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零四章 冰雲重傷

第兩千四百零四章 冰雲重傷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大海之上,樓船迅速朝深處航行,劉遷雲等人都站在甲板上舉目眺望,每個人臉上都滿是濃濃的擔憂之色。

悠地,凌音琴像是發現了什麼,美眸明亮了一瞬,指著一個方向道:「有人過來了。」

聞言,劉纖雲和梵馨等人也都是精神一震,朝那邊望去,果然見到那邊一道光芒迅速朝這裡馳來。

「做壞的打算,隨時準備戰鬥!」凌音琴嬌喝一聲,一聲令下,眾人也都神情一凜,暗暗催動起源力來。

若來人是楊開自然好不過,若是龐廣的話,那他們就得拚死反抗了。

少頃,那光芒已到了不遠處,劉纖雲欣喜叫道:「是師兄,是師兄啊!」

她看清了那光芒之中隱藏的身影正是楊開,心中一塊大石終於放了下來,只感覺渾身輕鬆比。

待到楊開落到甲板上之後,眾人都一臉喜色地迎了上來,噓寒問暖,尤其是劉纖雲,上下打量楊開,唯恐他缺胳膊少腿。

可看來看去,眾人發現楊開不但毫髮損,甚至還神采奕奕,一時間都茫然了。

畢竟楊開之前留下可是要與龐廣戰鬥的,與一位帝尊境大戰,就算能夠身而退,狀態也不應該這麼好吧?

「那個叫龐廣的呢?」凌音琴狐疑問道,同時往楊開來時的方向望去,唯恐下一刻龐廣再殺出來。

「死了,不用擔心。」楊開咧嘴一笑。

「死了?」凌音琴瞪大了美眸,失聲道:「怎麼死的?」

話一問完她就知道自己犯傻了,楊開留下來對付龐廣。此刻楊開回來,龐廣卻死了,那還能怎麼死的?明顯是楊開殺的啊。

意識到這一點,凌音琴芳心震駭比。

雖說她也見過楊開出手,殺同等級的道源境就如砍瓜切菜一樣。卻怎麼也沒想到他連帝尊境都能殺。他修鍊的是什麼逆天的功法和秘術,手上又有什麼秘寶,竟能做到這種程度?

楊開道:「那傢伙本就重創在身,一身實力大打折扣,偏偏還當自己多了不起,所以他死了。」

聽他這麼一解釋。凌音琴莫名地呼了口氣,心想原來龐廣本就有傷在身啊,怪不得被楊開給殺了,若是連一個盛狀態的帝尊境都不是楊開對手的話,那也太匪夷所思了。

不過就算這樣。凌音琴也不能否認楊開的強大,受傷的帝尊境也是帝尊境,所謂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可楊開依然能將之擊殺。這絕對是她有生以來見到過的出色的道源境。

「楊丹師,我師尊呢?」梵馨擔憂地問道,「你有沒有看到她那邊的情況?」

楊開瞧了她一眼,安慰道:「冰雲前輩的話你們不用擔心,她必定會平安恙的。我們繼續走,冰雲前輩會追過來的。」

見他這般胸有成竹,梵馨等幾個冰心閣弟子也莫名地多出一些信心。覺得師尊對付赤日肯定不會有什麼問題。

很,眾人都進了船艙內,繼續往前航行。

接下來好幾日時間,也算是風平浪靜。偶爾遇到幾隻不長眼的海獸前來騷擾,眾人都在楊開的帶領下輕鬆將之擊退或者擊殺。

如今眾人距離通天島已經不知道多遠距離了,早已到了寂虛海的深處。

可幾日下來。冰雲竟是不見蹤影!

這讓梵馨等人不焦心不已,不知道師尊是不是出了什麼意外。

楊開也是狐疑不解。按道理來說,冰雲已經恢復到了巔峰狀況。又有自己煉製的幾枚上品百轉帝元丹傍身,怎麼都不可能輸給赤日的。

他本以為冰雲會很讓赤日知難而退,然後過來跟自己等人匯合,可現在看來,情況跟自己想的有些不太一樣。

赤日似乎比自己預料的難對付!

這秘境出口的位置楊開已經從冰雲那裡得知了,所以即便冰雲不回來,他也有能力將這一船人帶出去。可冰雲畢竟是冰心谷的祖師,又與他來自同一片星域,有一些淵源在其中,楊開並不願意將她拋棄在這裡,內心深處還是希望能夠看到她跟自己一起離開此地,重返星界。

他這幾日一直停留在甲板之上,一來是防備海中的海獸偷襲,二來也是想第一時間看到冰雲的蹤跡。

一連五日功夫,楊開都沒能如願以償。

這一日,他正在甲板之上遠眺,梵馨忽然急匆匆地從船艙里沖了出來,一臉焦急地道:「楊丹師!」

「怎麼了?」楊開見她神色不對,心中也是一驚,不知道出了什麼意外,竟讓她這麼驚慌。

梵馨急急道:「師尊發來的求救訊息,她遇到麻煩了。」

說話間,她將手上的傳訊羅盤遞給楊開。

楊開臉色一變,連忙接過,神念探出查探之後,確定梵馨所言不虛,連忙轉身朝大海深處躍去,同時道:「我去接她!」

空間法則調動之下,楊開身形晃動,穿梭悠忽。

梵馨本想與楊開一道前去,可話沒說出口,楊開就不見了蹤影。

距離樓船所在之地三千里之外,一道微弱的光芒正在大海之上飛馳,那光芒時隱時現,似乎隨時都可能潰滅一樣,而在這光芒之中,一個少女的身影包裹在其中,正是冰雲。

只是此刻冰雲看起來及其凄慘,原本潔白的衣衫都被鮮血打濕染紅,一張俏臉蒼白如紙,嬌軀內的力量波動也是時有時,看起來就像是到了油盡燈枯之際。

她一個帝尊三層境,極少會遭遇這樣的危機,可以說自她晉陞帝尊境到現在,這是受傷嚴重的一次。這大海之上,根本沒地方稍作停留,下方盤旋游弋的海獸似乎為鮮血的味道所吸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