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三百九十八章 萬事俱備

第兩千三百九十八章 萬事俱備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赤日對冰雲這冷淡的性格似乎毫不在意,反而極為欣賞,覺得越是這樣越是有意思,聞言一笑道:「那本座就不打擾妹妹清修了,一個月後,本座會再來的,到時候必定不會叫妹妹失望!」

說完之後,他一聲大笑,轉瞬間不見了蹤影。

冰雲冷著臉坐在那裡,一張俏臉陰沉的幾乎要滴出水來。

好半晌,她才伸手敲了敲下方的暗格,口上道:「可以出來了。」

楊開聞言,連忙從中躍出,放眼望去,這閣樓里的擺設並不見什麼凌亂,似乎剛才兩大帝尊三層境強者的交手對此地一點影響也沒有,這讓楊開不由地咋舌不已,因為他剛才分明察覺到了及其強大的力量波動在這片範圍內衝突不斷,可現在竟沒有一點痕迹,可見論是冰雲還是赤日,對自身力量的控制都達到了巔峰之境。

而在旁邊的桌子上,還有一杯盛滿了茶水,不過那茶水似乎溢出來不少,灑落在桌子上。

「前輩,那赤日……」楊開張了張口,欲言又止。

冰雲嘆息一聲,道:「你大概也看出來了,他對本宮有些……想法。」

「那老混蛋簡直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啊。」楊開憤憤道。

冰雲瞧了他一眼,知道他是在為自己打抱不平,微微一笑道:「癩蛤蟆也不見得,赤日還是有本事的,本宮現在不是他對手。」

楊開一驚,道:「若真的生死之戰,前輩有幾成勝算?」

冰雲皺眉想了想,道:「三成不到。」她嘆息一聲。接著道:「他是通天島主,坐擁整個通天島的修鍊資源,這些年來雖然修為也有所下降,但與他比起來,本宮下降的厲害。若大家都是巔峰時期,我自然不懼他,可是現在……此消彼長啊。」

楊開露出恍然之色。

這寂虛秘境內雖然天地靈氣濃郁至極,但並不適合修鍊,在這地方待久了,論實力多強。實力都會有所下降的,只是赤日手上掌握的修鍊資源非冰雲所能比較,所以下降的也比較緩慢,導致冰雲如今有些不是對手了。

「不過他想拿下本宮也不可能,所以自一百年前。本宮便與他有個約定。」

「什麼約定?」楊開好奇問道。

冰雲一指旁邊桌子上那杯茶水,道:「他若能在本宮面前搶走這杯茶水並且部飲下,不撒一滴的話,本宮便隨他處置,若是不能那便退去!」

楊開瞧著那茶杯和濺在桌上的水漬,這才明白之前冰云為何會說「水灑了」。

原來這兩大強者之前是在爭奪這一杯靈茶,可惜赤日後功虧一簣,還是失敗了。

冰雲黛眉微皺:「初的時候。他好幾年都不一定來打擾我一次,可是這些年他似乎逐漸失去了耐心,上次過來是三個月前。而且這次比上次難對付了,一個月後他還要再來,本宮未必能接的下了。」

說到這裡,她不有些憂心忡忡。

當年與赤日有這樣一個約定也是奈之舉,兩人都是帝尊三層境,總不能真的大打出手。若是真打起來的話,這整個通天島都要被夷為平地。

冰心閣內還有她的幾個弟子。她得罪了赤日倒是不怕,可那幾個弟子怎麼辦?

一個約定倒也拖延了百年時間。但畢竟不是長久之計。

「赤日也小氣的緊,若讓他看到你我獨處一室,對你沒什麼好處。」

聽她這麼一說,楊開這才知道為何冰雲要將自己藏在暗格之中,原來這位通天島主還是個醋罈子,自己一個年輕男子,與冰雲孤男寡女,叫他看到肯定會多想。

不過這還沒得手呢,竟就將冰雲視為了禁臠,這個通天島主看樣子也是個恥之人啊,只顧著自己高興,完不管別人怎麼想的。

「那前輩打算怎麼辦?」楊開聽她說一個月後未必能接的下,頓時有些緊張了。

「所以我才要找人幫我煉製百轉帝元丹!」冰雲沉聲道,「只要有足夠的百轉帝元丹,本宮就可以離開通天島,甚至離開寂虛秘境,也需再擔心赤日了。」

「離開寂虛秘境!」楊開聞言一振,緊接著便意識到了什麼,驚聲道:「前輩是想一路飛馳到那出口位置?」

桑德說過,那出口的位置距離通天島及其遙遠,即便是帝尊三層境知道,也不一定能夠抵達,大的原因便是自身力量續航不足。

在大海之上飛行消耗的力量太多,沿路得不到補充的話,肯定會筋疲力盡的。

可是在大海上,又不能常做停留,不能使用源晶補充力量,那唯一的辦法就是靈丹了。

百轉帝元丹就是好的選擇!

楊開只是略做沉思,便知道冰雲要百轉帝元丹是做什麼用的,分明就是在關鍵時刻補充力量的啊。

「你知道那出口的位置?」這下輪到冰雲驚奇了。

楊開搖頭道:「不知道,只是有所聽聞。」

「你從哪裡聽到的,據本宮所知,知道這位置的人不超過三個,本宮是其一,還有一個赤日,另外一人早已失蹤了。」

楊開咧嘴一笑,道:「前輩說的另外一人,應該就是桑德的師傅了,前幾日……」

當下楊開將與桑德等人出海所遇到的事情娓娓道來。

冰雲聽了之後美眸陡然明亮起來,怔怔地望著楊開道:「你是說,那辟海梭如今在你手上?」

「正是,這裡不太方便拿出來,只是辟海梭確實在我手上。」

「這難道是天意?」冰雲喃喃道,若非天意,她與楊開兩個同樣來自恆羅星域的人怎會在這裡碰面?若非天意,楊開怎會獲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