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九十一章 辟海梭

第兩千三百九十一章 辟海梭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蠻儈的慘叫聲讓楊開等齊齊變色,紛紛釋放神念回頭查探。

待看清他此刻的狀況之後,眾人又不由地倒吸了一口涼氣。

此時此刻,蠻儈不知何故,雙手緊貼在那異域天金的石板上,彷彿被死死地吸住了一樣,任他如何掙扎也是擺脫不得,若只是這樣也就罷了,偏偏那石板竟在吞噬他的氣血精華,速度的超乎想像,肉眼可見地,殷紅的氣血之力被那石板吞噬殆盡,本來毫不起眼的石板在極短的時間變得通紅如血,散發著陣陣令人作嘔的氣息。

「大師救我!」蠻儈竭力大吼,慌亂比,若他早知道這石板如此詭異,肯定不會貿然觸碰的,可事已至此,說什麼都晚了。

這才幾息功夫,他便感覺虛弱了一半,若是再過一會兒豈不是要被吸成肉乾?

楊開等人齊齊朝桑德矚目過去,想知道他要怎麼做。

桑德急忙道:「稍安勿躁,老夫這就過來!」

說話間,他果然直奔蠻儈去了。少頃,那邊傳來一陣陣劇烈的力量波動,似乎是桑德正在努力營救蠻儈,但具體情況如何誰也沒法看清,因為被桑德這麼一攪和,楊開等人釋放出去的神念都受到了很大程度的干擾。

不大一會兒,蠻儈的聲音逐漸消失。

桑德陰沉著臉從那邊徐徐返回,來到眾人面前時,一臉沉痛道:「蠻兄他……不幸去了。」

蛇娘子沈非兩人面色微變,目光陰沉地望著桑德,楊開也是臉色如水。

蠻儈實力有多強,他們大概都知道。可這樣一個傢伙,竟然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死了,可見絕對是中了什麼不得了的禁制和陷阱,換做蛇娘子和沈非中了的話,只怕也好不到哪去。

「真是可惡。那鎮龍石上竟藏有噬靈大陣,老夫一時不察未能發現,讓蠻兄遭這妄之災,真是可悲,可恨!」桑德哀嘆一陣,語氣低沉。似乎在為蠻儈的遭遇而感到痛心。

他頓了一下,抬眼道:「希望蠻兄的遭遇沒讓幾位上什麼心理陰影!」

幾人都漠然不語。

蠻儈遭遇這事,也不知道是真的桑德失察,沒能發現那噬靈大陣還是他本就知道故意不說,讓蠻儈去送死。不管怎樣。大家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而且死的只是個外人,自然不可能在這裡打退堂鼓。

只是這事之後,論是誰,都不敢再掉以輕心了,這帝陣師的老巢,任何一個地方都可能是致命的。

「幾位若是沒意見的話,就繼續跟老夫走吧。」桑德掃了一圈眾人。

楊開淡淡道:「大師。你準備了五人之數,如今少了一個,接下來沒問題?」

桑德道:「沒什麼大問題。老夫尋蠻儈,主要就是要他推開那鎮龍石,他不是已經完成了任務?剩下的本就不需要他出什麼力氣。」

「原來如此!」楊開咧嘴一笑,「那很好啊,大師繼續帶路吧。」

桑德點點頭,果真前頭領路去了。

剩下三人對視一眼。也都漫步跟上。不過經由楊開剛才那麼一問,三人幾乎可以確定。那鎮龍石上隱藏有噬靈大陣一事,桑德絕對是知道的。他也知道蠻儈推開那石頭之後會遭遇什麼,只是故意不說。換句話說,推開鎮龍石後,蠻儈的利用價值已經沒了,是生是死都所謂。

這老傢伙平時看起來人畜害的,其實也是一肚子壞水,讓蛇娘子和沈非二人都不得不對他防備一二。

一路通行,竟是沒有遇到半點阻礙。

這裡確實是一個強者留下來的洞府,內部空間寬敞,洞壁兩旁鑲嵌有發光的奇石,散發著微弱的光芒,讓整個洞府都顯得不那麼昏暗。

半個時辰後,眾人足足往地下走了有上千丈左右,這才忽然來到一個巨大的石洞中。

這石洞的四周石壁上倒掛著鐘乳石,水滴往下滴落濺射出清脆的聲響。

而來到這裡之後,眾人的目光一下子被安置在正中心位置處的一物吸引了過去。

那赫然是一艘長達七八丈有餘,通體曲線流暢,呈現出梭形的秘寶,道道器韻流轉其上,讓這秘寶看著就極為不凡。

來到此地之後,桑德的目光一下子明亮起來,站在原地死死地盯著那梭形秘寶,一刻也捨不得離開。

而楊開等人也都看的目光驚異連連。桑德帶他們來這裡取一件可以離開寂虛秘境的工具,這一點他們都是知道的,此刻見到這東西,自然是有了一些聯想。

「大師,這難道就是……」蛇娘子第一個忍不住,開口問道。

沈非雖然沒說話,但那殷切的眼神卻是深深地出賣了他。

「不錯!」桑德重重頷首,「這便是老鬼煉製的辟海梭!雖不是帝寶,但差的也只是帝韻而已,有了它,老夫便可離開這寂虛秘境!」

他一臉激動的樣子,情緒極為亢奮。

沈非和蛇娘子也是欣喜若狂,渾然沒想到這一趟竟是如此輕鬆。

畢竟這次跟著桑德過來,除了在進入小島之前需要五人合力破除那水光十色大陣之外,其他的似乎也沒遇到什麼困難,唯獨蠻儈遭遇了不幸,他們也僅僅只是跟著桑德來此,就見到這個特殊的工具,簡直就是唾手可得啊。

「大師,離開之時可別忘了我們的功勞!」沈非連忙提醒了一句。

桑德嘿嘿一笑,道:「自然是不會忘記的。」他頓了一下,接著道:「老夫此前交予你們的陣旗,可都還在手上?」

幾人雖然不知道他為什麼這麼問,但還是都將之前拿到的陣旗取了出來,這些陣旗本是用來破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