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九十二章 會死的很難看

第兩千三百九十二章 會死的很難看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那血液之中蘊藏了及其濃郁而又鮮的氣血精華,顯然是個剛剛抽離不久的,而且是個注重肉身修為的武者的鮮血。

除了是蠻儈之血外,再第二種解釋。

半個時辰前,蠻儈才死去,半個時辰後,他的血竟然跑到這地方來了,而且還匯聚出了一個大陣,將眾人包裹。這顯然是早有圖謀,只是不知道這大陣到底有什麼奇特的作用。

盞茶功夫,那鮮血才停止湧出,似乎已經乾淨了,而地面上的大陣也徹底被鮮血充斥激活,一種古怪的氣場縈繞開來,讓人感覺有些陰冷。

隱隱約約地,還有一絲鬼哭狼嚎之音傳出。

沈非等人躺在地上,都在悄悄地催動源力,化解自身所中之毒,可那毒也不知道是什麼玩意,越是化解越是軟弱力。

驀然,蛇娘子臉色一白,驚呼道:「蠻儈!」

聽到她的喊聲,沈非連忙抬頭望去,霎時間瞪大了眼珠子,因為在那陣法的中央處,竟是出現了一道虛影。這虛影看起來就跟蠻儈一模一樣,只不過毫靈性,看起來渾渾噩噩,彷彿沒有神智一般。

蠻儈的神魂靈體!

那石板不但將蠻儈一身氣血精華吸收乾淨,竟連他的神魂靈體也沒放過。⊙而且看蠻儈神魂此刻的狀態,似乎是受到了極大的損害,否則不會這麼獃滯,就算沒了肉身,道源三層境強者的神魂也足以維持自身的理智。

「桑德你到底要做什麼!」沈非咬牙厲喝起來,似乎是受不了這未知的恐怖壓抑,心理防線有些崩潰的跡象。

桑德冷哼一聲,對他的責問置之不理,反而狠狠地跺了一下地面。沉聲道:「老鬼,該醒了!」

還有人?

沈非臉色一白,連忙扭頭四望,蛇娘子也是驚疑不定地打量起四周來,想要知道桑德口中的老鬼到底是誰。

下一刻,兩人的目光齊齊朝一個方向矚目過去。

那邊。一道虛飄渺的身影慢慢顯露出來,看這身影的樣子,似乎也是一道神魂靈體,只是跟蠻儈不同,這神魂靈體似乎極為虛弱,隨時都可能消散掉一樣。

這身影顯露之後,一身宛若厲鬼般的氣息一下子瀰漫出來。

桑德獰笑一聲:「老鬼,給你帶來幾個美味的食物過來,還不謝謝我!徒兒我對你還不錯吧?」

「什麼?」沈非一聽。頓時張大了嘴巴,一臉瞠目結舌地望著那虛影。

蛇娘子也是花容失色:「這人就是你師傅?」

桑德哼道:「你們不用關心這個,乖乖躺在那裡就行了。」

說話間,他皺眉瞧了一眼楊開。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楊開這人有些平靜的有些過頭,雖然也如沈非和蛇娘子躺在那動也不動的,可連話都不說一句,難道是認命了?

不過事已至此。他也管不了那麼多,只想著早點完事。

「你剛才說的食物是什麼意思?」沈非又驚疑不定地問道。

話音剛落。他就知道是什麼意思了,桑德師傅那厲鬼般的身影竟是尖嘯一聲,發出及其刺耳難聽的聲音,然後如餓狼一般朝蠻儈的神魂靈體撲去,張開血盆大口,一口就將蠻儈的半邊身子給咬沒了。

這厲鬼一樣的存在。竟然可以啃食神魂靈體!這種事簡直聞所未聞,見所未見,沈非和蛇娘子怔怔地看著這駭人的一幕,只感覺一股涼意從頭襲到腳。

而在他們的關注之下,那虛影只花了不到十息功夫就將蠻儈的神魂靈體吃了個乾淨。

它非但沒有得到滿足。反而似乎加激發了凶性,本來虛飄渺的身子卻變得凝實了許多,一轉頭,惡狠狠地盯住了沈非,口中一聲戾嘯,化為一股陰風,朝沈非沖了過去。

「不要,滾開!」沈非大驚失色,大叫地反抗。

可他如今一點力氣都提不起來,哪能反抗的了。那虛影一閃既逝,衝進了他的身軀消失不見,緊接著,沈非渾身打起來擺子,眼珠子抖動不停,面色猙獰,好似在經受及其慘烈的折磨。

蛇娘子早已嚇得面血色,眼看下一個遭遇這事的便是自己,她連忙朝桑德央求道:「大師,您繞了人家吧,人家日後為奴為婢,盡情服侍您,絕對不會讓您失望的。」

她說話間,還擠出一個極為勉強的笑容,似乎想盡後的努力,用美貌來贏取生存的機會。

桑德置若罔聞,冷哼道:「一灘連野狗都不屑的爛肉,也敢在老夫面前賣弄。」

蛇娘子美眸一黯,知道這次是真的在劫難逃了。

就在這時,沈非忽然氣絕身亡,那虛影從他體內沖了出來,接連吃了兩人的神魂靈體,虛影已經變得凝實比,而且看他眼睛的神色,似乎也恢復了一些靈智的樣子。

他沒有停留,直接再次衝進了蛇娘子的身軀內,如法炮製。

蛇娘子慘烈地呼喊起來,明知必死疑,不斷地詛咒桑德不得好死,罵聲不斷。

桑德冷哼一聲,沒去理她,轉而望向楊開,道:「你似乎一點都不擔心啊。」

楊開咧嘴一笑:「人為砧板,我為魚肉,擔心有什麼用?」

桑德似笑非笑道:「你的心情倒是豁達,老夫很欣賞。」

「大師既然欣賞,放了我怎樣?咱們出去以後做好朋友嘛。」楊開笑眯眯地問道。

桑德臉一沉,道:「絕可能!你是老夫與這老鬼交易的關鍵,放了誰也不能放了你!」

「交易?」楊開敏銳地抓住了這個信息,驚疑道:「什麼交易?」

「此事與你關!」

楊開撇嘴道:「大師這話說笑了,我既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