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八十四章 出城

第兩千三百八十四章 出城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從冰心閣里走出來,楊開徑直地朝凌音琴等人洞府所在的位置行去,他要去將那修復好的凈靈陣還給人家。

走不大一會兒功夫,他忽然察覺到有人正盯著自己,楊開大為警覺,立刻扭頭望去。

只見那邊,一人瞪大了眼珠子,怔怔地望向自己這裡,一臉白日見鬼的表情,滑稽無比。

龐廣!

楊開也是愣了一下,他沒想到在這通天城裡居然能碰到這位皋城城主。

先前寂虛大漩渦出現的時候,他與姚昌君被吞噬進寂虛秘境內,一路追蹤而來的龐廣也沒能幸免於難,不過當時姚昌君急著找自己麻煩,又忌憚龐廣的存在會給他帶來什麼威脅,所以便把他給轟走了。

楊開本以為龐廣此人怕是早已凶多吉少,即便他是個帝尊一層境,可在那無盡寂虛海上,也很難支撐下來。

但現在看來卻是自己想錯了,這人命真不是一般的硬,居然逃出了寂虛海,並且跟自己一樣來到了通天島上,看他風塵僕僕的樣子,似乎是才來到通天島沒幾天,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做到這種事的。

楊開震驚龐廣還活著,龐廣比他還要震驚的多!

畢竟他當時離開的時候,那泥島上就只剩下楊開和姚昌君兩人了,看姚昌君那幾欲吃人的架勢,楊開哪裡可能有什麼活路,勢必會被憤怒的姚昌君撕成碎片啊。

可如今再見,楊開竟是安然無恙,龍精虎猛!

姚昌君不可能不是楊開的對手,這小子還能活著。肯定還有一些別的原因,或者說,是姚昌君繞了他。

正當龐廣在懷疑姚昌君是不是也來到了通天島的時候,楊開卻沖他咧嘴獰笑,豎起大拇指在自己脖子處划了半圈。做出一個梟首的動作。

龐廣臉色一黑,心中大怒,心想這小子還真的囂張啊,若非此地人生地不熟的,他早要楊開好看了。

兩人雖然都看見了彼此,但也沒有要交流的意思。只是互相盯了一陣便擦肩而過。

對龐廣楊開倒不是多忌憚,以他如今手上掌握的力量,一個帝尊一層境確實沒必要讓他感到太大的威脅,更何況,這裡還是內城區。內城區的治安還是很不錯的,楊開在這裡待了好多天,也從未見到有人毆鬥滋事,反倒是那外城區,與此地簡直就像是兩個不同的世界。

龐廣若是敢在這內城區里動手,無需他反擊,通天城的執法隊就不會輕易繞了他。

不大一會功夫,楊開便找到了凌音琴等人居住的洞府處。距離自己的洞府位置確實不遠,都是中等檔次的洞府,楊開將那修復好的凈靈陣交還給凌音琴之後。又在她那裡做客了一會兒,這才離開。

重新返回自己的住處,劉纖雲一臉焦急地迎了上來。

楊開這一去就是一天一夜的功夫,讓她不免有些擔心是不是出了什麼問題,在這陌生的通天島上,她熟悉的也只有楊開一個人。若是連楊開都不見了,那她可真不知道該何去何從了。

時間好像回到了好幾年前。兩人一道被逼著加入碧羽宗的日子。

那個時候,她與楊開兩人也是同病相憐。算是相依為命。

沒想到幾年過去了,又遇到這種類似的情況。

「師妹,我兩日後要出城一趟。」

「出城?去哪裡?」劉纖雲聞言一驚,連忙問道。

「我也不知道去哪裡,但是昨日去找那個煉器大師修復凈靈陣的時候,他跟我說他有離開寂虛秘境的辦法,需要我配合去取一個東西。」楊開對劉纖雲沒什麼隱瞞,一五一十地將自己與桑德之間的約定說了出來。

劉纖雲聞言,面色喜憂參半。喜的是楊開居然這麼快就打探到了離開的辦法,而且聽桑德那語氣,似乎成功率還是極大的,憂的是沒人能證實桑德所言是真是假,而且即便是真的,可能也會有許多危險。

「師兄一定要去么?」劉纖雲輕抿著紅唇問道。

楊開呵呵一笑:「有希望在眼前自然就要抓住,你也不用擔心,桑德就算有什麼陰謀詭計我也是不怕的,若他所掌握的那個離去的方法是假的也就罷了,若是真的自然最好。倒是你……是跟我一起離開還是留在這裡?」

楊開之所以告訴劉纖雲這些,就是想問下她的去留。

劉纖雲一聽,立刻就明白楊開是什麼意思了,她若是想跟楊開一起的話,肯定會被楊開收進那個神奇的空間帶著一起走的。

她在那個空間待過一些時間,知道那地方雖然空蕩孤寂了一些,但靈氣卻極為濃郁,而且並沒有什麼化力,可以直接為人所吸收,是一個極為神奇的地方。

仔細想了一陣,劉纖雲道:「我還是留下來吧。」

楊開為之愕然,這個回答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他本以為劉纖雲會跟自己一起走的。

劉纖雲微笑道:「這裡是內城區,我待在這裡也沒什麼危險,師兄不用擔心什麼,而且,萬一桑德那法子不靠譜,我留在這裡也好熟悉下這裡的環境,日後說不定要這裡長居!」

楊開見她似乎一點也不著急離開這鬼地方,反而還挺喜歡住在這裡的樣子,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只能點頭道:「那你一切小心,凌音琴和焦逸他們也都住在不遠處,你可以與他們多多走動,他們在這裡生活了這麼多年,許多經驗都是很寶貴的。」

劉纖雲甜甜一笑,道:「我知道的,師兄你一定要早去早回,我……在這裡等你回來!」

說到最後,她不禁低下了頭,臉頰微微有些發紅。

楊開覺得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