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零一章 冰與火

第兩千四百零一章 冰與火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一言出,凌音琴等人臉色大變。

如今寂虛秘境內兩個頂尖的強者匯聚於此,看起來是一言不合便要大打出手的跡象,讓他們如何不惶恐?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啊,他們要是真在這裡打起來,所有人都會被卷進去的,到時候冰心閣主能顧得上自己等人的死活么,稍有不慎,自己等人就是個粉身碎骨的下場。

那邊,聽到赤日這般威脅自己,冰雲冷聲道:「赤日,本宮不想與你為敵,並非是怕了你,你若再這般咄咄逼人,那就休怪本宮對你不客氣了。」

赤日眼帘一眯,雙目噴出怒火。

他與冰雲認識這麼多年了,從未聽過冰雲用這種口吻和語氣跟自己說話,以前她即便不耐煩也不會表現的太明顯,冰雲這個人向來冰冷至極,情緒不怎麼外露,可是今日不知為何竟是這般言辭鋒銳,而且聽她語氣,似乎是能把自己怎麼樣一樣。

這讓赤日不有些怒火中燒,他一直壓了冰雲一頭,雖然兩者修為基本相當,但因為所獲修鍊資源的不同,隨著時間的流逝,冰雲越來越不如他,他覺得自己早晚能成功降服冰雲,讓她成為自己的禁臠。可是現在,這個被自己視為禁臠的女人竟敢反抗自己,這讓赤日如何能忍!

「看樣子,你是要本座把你擒回去了!」赤日沉著臉道,他心中暗暗打定注意,今日即便是拼著受傷,也要狠狠措一下冰雲的銳氣,叫她知道彼此之間的實力差距。

「楊開。你帶他們先走。」冰雲沒再多說什麼,而是悄悄地給楊開傳音道。

楊開輕輕頷首,將自己前幾日煉製出來的幾枚上品百轉帝元丹塞給冰雲,低聲道:「那晚輩就在前方恭候前輩大駕了!」

對冰雲的安危他一點都不擔心,得了自己一千萬上品源晶的相助。冰雲肯定已經恢復到了巔峰,再有幾枚上品的百轉帝元丹打底,赤日拿什麼跟她斗?

冰雲不可能輸!

說完之後,楊開連忙朝凌音琴等人打了個眼色,同時雙手掐訣,催動起樓船朝前航行。

赤日並沒有理會楊開等人的意思。也沒有要阻攔,只是凌空站在那裡靜靜地盯著冰雲,對他來說,只要能攔下冰雲,其他人是死是活都所謂。

大海之上。帝威瀰漫,那濃如實質般的威壓彼此衝撞,掀起一陣陣驚濤駭浪,法則之力同時跌宕而起,讓這天地變色。

站在赤日身後的龐廣一瞬間壓力如山,臉色發白。

即便他也是個帝尊境,但與赤日和冰雲之間還是有很大差距的,這兩大頂尖強者還未真的動手。單是威勢的拼撞便讓龐廣有些承受不住的跡象。

他心頭駭然,這才知道自己這個帝尊境與人家有多大的差別。

意識到繼續留下來也毫意義,龐廣一抬頭。目光朝楊開等人離去的方向望去,身形晃動間便要追擊過去。

這邊的戰鬥他肯定是法插手的,他只能將注意打到楊開頭上,找機會報仇雪恨。

可是他才剛剛有所動作,冰雲便忽然遙遙地朝他點出一指。

那一指下來,毫痕迹可言。但一股及其冰寒的意境陡然瀰漫開來,將龐廣周身籠罩。龐廣莫名地感覺到一股死亡的氣息迎面撲來,那氣息冰寒到極點。仿若連自己的神魂都能凍碎一樣,讓他一瞬間進退不得。

若他是盛時期,或許還能周旋一二,但他本就重創在身,至今沒有恢復,冰雲以絕強修為壓制,他如何能夠抵擋?

他絕望駭然之下連忙高呼:「城主大人救我!」

赤日也沒有不管他的意思,見冰雲出手,連忙大袖一揮,一股炎熱橫空掃來,驅散了那徹骨的冰寒。

龐廣一下子輕鬆不少,連忙催動力量朝後方遁去,直接遁出十幾里之遙,這才大口地喘氣著,面上一片心有餘悸。

「本座面前,你還有心思對付旁人,冰雲,莫要看不起人!」赤日惱怒喝道。

冰雲俏臉一沉,訝然道:「你竟一直隱藏了實力!」

雖然交手只是一瞬間,但冰雲還是察覺到赤日以前隱藏了實力,以前他每次與自己爭奪那一杯靈茶的時候根本沒有力以赴,直到此刻才露出崢嶸。

她震驚之餘心中不慶幸萬分,慶幸遇到了楊開這樣的福星,一次性給了她千萬上品源晶來恢復實力,若非如此這一仗根本沒有勝算啊。

「你好像也恢復了力量?」赤日同樣吃驚不小。今日他追擊過來,本是想著以絕對的優勢碾壓冰雲,讓她徹底臣服自己,可現在看來,這真要打起來,鹿死誰手還殊為可知啊,意識到這一點,赤日面色不有些難看起來。

兩人雖然都有些吃驚,但畢竟都是帝尊三層境的強者,心性修為不俗,所以很便穩住了心神。

冰雲目光越過赤日,望著那邊一臉慘白的龐廣,玉手在虛空中微微一握,一柄雪白長劍忽然出現,那長劍一如她本人,純潔瑕,晶瑩剔透,彷彿世上美的藝術品,不染絲毫殺氣。

長劍在手,冰雲整個人的氣勢轟然爆發出來,隔空一劍朝龐廣斬了下去,口中低喝:「雪若清天!」

這一劍斬下,天地變色,寰宇崩碎,乾坤顛倒。

冰寒的法則和意境瞬間瀰漫開來,大海之上翻滾的海水都在下一刻被凍成了堅冰。

天空之中,下雪了!

鵝毛般大小的雪花淋淋洒洒落下,一瞬間將整個天地鋪成了一片白色,美輪美奐。

首當其衝的龐廣根本沒有任何反應,只是獃獃地望著那絕妙的美景,彷彿整個人都沉浸到了其中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