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零五章 千鈞一髮

第兩千四百零五章 千鈞一髮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足足三日之後,冰雲才蘇醒過來,醒來的第一時間便讓梵馨喚了楊開進去說話。

廂房內,楊開敲門之後推門而入,冰雲盤膝坐在床榻之上,看起來依舊面色蒼白,氣息微弱。經過三日的療傷調息,她雖然好了不少,但想要徹底恢復顯然還需要一段時間。

見到楊開,她勉力擠出一絲笑容,伸手招了招道:「你過來!」

楊開走到床邊,關切地問道:「前輩你身體怎樣?」

冰雲虛弱道:「倒也沒什麼大礙了,就是需要慢慢調理,這一次真是要謝謝你了。」

要不是楊開關鍵時刻及時趕到,她還真的可能葬身魚腹。這絕對不是她希望的死法,如她這樣的強者,寧願戰死在另外一個強者手中,也不會願意被海獸給吞進肚子里。

楊開搖頭道:「我也沒做什麼,前輩能平安歸來全賴自身的強大。」他頓了一下,有些緊張地問道:「赤日他是生是死?」

冰雲淡淡道:「死了!」

果然,楊開雖然早有預料赤日下場好不到哪去了,現在聽到冰雲親口證實了他的死訊,也是心頭一松。赤日一死,就再也不可能有人會來阻攔自己等人離開這寂虛秘境了,剩下的艱險也只是這片大海中蘊藏的危機只要能夠平安度過,便可抵達那出口所在的位置。

「此戰能勝,多虧了你煉製的百轉帝元丹。」冰雲感激地望著楊開,「赤日的真正實力與我在伯仲之間,若非有你煉製的百轉帝元丹恢復力量,我也無法在最後關頭將他斬於劍下,所以真的要多謝你了。」

她又一次開口道謝,顯然是發自肺腑。

楊開也沒想到。最後決定勝負的關鍵竟然是自己給冰雲準備的百轉帝元丹,他當時煉製也只是為了以防萬一而已,可現在看來,這確實是個明智之舉啊,冰雲若沒有那百轉帝元丹,能不能回來都是兩說。就算她能殺掉赤日,自己恐怕也要被拉著墊背。

「最近一段時間我不能擅動力量,否則極有可能會留下一些隱患,所以接下來的路程你要多上點心了,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我不會出手幫你的。」冰雲正色道。

楊開聞言頷首道:「前輩安心療傷,我必將你們都帶出去。」

冰雲慘白的俏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你這個人很可靠,那我就靜待佳音了。」

冰雲還要療傷,楊開也沒在她這裡停留太久的時間。聊了一陣之後便主動告退。

又是兩日後,當那海面上出現一道道龍吸水的奇觀之時,楊開這才祭出辟海梭,將一整船的人都轉移到了辟海梭里。

想要離開這寂虛秘境,辟海梭絕對是最關鍵的一環,因為只有依靠它,才能抵達那出口位置。

辟海梭已經被楊開完全煉化,各種操作禁制和陣法楊開也都瞭然於胸。所以航行起來並不費事。

與樓船不同,辟海梭是航行在大海下方的。正是因為在海下航行,所以才能避開海面上那無處不在卻又威力驚人的龍吸水。

辟海梭的速度也絕對不慢,甚至比楊開此前的樓船要快上那麼一些。

桑德那不知名的師傅在煉製這辟海梭的時候及其用心,銘刻了無數實用而又簡單的陣法,所以即便是在海下,通過一些陣法的反射。在梭內的眾人依然能夠清楚地看到四周的景色和奇觀,只是因為海下光線不是太好,看的不是太遠罷了。

那五彩斑斕的魚群和穿梭來回的大小海獸,讓船上一群人興緻勃勃地研究了好幾天。凌音琴等人雖然常年出海,可也從未領略過海面下的風景。此刻見到,自然瞧的津津有味。

一路航行,並無顛簸,偶爾有一些海獸前來找麻煩,都被裝在的辟海梭上的靈石炮轟的暈頭轉向,那靈石炮威力極大,但消耗也不小,一炮下去就是一萬中品源晶。不過楊開手上不缺源晶,所以負責掌管靈石炮的焦逸轟的是不亦樂乎,任何敢來侵犯的海獸都被打的人仰馬翻,實力稍微差一點的直接被轟為血霧,屍骨無存,厲害一點的也只能抱頭鼠竄,根本無法靠近辟海梭。

順利的航行讓每個人都心情不錯。

一直在海下航行了有一個月的時間,眾人也不知道到底前進了多遠的距離,可直到現在也沒能抵達那出口所在的位置,讓人不免有些焦急和不安。

這一日,正在矯正航線的楊開忽然聽到一聲咔嚓的聲響傳入耳中,他心中一驚,立刻放出神念查探起來。

在他身邊的凌音琴也是花容色變,急忙問道:「楊師兄,我們的辟海梭……是不是開裂了?我怎麼聽到一些動靜!」

楊開沉著臉道:「是開裂了。」

凌音琴大驚,道:「那該怎麼辦?要是辟海梭毀了,我們這些人絕對沒地方逃啊!」

這裡是大海深處,若是辟海梭被毀,他們這些人未必能飛到海面上,就算僥倖能夠飛到海面上,那無處不在,威力奇大的龍吸水也會成為他們的墳墓,那可是連帝尊三層境都無法逾越的屏障啊,他們這些道源境如何能夠安然無恙。

「別擔心,還能再堅持一陣的。」楊開口中雖然寬慰凌音琴,其實自己心裡也是沒底,畢竟這辟海梭不是出自他之手,他也不清楚這東西到底能堅持到什麼時候。

「我們現在距離出口的位置有多遠?」凌音琴問道。

「不清楚,但是應該不遠了。」楊開指著四周的陣法顯影道:「你注意到了沒,自從昨日開始,這四周遇到的海獸就越來越少了,剛才一個時辰內我竟是一隻海獸都沒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