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零八章 我無辜的

第兩千四百零八章 我無辜的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這變故發生的電光火石,讓人看的眼花繚亂,紅衫女子等人都沒反應過來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江舟子就已經重創在身了。

太清島一群人個個都驚駭莫名,面色惶恐。

「前輩?」那紅衫女子狐疑地嘀咕一聲,她剛才竟然聽到江舟子喊那少女為前輩!江舟子大人可是帝尊一層境強者啊,能被他稱為前輩的人……難道是個帝尊境頂峰的強者?想明白這一點之後,紅衫女子嬌軀一陣戰慄,再沒了之前的囂張和不屑。

「還算果斷!」冰雲淡淡地望著自斬一臂的江舟子,也沒有要趕盡殺絕的意思,不知道是她本性善良還是現在有傷在身不方便繼續動手。

不過江舟子確實是個果決之人,剛才他若不是在關鍵時刻自斬了一臂,他絕對會死在這裡,如今他雖然看起來凄慘了一些,可好歹保住了性命。

「前輩……江某之前有眼無珠冒犯前輩,還請前輩大人大量,繞我等一命!」江舟子強忍著那鑽心的疼痛,開口求饒道。

如今太清島這一群人的性命完全拿捏在這少女手上,若是對方不樂意放過自己等人,這一群人必死無疑。與性命相比,區區骨氣又算得了什麼,跟一個帝尊三層境強者求饒又不是什麼丟臉的事。

冰雲淡淡地望著江舟子,神情淡漠,不見喜怒哀樂,這讓江舟子感覺有些窒息,不知道等待自己等人的會是什麼樣的命運。

好一會,冰雲才輕啟朱唇,揮手道:「滾!」

江舟子聞言大喜,連忙道:「多謝前輩不殺之恩!」說完之後,他沖太清島一群人低喝道:「走!」

太清島眾人哪敢有什麼遲疑。紛紛跟著他迅速遠離這片海域,一個個都卯足了力氣,唯恐冰雲反悔。

楊開也沒有要阻攔的意思,他也看的出來,冰雲現在實在不適合繼續動手,對方畢竟還有個帝尊境。真要逼得人家走投無路來個魚死網破的,未必是什麼好事,反正這次自己這些人也沒吃什麼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待太清島的人離去之後,冰雲才轉頭看了看四周,微嘆道:「沒想到,竟是直接回到了北域!」

「前輩,這裡果真是北域?」楊開眉頭一揚。

冰雲頷首道:「是的,這裡是北域冰海。那太清島是冰海上一個勢力,也算不俗,還有問情宗也是北域的,乃北域最頂尖的宗門之一。」

冰雲本就是北域冰心谷的創派祖師,在這塊地方生活了不知道多少年,所以對此地的勢力和地形還是瞭若指掌的。

她說話間,扭頭瞧了梵馨等人一眼,道:「想去師門看看么?」

梵馨等人聞言。都把腦袋點成了小雞啄米。她們雖然被冰雲收入門下,可一直都沒去過冰心谷。對這師尊創建的師門嚮往已久,如今忽然來到了北域,自然是想去瞧一瞧的。

「那就去吧,我也很久沒回去過了。」冰雲微微一笑,接著道:「也不知道那幾個小丫頭如今怎麼樣了。」

她口中的小丫頭,大概是她創建冰心谷之後收的第一批弟子。楊開估計著她們肯定都是帝尊境強者了,也只有冰雲,才能稱呼她們為小丫頭。

「前輩你的傷……」楊開有些擔憂地望著她。

「還需要調養,不與人動手的話就無礙。」冰雲回道,剛才她雖然一招重創了江舟子。但她其實並沒有動用太多的力量,能輕輕一指做到那種程度,一來是江舟子輕敵的緣故,二來也是境界修為上的壓制。冰雲一個帝尊三層境對付江舟子這樣的一層境,確實不需要費多大的事,即便有傷在身也是隨手一招罷了。

梵馨等人想去冰心谷看一看,楊開自然也得跟過去,無他,他想著蘇顏日後若是來到星界的話,說不定也可以重新拜入冰心谷門下,畢竟她修鍊的功法和體質與冰心谷的傳承一脈相承。

而且,楊開還想將劉纖雲安置進冰心谷內。

劉纖雲與他好歹有點師兄妹的情誼,這段時間又在一起共患難,彼此相互扶持著,但他有自己的事要做,不可能一直帶著劉纖雲的。

冰心谷絕對是劉纖雲最好的去處,冰心谷只收女弟子,劉纖雲又有道源一層境的修為,更是從下位面的星域闖蕩過來的,論資質韌性都是上上之選,雖然現在修為不高,但那是因為劉纖雲一直得不到良好的修鍊資源的緣故,若是有宗門培養的話,劉纖雲未來的成就絕對不差。

任何一個從下位面星域闖蕩而來的武者,都能有不俗的前程,楊開相信冰雲也不會拒絕她。

只是現在沒找到機會,楊開也不好跟冰雲開口。

倒是凌音琴等人,楊開不知道他們打算如何。

想到這裡,楊開扭頭朝凌音琴望去,開口問道:「凌大姐你們要去哪裡?」

凌音琴沉吟了一下,道:「我想去東域!」

「東域?」楊開眉頭一揚,不知道她要去東域做什麼。

冰雲在一旁道:「你既是楊開的朋友,修為也算不俗,若有意要加入我冰心谷的話,本宮可以收你。」

道源三層境也算實力不錯了,若有機緣的話未必就晉陞不了帝尊境,這樣的武者任何一個宗門都是歡迎的。冰雲說這話,顯然也是看在楊開的面子上,知道凌音琴才從寂虛秘境脫困,暫時無處可去。

凌音琴展顏一笑,道:「前輩好意,晚輩心領了。只是……晚輩夫君出身在東域天狼谷,晚輩想將他的骨灰送回去,這也是他臨終的心愿。」

說到去世的丈夫,凌音琴的表情黯然不少,似乎陷入了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