他就算是逃過升天,這巨大的損失也無法跟閣主交代,屆時勢必要承受閣主的怒火。

「你說我是一劍捅死你,還是一劍劍捅死你?」楊開面上一抹邪笑綻放。

羊樂水渾身發顫,驚恐道:「你不能殺我……我是玄雲閣副閣主,我是彌天行彌大人的手下,你若殺我,他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彌天行?」楊開寒聲道,「那個帝尊一層境的傢伙?」

「不錯,閣主大人對我很好的!」羊樂水連忙道,以為楊開知道彌天行的名頭。

哪知楊開卻是露出一個不屑的表情,撇嘴道:「帝尊一層境算個屁,本少又不是沒殺過!」

羊樂水一聽,第一個反應就是這傢伙在吹牛!帝尊一層境豈是那麼好殺的?而且這話還出自一個道源三層境武者口中,怎麼聽怎麼不倫不類。

但他也不敢反駁,只能道:「放過我,我可以給你很多好處,若是殺我,你在通天島必定寸步難行!」

楊開神色一冷:「死到臨頭還敢威脅我?」

「我只是實話實說,更何況,以你現在的本事想要殺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必拼個兩敗俱傷,大家坐下來好好談談不是更好?」

楊開譏笑道:「談那也要建立在雙方對等的基礎上,我彈指間就可以取你性命,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談?」

「休要小瞧了本座,爛船也有三磅釘!」

「你太高看自己了。」楊開哼了一聲,手上百萬劍直接朝他劈下。

羊樂水大驚失色,他沒想到自己如此苦口婆心勸解,對方竟還是沖他出手了,一時間心中又氣又急,再也沒有猶豫,直接祭出一面盾牌秘寶擋在前方。

刺啦……

脆響聲傳出,羊樂水驚駭地發現自己那盾牌秘寶竟然直接崩碎開來,根本沒起到任何防護的作用,在對方一劍斬下的瞬間就被瓦解。帝寶之威直接切入他體內,將他破為兩半。

這他么還是人?羊樂水到死也不敢相信,自己一個道源三層境,竟然被人家隨手就滅掉了。要是早知道彼此實力相差如此懸殊的話,他怎麼可能會繼續留在此地,說不得也要逃竄一下,最起碼還有活命的希望。

甲板上很快空蕩蕩起來,除了滿地的屍體之外,就只剩下楊開一個人了,連劉纖雲也跟著焦逸他們追殺敵人去了。

楊開伸手將那些死去的武者的空間戒吸了過來,稍稍檢查一番,又嫌棄地丟在地上。

這些武者應該在寂虛秘境內生活了很久了,戒指里亂七八糟的東西一大堆,但真正用價值的卻是一件也無,以楊開現在的身家還真的看不上眼。

羊樂水的那個盾牌秘寶原本還算不錯,但被百萬劍劈開之後便沒了價值。

楊開沒再理會這些人的空間戒,而是將目光投到了那巨大的樓船之上。

這樓船是羊樂水等人開過來的,在寂虛秘境內,這種用來出海的大型秘寶似乎很是常見,楊開思付著自己日後可能也需要出海,便身形一縱飛到了對面的樓船上,走進船艙,找到了控制中樞,開始煉化。

盞茶功夫後,凌音琴等人紛紛從不同的方向返回,十幾個船員一個沒少,除了少數幾人受傷之外,其他人基本上都完好無損。

眾人一匯聚,再互相通報了一下彼此的情況,凌音琴不由地呼出了一口氣。

逃走的玄雲閣武者一個不剩,都被他們追殺致死,這就不用擔心此地的消息會流傳到通天島上去了。

寂虛海上時有危險發生,羊樂水這一船的人失蹤了也是正常的事,玄雲閣未必就會懷疑到凌音琴等人頭上,就算懷疑了也是死無對證,所以她不用擔心什麼。

定了定心神,凌音琴才後知後覺,有一種從鬼門關里走了一圈的驚悸感,她吩咐船員打掃甲板,將那些屍體推下大海,神念放出,查探到楊開正在煉化玄雲閣的樓船,也沒去打擾,而是將劉纖雲拉到一旁,低聲問道:「你那師兄,到底怎麼回事?」

這一趟若沒有楊開,他們大概也不會遭遇這種事,但同樣的,若是沒有楊開,他們必定會顆粒無收,所有收穫都要被羊樂水劫走。

所以凌音琴對楊開還是很感激的,不過讓她極為困惑的是,楊開怎麼能發揮出那麼恐怖的戰鬥力,玄雲閣一船三十多人,幾乎被他一個人趕盡殺絕。

這種匪夷所思的事情,只有帝尊境能做到吧?

這般強大的力量,若是對自己等人不利,這船上的人誰能抵擋?

凌音琴愈發慶幸當日阻止了焦逸等人的貪婪行徑,否則的話,自己等人恐怕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她雖然問的不明不白,但劉纖雲也知道她到底是什麼意思,沉吟了一下道:「師兄本就非常人,前些日子我們被一個帝尊三層境強者追逐,還逃出升天了呢,也都是師兄的功勞。」

「被帝尊三層境追還能活?」凌音琴嚇了一跳。

帝尊三層境的實力到底有多強,她沒領教過,但她知道,一個道源境三層境被追,絕對不可能活下來的。

可是楊開做到了,這就說明他不是一般的道源三層境。

「師兄很厲害的,他還打傷了那個帝尊三層境。」劉纖雲似乎沒看到凌音琴的震驚,又補充了一句。

「打傷……」凌音琴徹底凌亂,感覺腦子有些不太夠用了,所聽到的一切徹底超乎了她的理解範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