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七十八章 規矩

第兩千三百七十八章 規矩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這應該就是租借洞府的地方了吧?」楊開站在外城與內城交界處的一個大殿前,抬頭仰望了一番,這才招呼了劉纖雲一聲,邁步走了進去。

他能迅速找到這裡,自然是多虧了凌音琴等人的指點,本來焦逸是想親自陪他過來一趟的,不過被楊開婉拒了,焦逸等人出海這麼久才回來,肯定有自己的事要做,而且只是租借洞府,也不是什麼麻煩事,楊開自付還能處理。

分別之前,焦逸給了楊開一枚傳訊珠,告訴他若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隨時招呼。

這大殿內來往的武者數量不多,但也不少。

楊開來的時候,前面已經有幾個人在等候了,似乎都是來這裡租借洞府的,他站在一旁默默觀望了一陣,很就對租借的程序瞭然於胸。

半個時辰後,輪到他的時候,他直接走上前去,丟出一包源晶放在桌子上,對那負責此事的武者道:「租一個中等的洞府,一年期。」

「外城還是內城?」那武者抬頭瞧了一眼楊開,淡淡地問了一句。

楊開冷哼一聲:「若是外城的洞府我會給你這麼多源晶?你當我是白痴?」

那負責人也不惱,只是咧嘴一笑,拿起那包源晶伸手掂量了一下,這才收了起來,指★著一旁的沙盤道:「自己選吧。」

這沙盤看起來就像是整個通天城的模型,只不過縮小了數倍而已,但每一棟建築都惟妙惟肖。有兩大片區域是洞府區,其中一片在外城,價格相對低廉很多,另外一片在內城。租借的價格相對要貴一些。大多數洞府外都插了一些小旗子,這代表洞府已經被租出去了,只有少數一部分位置不少的洞府還空閑著。

楊開只是要尋找一個落腳的地方,對洞府內的凈靈陣檔次甚至靈氣多寡都沒有太大的要求,所以目光只是在這沙盤上一掃,便指著一個比較偏僻的洞府道:「就這個了。」

那負責人瞧了一眼。伸手一拋,一枚令牌就朝楊開飛了過來,頭也不抬地道:「這是禁制令牌,自己收好,不得轉租,不得隨意替換凈靈陣,被發現者殺赦。」

楊開接住令牌,只是略微檢查一下便收了起來,帶著劉纖雲轉身離去。

……

又是半個時辰後。楊開與劉纖雲一道來到了那洞府前,這內城的洞府區所在之地是一片島內山脈,大大小小的洞府就開闢在這山體之上,環境總體來說還算不錯。

寂虛秘境內的天地靈氣,一直都是濃郁至極的,只是這靈氣中摻雜有窮化力,所以武者不能隨意吸收,只能布置凈靈陣之後再運功吸納。根據凈靈陣檔次的高低不同,武者修鍊的效率也大不相同。

不過總體來說。即便有高檔次的凈靈陣,武者們在這鬼地方修鍊,也只能勉強保持修為不減弱而已,根本法提升。

楊開租借的這個中等洞府,內部安置的自然是中級的凈靈陣。

與劉纖雲兩人進了洞府內查探一番,發現這洞府面積還算可以。足有三間廂房,一間煉丹室,一個煉器室,甚至還有一個客廳一樣的地方。

比起當初楊開在楓林城租借的洞府,這裡疑要好很多了。只不過價錢卻是相差幾。

寂虛秘境內,源晶極為珍貴,所以相同的價錢,卻代表了不一樣的價值,同等的源晶在寂虛秘境內的價值自然要大。

「師妹你自己找個房間住下。」楊開跟劉纖雲說了一聲。

「那你呢?」劉纖雲問道。

「我去熟悉下環境,順便找那位煉器大師修復下凌音琴的凈靈陣。」

劉遷雲道:「那師兄定要小心。」

「知道了,你若事的話,可以加強一下洞府的各種禁制,我們可能要在這裡住不少日子。」

「嗯,你早去早回。」劉纖雲輕聲道,說完之後自己臉紅了一下,因為她忽然覺得自己與楊開兩人這個樣子,搞的有些像是夫妻在一起生活,丈夫出門之前,妻子擔心叮嚀,而自己不就處在妻子這個角色上?

這個念頭一起,頓時讓她有些臉頰發燙,再抬頭時,楊開卻已不見了蹤影。

在通天城的街道上七拐八繞,問了好幾次路,楊開才來到一個小巷子前。

他扭頭看了一圈,面上露出一絲古怪的表情,自語道:「沒走路吧?那煉器大師會住在這地方?」

先前與焦逸等人分開的時候,焦逸給了他一枚傳訊珠,然後偷偷地給他傳訊,告訴楊開若真想替凌音琴修復那高級凈靈陣的話,就去內城找桑德大師。

在整個通天島上,桑德大師是好的煉器師,據說已經隱約觸碰到帝器師的奧秘了,而通天島上出現的高級凈靈陣,至少有八成以上是桑德大師煉製出來的。

這人既然能煉製高級凈靈陣,修補一下肯定是沒什麼問題的。

焦逸也知道那高級凈靈陣對凌音琴的重要意義,所以才會偷偷地指點楊開一番,他也希望那凈靈陣能夠修復回來。

楊開對通天城不熟,但是桑德大師的名聲卻是極大,所以他這一路過來只是隨便找幾個人問了一下,便來到了這裡。

只是他怎麼也不敢相信,一個要到帝器師的傢伙,竟然住在這拐角疙瘩里,只不過想起有些高人脾氣古怪,行事總是出人意料,倒也見怪不怪了。

他徑直地朝那巷子盡頭走去,來到一扇大門前,那大門敞開,楊開朝內瞥了一眼,發現裡面是個寬敞的院落,院子里空蕩蕩,一塵不染。

有一個童子打扮的傢伙,正拿著掃帚在外掃地。

楊開走上前,抱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