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七十六章 通天島

第兩千三百七十六章 通天島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凌大姐,我得跟你道個歉。路」楊開抓了抓頭,有些尷尬地將那一套高級凈靈陣的陣旗陣基取了出來,「這個東西被我弄壞了。」

凌音琴一看,發現自己這凈靈陣損壞的及其嚴重,根本不可能再使用了。她美眸中不禁閃過一絲黯然的神情,有些追憶,有些惋惜。

「壞了就壞了吧。」凌音琴強笑一聲,寬慰道:「一套高級凈靈陣而已,不必放在心上。」

楊開道:「這個東西大概值多少源晶?我補給你。」

凌音琴擺了擺手,「不用了,可惜它沒能幫到你什麼忙。」說話間,她取出兩個木牌朝楊開遞了過來。

「這是什麼?」楊開疑惑問道。

「這就是通天島的身份銘牌,進入通天城的話也是需要這個的。」

楊開伸手接過,一下子反應過來,揚眉道:「這是從玄雲閣的那些人身上拿來的?用這個進城有沒有什麼問題?」

「沒有問題的,這兩塊只是低級的身份銘牌,沒有記錄任何信息,若是高級的身份銘牌就不一樣了,旁人是無法冒充的。」凌音琴解釋道。

「那可多謝了。」楊開欣喜至極,他本來還有些擔憂自己和劉纖雲該如何安全混進通天城內,卻不想玄雲閣的這些人主動送來了身份銘牌,這可真是雪中送炭啊。

「我有些乏了,先回去休息了,楊兄你們自便。」凌音琴說了一句之後,轉身朝船艙內行去。

劉纖雲靠了過來,小聲地跟楊開道:「師兄,那一套高級凈靈陣是凌大姐的伴侶留給她的遺物,對她有很重要的意義。」

這些信息她也是從焦逸那裡聽來的,但剛才見凌音琴的神色變化,也知道焦逸說的不假,這高級凈靈陣對凌音琴確實重要無比,寄託了她對一個人的思念。

楊開這才意識到自己損壞了多麼貴重的東西。連忙高聲道:「凌姑娘,你這凈靈陣我一定會找人給你修復好的。」

凈靈陣只是損壞,並沒有被毀,楊開本來是想補償一些源晶給凌音琴。又或者是等到了通天島上買一套一樣的還給她,但現在知道了這凈靈陣對凌音琴的意義之後,無論是補償還是買一套還給她都顯得不合適了,最好的辦法就是找人將陣旗陣基給修補好。

凌音琴聞言,步伐微微一頓。不過並沒有回頭,只是輕輕地擺了擺手,背影顯得極為蕭瑟,漸行漸遠。

「楊師兄,你二位要不也去休息休息?」焦逸一臉諂笑地走了過來,態度再沒了之前的隨意,反而陪著一些小心,「馬上就開船了,用不了一個月便可返回通天島,到地方了老焦喊你們。」

「好。那就有勞焦兄了。」楊開點點頭,與劉纖雲一併朝廂房處行去。

不大一會功夫,樓船再次航行。

廂房內,劉纖雲幾次想要詢問楊開現在的狀況,可話到了嘴邊又咽了下去。楊開先前突破帝尊失敗,對他應該有很大的打擊,劉纖雲覺得自己若是再問的話,勢必會讓他更傷心的。

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楊開,心中極為嘆息,覺得老天實在不公。竟讓楊開在這鬼地方感悟到了突破的契機。

樓船航行的速度不慢,路途中偶爾遇到一些海獸襲擊,船上的武者都能妥善應付,看的出來。凌音琴手下這批人不管修為高低,卻都是極為老練的武者,對如何抵禦海獸有著極強的經驗。

一路都是有驚無險的度過。

約莫二十多天後,楊開忽然聽到甲板上傳來一陣騷動,他側耳聆聽過去,通過船員們的欣喜對話得知已經快要到通天島了。

通天島上的武者。因為要在大海之上尋覓修鍊資源,所以每一趟出海都伴隨著極大的風險,經常十幾二十個出去,回來的卻不到一半。

可是這一次凌音琴的樓船卻大不一樣,出去多少人,回來多少人,一個沒落,不但如此,還收穫巨大,船員們自然欣喜至極。

果然沒過多大一會,樓船的速度就變慢了下來,很快,樓船徹底停下。

耳畔邊傳來一陣陣嘈雜的聲音,楊開神念放出,發現樓船已經到了一個巨大的島嶼邊緣,停泊在一個類似碼頭一樣的地方。

在凌音琴等人到來之前,已經有好幾艘樓船等待靠岸,不時地有武者從那些樓船上飛出,落到地面上。

這些武者悠一落地,四周便呼啦啦圍聚過來不少人,好似這些出海歸來的每個武者都是香餑餑一樣。

楊開看到一個出海歸來的武者跟另外一個人傳音交流了幾句什麼,然後便跟著那人迅速離開了。

「楊師兄,通天島到了。」凌音琴的聲音從房門外傳來。

楊開與劉纖雲對視一眼,都連忙站了起來。

來到甲板上,焦逸等人都已經迫不及待地在等候,見到楊開之後,這些人都滿是敬畏地沖他頷首示意。

「這些人在賣出海的收穫?」楊開走到焦逸身邊,指著那些正在交談的武者,開口問道。

焦逸頷首道:「不錯,基本上出海一趟或多或少都會有些收穫的,碼頭這邊就有人一直等候,見到出海歸來的,便主動上前收購,價錢要是談妥了,賣了也很划算,省的自己去城內找買家了,城內許多商鋪在這裡都有人蹲守的,每次回來他們就跟瘋子一樣圍了上來,競爭激烈啊。」

聽焦逸這麼一解釋,楊開就知道自己猜測的沒錯了,他之前見到這場景就覺得如此。

「走吧。」焦逸招呼了一聲,眾多船員便紛紛施展身法朝岸邊處飛去,楊開與劉纖雲也緊隨其後,倒是凌音琴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