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七十九章 你不管?

第兩千三百七十九章 你不管?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你想找大師煉器,今日是沒機會了。」童子哼道:「不過幸運的是你碰到了本童子,你若是不介意,不妨把材料拿出來,我幫你煉!」

「你也是煉器師?」楊開驚訝地望著他。

童子仰首挺胸,甩了下頭髮,做瀟洒不羈狀,傲然道:「區區煉器有何難的?本童子天賦異稟,又在大師門下耳目濡染了這麼久,幫你肯定是沒問題的,不過這報酬嘛……」

楊開撇了撇嘴,頭也不回地走了。

這童子才不過返虛鏡的修為,即便真的是個煉器師又能高明到哪裡去?他找桑德大師可是要修復那一套高級凈靈陣,修複比煉製更為困難,他肯定這童子沒這個本事。

「你別走啊,小瞧人?告訴你,本童子可是個聖級煉器師,錯過這村可就沒這店了,你可千萬別後悔!」童子在後面跳腳道,似乎覺得被楊開深深地羞辱了。

……

一連幾日功夫,楊開每天都要去桑德大師那邊一趟,據那童子所說,這個月大師已經開門兩次了,還剩下最後一次機會,但卻不知道具體的時間,所以楊開也只能碰運氣。

可惜幾日功夫過去,楊開依然一無所獲。

倒是這幾天走街串巷,對通天城的情況摸了個七七八八,對這裡的風土人情也掌握了不少。

算算這個月也剩下沒幾天功夫了,楊開唯恐自己哪一天去的晚了錯過大師的開門時間,又或者是沒擠進那十個名額中,索性也不再到處亂跑,而是直接來到大師居住之地前,蹲守起來。

他本以為自己去的足夠早了,肯定會佔據一個好位置的,但真到了地方楊開才知道自己想錯了。

桑德大師居住之地前,竟已經有不少武者在排隊等候。

楊開看的一呆。

不過仔細一想,他便知道這些人肯定也跟自己的想法一樣,覺得這個月時間所剩不多,但大師還有最後一次開門的機會,所以便提前來此等候了。

他仔細數了數,發現來的這些人總共有九個之多,換句話說,算上自己的話,那就是十個滿數了。

當下,他沒有多話,默默地來到隊伍的尾端站好。

那掃地童子似乎有些人來瘋,見到這麼多人之後極力地推銷自己,吹噓自己的本事,想要這些武者將材料交給他,讓他來煉器。

但在這裡居住的武者們明顯都知道這個童子的本事,一桶水不滿,半桶水晃蕩,眾人面對童子的喋喋不休一言不發,任憑他說的天花亂墜也不搭理。

童子似乎有些氣惱。

楊開輕笑道:「你有時間在這裡磨嘴皮子,不如乖乖地去找材料練手,看你樣子跟隨大師時間也不短了,大師難道沒教過你凡事都要一步一個腳印,切忌好高騖遠么?」

童子嘟囔道:「要你多話,乖乖站好!」

不過被楊開這麼一教訓,他倒也不好意思再跟那些武者糾纏了,一轉身進了屋內,將大門關上,來一個眼不見為凈。

來這裡的武者都是要等桑德大師開門,請求煉器的,大家彼此之間也不熟悉,所以也沒人閑聊,等的無聊的便直接盤膝坐下,打坐運功。

大師門前,還沒人敢隨意放肆,自然不怕會被什麼不長眼的人找麻煩。

而隨著時間的流逝,來到此地的人越來越多。

不過這些後來的武者一看已經有十人在此等候,大多數都失望搖頭,轉身就走,他們知道桑德大師的規矩,自然明白自己即便留下來等候也無濟於事,只能等待下一次機會了。

但也有人早有準備,取出源晶想要找包括楊開在內的十個人購買位置,卻鮮少有成功的例子,只有兩個人爽快交易。

這些想用源晶購買位置的人自然也找上了他,但楊開豈是缺源晶的人?自然是搖頭拒絕。

等了足足兩日功夫,前方大門忽然打開,那童子仰首挺胸走出,裝模作樣地乾咳了一聲,朗聲道:「本月第三次煉器現在開始,請排在前十位的朋友隨我進來!」

眾人聞言大喜,紛紛從原地站起。等了這麼久,終於等到大師第三次開門了,這些人都覺得挺值得,因為桑德大師煉器鮮少有失手的時候,雖然收費貴了一些,但人家確實技藝精湛,只要提出了要求,大師都能夠滿足。

「哈哈哈,來的早不如來的巧啊!」一聲大笑忽然傳來,緊接著一道人影從後方飈射而來,極為霸道地衝進人群之中,擠佔了一個位置,那強大的氣勢捲起的狂風讓所有人都眉頭微皺,面露不悅之色。

但在查探到來人的修為之後,這些不悅又都變成了忌憚。

因為來的這個人,赫然是個道源三層境的強者。

在此等候的十個人當中,除了楊開是道源三層境之外,只有一個少婦打扮的女子是這個修為,其他人都是道源一二層境的,自然不敢開口得罪他。

這人一身紫色長袍打扮,極為顯眼,生得倒也是器宇軒昂,但那眼神顧盼之間卻有一種濃濃的優越感,似乎這天下間就沒人能入得了他的法眼一樣。

他囂張地落下來搶佔了一個位置後,本來排在隊伍末端的楊開莫名其妙地就變成了第十一人。

桑德大師一次開門只有十個名額,這站在第十一位,豈不是說自己連進去的資格都沒了,白白等了好幾天?

楊開頓時不樂意了,望著那童子道:「小童子,這事你不管?」

「什麼什麼,我什麼都沒看見。」那童子一仰頭,眼珠子都翻到頭頂上了。

前幾天楊開敲了他腦袋一下,顯然還讓他記恨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