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零六章 居然想賠

第兩千四百零六章 居然想賠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星界某處,大海之上,一個巨大的漩渦忽然詭異出現。隨?夢?小?說,

這漩渦出現的毫徵兆,但出現之時卻是攪動方圓百里的海水,威勢驚人至極,讓這四周海獸紛紛作鳥獸散。

而緊接著,從那漩渦之中,一道道身影忽然激射而出,分散四方,這些人有男有女,修為也是參差不齊,個個都彷彿遭遇了什麼巨大的劫難一樣,面色慘白,一臉的心有餘悸。

忽然出現在這大海之上,每個人似乎都有些回不過神,顧盼之下,神色茫然。

這些人,自然就是從寂虛秘境中逃出的楊開等人。那辟海梭崩潰的同時,冰雲用強大的帝元護住了所有人,這才在千鈞一髮之際將眾人給帶了出來。

否則這一群人當中能逃出來的絕對不超過三人。

「哇……」冰雲張口就是一蓬血霧噴了出來,似乎是因為剛才強行動用帝元而引發了之前的傷勢。

梵馨等人都是花容失色,紛紛上前查探情況,楊開也急忙竄了過來,緊張地問道:「前輩,你怎樣?」

冰雲擺了擺手,一言不發,直接盤膝坐在了半空中,手掐著靈決運轉起了玄功。

看她一副要緊急療傷的架勢,楊開忙道:「都分散開來,警戒四周,別讓前輩被打擾了。」

眾人聞言,連忙在冰雲身邊散開。

「師兄,我們是不是已經離開那地方了?」劉纖雲湊到楊開身邊,有些不確定地問道,因為此地依然還是茫茫大海,她根本不知道這裡到底是星界還是寂虛秘境,若是沒能離開的話,那這一輩子可能都要待在寂虛秘境里了。

楊開皺了下眉頭,他也不知道這裡到底是不是寂虛秘境,不過很,他便運功嘗試了下吸收四周的天地靈氣,這一番動作之下竟是毫阻礙。讓楊開神色一喜,道:「這裡不是寂虛秘境!」

劉纖雲一聽,美眸立刻泛起了異彩。

楊開微笑道:「這裡的天地靈氣比寂虛秘境要稀薄,關鍵的是沒有那古怪的化力了!」

寂虛秘境內。處不充斥著化力,讓所有武者都法吸收天地靈氣,只能依靠特殊的凈靈陣。可是這裡,楊開卻能輕鬆吸納四周的靈氣,這是離開寂虛秘境的好證明。

「真的離開了。」劉纖雲聞言大喜。

凌音琴等人聽到兩人的對話。也都是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

他們在寂虛秘境內生活了那麼多年,從未想過自己有朝一日能真的離開,再返星界。可是如今,這個不可能達成的願望竟然實現了!

這讓凌音琴等人都有一種再世為人的錯覺,一個個激動的法自已。

「如果這裡不是寂虛秘境,那這裡是什麼地方?」劉纖雲問道。

楊開沉吟道:「星界四大域,除了西域之外,每一域都有大海存在,不過……我猜這裡是北域!」

「為什麼?」劉遷雲好奇地看著楊開,不知道他哪裡推斷出來的。

楊開微微一笑。道:「你沒發現此地冰寒異常么?東域南域很少有這樣的環境,只有北域,常年冰雪覆蓋,才會如此嚴寒。」

儘管只是個猜測,但楊開覺得也是不離十。

他從千葉宗出發,本想著去東域黃泉宗找那個尹樂生打探下小小的下落,卻不想東域還沒到,這居然來了北域,這可真是天道常,造化弄人啊。

「楊師兄。你說……此地是北域?」梵馨望著楊開,有些激動地問道。

「我猜的,也不知道是不是。」楊開微微一笑。

「師門就在北域啊!」梵馨與幾個師姐妹對視一眼,都歡呼雀躍起來。

她們在寂虛秘境內被冰雲收入門下。雖然對外宣稱是冰心閣弟子,但冰雲早已將自己的來歷跟梵馨等人說過了,她們也都知道,師尊乃北域冰心谷創派祖師!

對那從未去過的師門,梵馨等人都有一種近乎虔誠的嚮往之情,期望著自己有生之年能夠與師尊回到師門生活。可一直被困在寂虛秘境內。這份心愿一直沒能達成。

如今一朝脫困,竟鬼使神差地來到了北域,梵馨等人自然是激動比。

「有人過來了,這裡是不是北域問一下就知道了。」楊開忽然扭頭朝一個方向望去。

眾人這才後知後覺地察覺到那個方向上有一群人正急速飛來。

等到了近前,這一群人以一個半大老者為首,總共約莫十幾人的樣子。

那半大老者頭髮花白,表情陰沉至極,也不知道為什麼,望著楊開等人的目光竟帶了一些仇視。跟隨他過來的那些男男女女也俱都是神情憤慨,好似楊開等人得罪了他們一樣。

楊開眉頭微皺,不知道這是什麼個情況。但他也不敢大意,因為那半大老者並沒有隱藏自己的氣息,外泄的力量波動彰顯這人是個帝尊一層境強者。

而跟著他過來的那十幾個人,也都是道源境級別的,其中不乏三層境的強者。

這樣一股力量,絕對來頭不小,極有可能是個什麼大宗門,楊開暗自凜然。他倒是不懼怕這些人,真要是發生什麼衝突,打不過還跑不掉么?但是劉纖雲等人可就沒辦法輕易逃脫了,何況如今冰雲還在療傷,受不得什麼干擾。

一念至此,他連忙朝那半大老者迎了上去,抱拳道:「小子楊開見過老先生,不知道老先生如何稱呼?」

他的語氣算是很客氣了,因為他想著這裡可能是人家的地盤,得罪別人並沒有什麼好處。

哪知道那半大老者竟是絲毫不給面子,一副鼻孔朝天的模樣,低喝道:「本座太清島副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