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武煉巔峰 >第兩千四百一十一章 夜探冰心谷

第兩千四百一十一章 夜探冰心谷

小說:武煉巔峰| 作者:莫默| 類別:玄幻奇幻

bx

雖不知冰云為何忽然提起這陳年往事,但楊開覺得她必有自己的深意,所以也沒打斷,靜靜聆聽。

「後來我修鍊有成,在北域創建了冰心谷,收了一些弟子,冰心谷也逐漸壯大,成就了今日的規模,但是救命之恩我始終沒有忘卻,三千年前,我離開了冰心谷,發誓就算走遍整個星界,也要找到他,報答他當年的恩情,起碼,也要當面跟他說一聲謝謝!」冰雲微微一笑,「吾輩修鍊之人,當滴水之恩以湧泉相報,何況還是救命之恩。」

「只可惜,我還沒來得及多加打探,就不小心落入了寂虛秘境中,在那一里一呆就是三千年,直到遇見了你才得以脫困。」

楊開聽她這麼說,才知道冰雲竟是被困在那寂虛秘境中有三千年歲月了,明白這一點之後楊開嚇了一跳,在寂虛秘境內冰雲法提升修為,換句話說,三千年前她就已經是一位帝尊三層境強者了,若不是落難到寂虛秘境,這三千年時間她未必不可能窺探到大帝的層次啊。

「找到那位高人是我畢生的心愿,所以不管他在哪裡,我都會一直找下去,直到找到他為止!」冰雲神色堅毅道。

楊開聞言道:「那冰心谷……」

冰雲微微一笑:「冰心谷雖是我親自創建的,但我不可能一直守護著它,弟子們若有本事能讓它繼續綿延壯大自是好不過,若弟子們能,也只能任由它衰弱下去了,這天下間。沒有不倒的宗門,沒有常盛的世家,正如人之生死輪迴,天道循環罷了。」

楊開贊同道:「前輩說的有道理。」

冰雲又道:「當年我離開冰心谷的時候,心中多少還是有些放心不下的。所以臨走之前在宗門內留下了一件東西,那是我以秘術煉化的秘寶,我告訴幾個弟子,若是宗門有大難來臨,力應對之時,可通過那秘寶給我傳訊。我儘可能在第一時間趕回來。」

說話間,冰雲幽幽地從空間戒里取出一塊玉牌,呈現在手心上道:「就在剛才,我感覺到了那秘寶的波動!」

楊開定眼望去,發現那玉牌上閃爍著淡淡的光華。時隱時滅,仿若螢火蟲一樣。

他臉色一變,道:「冰心谷有滅門之災?」

冰雲搖了搖頭道:「我不太清楚,不過冰輪城忽然出現這麼多帝尊境本就極為不正常,極有可能與宗門這次的劫難有關!」

「那前輩想要我怎麼做?」楊開看著她問道,冰雲說了這麼多,又拿出這玉牌,顯然是想他幫什麼忙。

冰雲道:「我還需要繼續療養兩三日。法離開這裡。我想請你去一趟冰心谷,暗中看看谷內到底發生了什麼變故。」

楊開想都沒想,點頭道:「這個沒問題。前輩既然開口,那我去一趟就是了,只是貴宗乃北域頂尖的宗門之一,不是那麼好進入的吧?要是不小心觸動了什麼禁制陣法之類的,以晚輩現在的實力……」

真是觸動了禁制陣法,楊開勢必要被當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冰心谷就算沒了冰雲,帝尊境也不會太少。到時候他雙拳難敵四手,未必能逃的掉。

「這個你不用擔心。拿著我這塊令牌過去,沒有什麼禁制陣法能攔得住你。」說話間,冰雲又取出一塊令牌來,那令牌潔白瑕,好似是用天下美的玉塊雕琢而成,沒有絲毫瑕疵,令牌之上,篆刻一個大大的雲字,應該是冰雲的名諱了。

楊開伸手接過。

冰雲將另外一塊散發光芒的玉牌也交給楊開,道:「你帶上這個,可以通過它感應我留下的那秘寶的位置。當年我走的時候,將那秘寶安置在冰心谷的禁地之中,如今應該也還在那裡。」

「我記下了。」楊開正色頷首,將兩塊玉牌都塞進空間戒中。

「這個你也拿上!」冰雲忽然又鄭重地遞過來一枚圓珠。

楊開眼前一亮,低呼道:「帝絕丹!」

這圓珠一樣的東西他太熟悉了,這分明就是帝絕丹啊。之前他在四季之地中得到一枚歲月大帝的帝絕丹,結果在千葉宗的小秘境中用掉了,一招之下,歲月之力瀰漫,將那帝尊三層境級別的屍傀打的人仰馬翻,他本人是藉助那歲月之力晉陞到了道源三層境的層次。

帝絕丹封印了帝尊境強者的力一擊,而且一般的帝尊境還凝練不出來,只有帝尊兩層境以上的強者,耗巨大的的精力和時間,才有可能凝練。

這樣的東西一般都是帝尊境強者賜予晚輩的保命工具,每一位帝尊境都不會凝練太多,一生之中凝練三枚便是極限,凝練多了的話,對自身的根基也會有影響。

楊開沒想到冰雲出手竟是如此大方,直接給了他一枚帝絕丹防身。

冰雲道:「這是我剛晉陞帝尊三層境的時候凝練出來的,裡面封印了我的一招秘術,慎用!」

楊開喜滋滋的接過,鄭重地保管起來,起身道:「事不宜遲,那晚輩這就出發了。」

「你萬事小心,若是真的被人發現了蹤跡,直管將我的令牌拿出來,那些小丫頭不敢動你的。」冰雲叮囑道。

楊開嘿嘿一笑,道:「有前輩這話我就放心了。」

說完之後,他轉身離去。

冰心谷中沒有男弟子,冰雲定下的規矩,谷內只招收女弟子,這個規矩跟赤瀾星上的冰心谷一模一樣。當年楊開去赤瀾星的冰心谷的時候,也沒發現過男人的蹤跡,宗門內清一色的女人,燕瘦環肥,春蘭秋菊,任何一個男人到了冰心谷,只怕都要看的眼花繚亂。

本來這事不應該由楊開出頭去打