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八十六章 好傻好天真

第兩千三百八十六章 好傻好天真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聽她這麼一說,楊開才明白桑德選的這幾人都是實力極強,而且沒什麼背景靠山的人,怪不得他需要五年時間來籌備此事。看樣子符合他要求的人並不多。

「他有沒有資格,老夫親自測試過,你若有意見,現在可以下船!」桑德哼道。

蛇娘子幾乎把銀牙都咬碎了,她知道現在跟桑德鬧翻肯定沒什麼好果子吃,想了一陣,忽然冷冷一笑,道:「那事成之後呢?」

桑德淡淡道:「事成之後隨便你們,但在事成之前都給我老實點!」

蛇娘子重重頷首,道:「好,那我就等著。」

說話間,惡狠狠地瞪了楊開一眼,道:「小子,趁早給我道歉,否則我要你好看。」

楊開一轉頭,丟給蛇娘子一個後腦勺。

蛇娘子氣急敗壞,快把銀牙都咬碎了。

若不是這女人這麼不知廉恥,楊開也不至於絲毫不給她臉面,畢竟接下來大家都是要合作的。可這女人一點都不知道自愛,楊開若給她好臉色,只怕她真的要粘過來了。

楊開對她可是一點興趣也無。

「嗯,那艘樓船怎麼回事?」沈非忽然眉頭一皺,朝通天城所在的方向望去,沉聲道:「不會是沖我們來的吧?▽t」

「城主府的樓船!」蠻儈也是面色一凝,看清楚了樓船上的標誌。

「看它的方向,似乎真是沖咱們來的。」蛇娘子也沒心情與楊開計較那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了,俏臉一沉,扭頭望向四周嬌喝道:「是不是你們當中誰泄露了情報?」

此言一出,桑德臉色大變,一雙眸子噴射著怒意。目光在楊開等人臉上挨個掃過。

「不關我的事。」沈非第一個撇清關係,「沈某獨來獨往慣了,可沒有泄密的習慣。」

「我也是啊。」蠻儈道。

蛇娘子冷笑一聲,道:「不是你們兩,也不是妾身,大師更不可能泄露。那唯一的可能……」

她說話間,美眸朝楊開望去,冷笑不迭。

楊開聳聳肩膀,道:「確實是我!」

見他這麼爽快承認,蛇娘子等人都是為之愕然,緊接著三人身形一晃,直接將楊開包圍在了中間,源力暗暗催動,隨時準備出手。

蛇娘子道:「今日你若不給個合理的解釋。這大海之上便是你的葬身之地。」

桑德也是面沉如水,冷冰冰地望著楊開,一副極為不滿的樣子。他找楊開合作一事,前後不過三天而已,卻不想這麼快就被出賣了,自然心中惱怒。

楊開歪頭,望著桑德,淡淡道:「那樓船上的人叫余樂平!大師。不用我多解釋什麼吧?」

桑德聞言,緊皺的眉頭逐漸舒展開來。道:「這麼說,你沒有泄密,他只是來報仇的?」

上次楊開在桑德的住所前與余樂平發生了一些衝突,這事桑德也是知道的,此刻得知追來的人便是他,桑德哪裡還不清楚事情的原委?

並非有人泄露的情報。那余樂平追著楊開過來,只是要報上次的一箭之仇罷了。

「你跟余樂平有過節?」沈非也收起了敵意,狐疑地問了一句。

余樂平此人,他們自然都是知道的,城主府中的強者。道源三層境級別,在城主府中也算有點實權。

「一點小事情啦……」楊開嘿嘿一笑,「就是前幾天在大師門口廢了他一隻胳膊而已,誰知道他這麼記仇!」

「廢了他一隻胳膊!」蛇娘子等人聞言,全都面色一變。

余樂平可是道源三層境,論修為實力跟他們都差不多,楊開竟然能廢掉對方一隻胳膊,可見他的實力比余樂平要強大不少。

換句話說,這個名不見經傳的楊開的真正實力絕對不容小覷。

一時間,蛇娘子等人望向楊開的目光都變得凝重起來,尤其是蛇娘子,先前她也沒把楊開當回事,可是現在,她不得不重新審視一下與楊開鬧翻對自己有沒有好處了。

「大師,現在怎麼辦?」蠻儈皺眉望著桑德,「總不能把楊兄交出去吧。」

桑德只是略一沉吟,便果斷道:「都當沒看到,繼續走!」

說話間,他手掐靈決,鼓動自身源力,那樓船的速度一下子加快了不少。

見他這般行事,眾人都明白他到底是怎麼打算的了,桑德明顯是想將余樂平等人引到大海深處,然後殺了滅口啊!

他請的這幾人全都是道源三層境的,雖然人數不多,但每一個都是道源境中頂尖的強者,余樂平要是真敢追過來,未必有什麼好果子吃。

這邊樓船一加速,後方那城主府的樓船似乎便有所發現,也立刻提速起來,緊追不捨。

一日之後,兩艘樓船距離通天島已經足足有幾萬里之遙了。

而從半日前,後方追來的樓船上便不斷地揮動起旗幟,似乎是在命令桑德等人停下來,但桑德豈會理會,就當沒看到,卯足了勁往前沖。

直到距離通天島足夠遠了,桑德才徐徐將樓船的速度降低下來,逐漸停泊在大海之上。

半個時辰後,城主府的樓船終於靠近,那余樂平就站在甲板之上,一張臉陰沉的幾乎要滴出水來。

等到兩艘樓船靠在一起之後,余樂平才忽然身形一晃,直接來到桑德的樓船之上,跟隨他一起過來的,還有不少城主府的武者,粗略一數,最起碼有十五個之多,還有幾個人留在甲板上。

「你們眼瞎了不成,沒看到本座讓你們停船的命令么?」余樂平一上來便怒喝一聲。

「原來是余大人啊。」蛇娘子扭著水蛇腰,款款地迎了上去,俏臉含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