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零二章 跟你說個秘密

第兩千四百零二章 跟你說個秘密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那力量迸發的餘波,即便是已經跑遠的楊開等人也能清楚感受,一個個面色震驚非常,梵馨等幾個冰心閣弟子更是為師尊的安危感到擔心。

她們並不知道冰雲已經恢復了巔峰實力,只知道師尊一直對赤日忌憚非常,如今兩人正面交手上了,也不知道最後誰贏誰輸。

「有人追來了。」劉纖雲忽然把手一指後方,嬌聲喝道。

楊開眯眼望去,眉頭一皺道:「怎麼沒攔住?」

他本以為以冰雲現在的狀況,絕對能在赤日眼皮子底下將龐廣給殺掉的,畢竟龐廣只是個帝尊一層境,而且受傷不輕,哪裡能擋得住冰雲的一擊?

可事實上龐廣竟然好好的,反而朝自己等人這邊追擊過來了。

楊開不知道冰雲那邊到底發生了什麼意外,竟導致龐廣成了漏網之魚,但眼下看來,自己等人也無法輕鬆離去了,想要離開,只有先殺了龐廣才行。

「是那個帝尊境!」凌音琴看清了龐廣面容,不禁有些花容失色。她不知道龐廣的名字,但剛才這人是跟赤日一起來的,顯然不是朋友。

帝尊境與道源境天壤之別,任何一個帝尊境都有輕鬆滅掉這一船人的實力。

見到龐廣追來,所有人都緊張@地朝楊開望去,想知道他準備怎麼辦。

一看之下,凌音琴等人都不免一呆,因為楊開竟沒有半點緊張的意思,站在那裡一臉的雲淡風輕,不但如此,反而還露出了一抹譏誚的表情,好似來的不是一個帝尊境,而是送死的垃圾。

「你們先走。我一會就追上來。」楊開沖凌音琴等人叮囑了一聲,一轉身躍了出去。

「師兄!」劉纖雲一臉擔憂的表情,似乎是想與楊開一起留下來對敵,但奈何實力太低,又怕自己會成為楊開的累贅,神情糾結不已。

「楊師兄。我來幫你!」凌音琴說著,便要飛身而起,她有道源三層境的實力,若是拚命的話,倒還可以與帝尊一層境交手幾招,不過下場會如何就不得而知了,但現在這情景,除了她能幫的上楊開一些,其他人都指望不上。

「都不用過來。我自己去會會他,區區一個帝尊一層境,我還沒放在心上。」楊開回頭,沖眾人燦爛一笑。

凌音琴等人一臉獃滯的表情。

一個帝尊境強者到了楊開嘴中竟然成了「區區」,誰也不知道他哪裡來的這麼大自信。

「放心吧,我一會就追上來了。」楊開見凌音琴等人沒有要走的意思,咧嘴笑道。

話落之後,他已主動遠離了樓船。朝龐廣飛去。

凌音琴站在甲板上,躊躇了好一會。才咬牙道:「我們走!」

「可是師兄他……」劉纖雲急的一頭汗水。

凌音琴沉著臉道:「我們留在這裡,也只會分散他的注意力,你師兄遠強於一般的道源境,他既然這麼有信心,必定會平安無事的。」

聽她這麼說,劉纖雲猛然回想起來。當時在皋城外被一個帝尊三層境強者追逐。楊開帶著她一路飛奔,一樣逃出了升天。

連帝尊三層境都奈何不了他,龐廣一個帝尊一層境又怎能拿他怎樣?

想到這裡,劉纖雲猛然放鬆下來,回頭望了一眼楊開所在的位置。暗暗祈禱他不要出事,這才與凌音琴等人合力催動樓船朝遠處航行。

海面之上,龐廣忽然頓住了身形,停在距離楊開約莫十幾丈的位置上,一臉憤怒地望著他,但見楊開神采奕奕,玉樹臨風,雙眸燦若星辰,好似神仙中人,讓龐廣看著極為不爽,心中的怒火蹭蹭地往上竄,不由怒喝一聲:「小子狗膽,竟敢停下來在這裡等我!」

楊開咧嘴一笑:「龐城主既然一心求死,本少自然要是成全你啦。」

龐廣聞言,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道:「小子你豬油吃多蒙了心智吧?本座乃帝尊境,殺你不過吹口氣的事。」

「帝尊境又怎樣?」楊開一撇嘴,道:「帝尊境又不是沒殺過,腦袋掉了照樣橫屍當場!」

龐廣一呆,上下打量了一下楊開,好似要重新審視他一樣,好一會才頷首道:「不得不說,你的膽子非常大,跟你的口氣一樣。」

「別廢話了!」楊開一臉不耐煩的表情,「本少趕時間!」他說話間,手腕一抖,百萬劍橫空出世,他一抬手,寬大的長劍遙指著龐廣,沉聲道:「是你自己過來受死,還是本少過去把你砍死,你自己選!」

「哇啊啊!」龐廣氣的哇哇大叫,他還從沒見過這麼囂張的道源境,以往哪個道源境見到自己不是畢恭畢敬,連大氣都不敢喘上一口的,從來都只有自己俯視他們的份,今日竟然叫一個道源境給鄙視了,龐廣氣的七竅生煙,他大吼著道:「本座今日不剝了你的皮,誓不為人!」

話落之時,他大吼一聲,整個人如炮彈一般朝楊開衝撞過來,氣勢絕倫,巨大的衝擊力四散而來,將四周的空間都擠爆。

身在半空之中,他猛地揮拳朝楊開砸去,霎時間,漫天拳影飛舞,將楊開所在之地籠罩的幾乎密不透風。

錚……

劍鳴之聲,清越揚起,劍芒乍現,橫掃而來。雄渾的力量猶如沉睡的巨龍蘇醒,那一瞬間的爆發竟讓龐廣整個人渾身一顫。

轟轟轟……

巨響之聲傳出,漫天拳影一下子崩碎開來,唯有一道匹練般的劍芒直朝龐廣斬去。

「茲~」龐廣倒吸一口涼氣,臉色瞬間就變了,想都不想,連忙身子側移,躲避開來,劍芒從他身邊擦飛而去,但那捲起的劍意卻讓他渾身肌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